人性是天下最难的东西

做康爱公社最大的收获应该是对人性有了更深的理解,深刻感觉这是全天下最难的东西。
比如康爱公社的一些受助人,公社帮了二三十万的,当媒体要证实时却不愿站出来,一个谢也不说,消失。这事曾让我抑郁过一阵。
再比如康爱公社的免费入社和免费政策,本意是给人最低的门槛给所有人哪怕最低收入者保障的可能、同时不触碰监管,但是实际上也会被人认为是圈套、骗局、说不定背后通过哪些见不得人的手段赚钱,等等。
此类事情非常多,而且很难通过说或写表达,而且很多其实不好出来。当人们说人性好复杂的时候,他的意思其实是说,人性好坏啊!

如果总结对未来的经验指导的话,就是千万不要自以为是,觉得这样做是对别人好就行了而不管别人是否理解,这很可能是一厢情愿,最终制造敌人。

小公司的竞争壁垒和护城河

态度,就是我们的竞争壁垒、护城河、核心技术

刚创业的时候找投资,投资人问我,你们的核心技术是什么?竞争壁垒在哪里?护城河有多深?

我还真绞尽脑汁的去想,列出n条,但是这在见多识广的投资人和大咖眼里当然都不算什么,所以,这个问题回答不好。

这两年,看了互联网行业不少案例,有的快速起来又迅速倒下,也看了不少同行,涌现,又关张,而我康爱公社仍然屹立不倒,所以我忽然觉得开窍,这个问题是正确的废话,一定是学了太多MBA而又没有创业过的人提出的。

作为初创团队,团队来自普通人、资金实力一般,谈什么竞争壁垒、护城河、核心技术?这世界,掌握其它人都掌握不了技术的有几人?即便你有点技术门槛或什么知识产权,又有哪个资大大鳄用钱砸不出来的?在这个阶段谈这个,就像对蚂蚁谈建一个防范人类的城墙一样,多么荒唐可笑。除了让蚂蚁们用ppt说一堆谎之外,还有其它作用吗?即便一些据说很有壁垒的大公司,也不一样在破产、倒闭?

所以,如果非要回答,其实可以很明确——“态度,就是我们的竞争壁垒、护城河、核心技术”。就是因为我们有态度,所以不断平台产生又倒下,我们能挺住;就是因为有态度,我们才能在资金断裂的情况下仍能坚持数年;正是因为有态度,我们才没有被各种困难打垮。也必然要有这个态度,才能帮助公社克服未来n多未知的困难。

别人坚持不了的我们能坚持,不就是竞争壁垒吗?

所以,不必自卑,回顾初心。如果碰到觉得难以逾越的问题,可能并不是什么壁垒、护城河出了问题,而是初心出了问题,初心出了问题,态度就坏了。态度坏了,事情就做不下去了。

不讨巧

小时候妈妈就常说我:不会说话,不会讨巧。过了几十年,还是这样!最近在反思公社发展时,就深深感觉,做事真的不聪明。只要换个说法就能解决的问题,却往往演化成众矢之的。

本性难移,现在想改性格恐怕也难,但其实我也不想改。以前半生的经验和观察,讨巧,只能是一时之巧,不能持久。当一时之巧为人所醒悟、看穿,却往往反成仇敌。反而不如一开始就不讨巧,但当人们明白、醒悟,说不定还能演化成一些美好故事。

在这个好与坏的转化过程,唯一缺不了的条件就是时间。如果一个人需要抓紧时间,不计长久,那讨巧快速达到目的,也是上佳选择。如果一个人要追求长期结果,那不讨巧也没什么不好,时间会为我们说话。但是,这个时间,必须得忍受寂寞孤独。

所有依靠国家发牌照的行业都应该是微利行业

ICO从火热到被叫停是件挺有意思的事,但是别悲观,窃以为,ICO必然还会再度火爆,根源有二:一是全球对现有金融秩序的不满和寻求更高效率的融资方式的强烈需求,二是区块链等技术已经很难被某一国的政策所阻断。

关于第一点其实是我想表达的,如果一个行业是国家管制、需要发牌运营的,那么国家的牌照类似于某种“税收许可”,这个企业已经成为合法收税了,这个行业的每一分利润,已经间接的得利于所有纳税人。因为牌照有限,那么相当于所有人都无法逃脱,被强制征税。在此情况下,其暴利是对民众财富的剥夺,已经不能被认为合理。

这就是国内一些行业,做的规模很大,但不被人尊重的原因,真是的其经营有方吗?可能吧,但是如果放开竞争呢,不见得。有一些夸张的执牌企业,十年资产暴增千倍等等,这种情况的出现,国家的有关部门得反思。

拿出保温杯泡上枸杞,伴花开花落看子弹飞

在未来的三十年里,必然经历更多的事,不管什么事,都是应该且必然发生的。

有幸对互联网的热爱让我进入行业,因为人说这个行业太快了,一年顶三年,那么我活到这个年龄,理论应该经历其它行业几十年了吧,所以见识的也多了点。遥想2000前大学时代,看到了互联网的崛起,印象非常深刻的参加了一个互联网活动,主持人在台上引导,领喊:“世界不大——”,台下数百观众齐声回应:“网大!”激动人心。

这个叫网大的公司现在不知所踪,还有当年很火爆的亿唐等。从兴盛到衰落也就短短几年。而近年来,这个兴衰进程似乎加速了,什么o2o、互金、分享经济的种种模式,令人眼花缭乱,但往往一地鸡毛。两年前我创业时很多如日中天的公司,今天已经绝少听到

之所以想到这个,是因为我上了年纪了!今年39、明年40,到了保温杯泡枸杞的年龄,惊悚之余让我不得不找出一些这个年龄段的优点以安抚不安的心,于是从这个互联网的历程想到了我这年龄应有的品质——淡定。

该经历的,也差不多经历了,没亲身经历过的,也看别人经历了。那些无比热衷和追求的,现在也知道不过尔尔了,很多事上面,多了旁观冷笑,少了躁动激动。知道那些好事,其实可能没那么好,或者后面还有无数不好等着;那些坏事,其实也没那么坏,说不定是在给你什么启示。只须要多一点等待和耐心,事物将呈现另一个方向的意义。

这似乎有点不可知论和悲观,人是否可以有意识的引导事物发展的进程?可能多少是有办法的,但是任何办法都基于某种对未来的预判,而只要是预判,则一定要有运气的成分。所以,上了年纪,就有点相信“三分天注定”,那么既然如此,那何必劳心费神的去想那么多?

那么什么是“天”?我是无神论者,所以这个天,我觉得应该是某种本质。尘归尘,土归土,尘埃散去、泡沫消亡之后的,可能是本质。那些没有成的,可能是没有符合本质,而那些成的,可能无意中迎合了本质的东西。

正如我们对真善美的追求一样,一定得去追求本质,而且认定必然得坚定。一方面,就像去追一个漂亮妞,也不见得必须每天24小时要做出什么行动来,可能对于情场高手,某种氛围下的一个短接触就全部搞定了。所以,追求某个东西,不见得要多变多调整,以不变应万变,未尝不是这个表面变化纷纭世界里一种更加轻松的生产之道。另一方面,坚定那些独立判断的东西和对这个东西的信仰,是世界多样性下作为个体生命的体现,没有这个坚持,人也就没有区别于他人的东西,活着,也就没啥意思了。至于这个坚定的对象是否是符合本质的,不到最后也不好说,但不能因此而不坚定。

写到这里有点不知所云,收尾!有些道理,只有上了年纪才慢慢懂。所以拿起保温杯、泡上枸杞,淡定享受人生的下半场,也挺好的,犯不着激动。在未来的三十年里,必然经历更多的事,不管什么事,都是应该且必然发生的。

必须让康爱公社的风险投资人赚到大钱

对于支持我们的风投,必须每一秒都得想着去如何回报。

现在,康爱公社的办公室在一个还挺干净正规的写字楼,大家吹着空调听着音乐,有冰箱微波炉,偶尔也有水果酸奶小零食,大厂比不了,但也还是有滋有味的。

这,必须要感谢我们的新投资人,界石资本及两位企业家的投资支持!

在我发了上文回顾融资不易时,有朋友问我是否恨风投?不不不,一点也不,在商言商,两厢情愿,我对拒绝我们的风投没有任何不好的评论,只是因此对支持我们的风投心中的感谢更多了几分。

不喜欢我们的风投,我们不需要花一秒钟去想,但是对于支持我们的风投,必须每一秒都得想着去如何回报。其它商业类的创业项目固然需要感谢投资人,对于我们康爱公社这样的项目,必须更加感谢。因为对风投来说它需要更多一点眼光、更长一点的耐心,要冒更大的险。

过去,曾有个别社员质疑公司为什么公司化运作、为什么要引入风险投资,我也做过好多解释,其实究其一点,作为想让世界更美好的草根,如果不能使用社会资源,是没办法对世界产生任何一点有益影响的。做一个洁身自好的高洁之士,没有P用,还是有n多人大病时没有钱。

孔子有学生做好事不收谢礼,被孔子骂,说从此天下人没有人愿意做好事了。引用到康爱公社的风险投资中也特别恰当,如果康爱公社这样的项目不能让风险投资有好的回报,那么未来此类项目便得不到任何资本支持。公社在这方面吃的苦头很多,所以更深刻的明白这个道理。我们希望未来的此类项目,能够不像公社这么辛苦。

现在,越来越多的社员能够理解公社,康爱公社必然要有适当的商业化。即使不是投资人的要求,也是符合社员的利益,君不见我们的论坛里,不断有社员为公社应如何创收出谋划策,这挺令人感动。大家都知道如果公社不能收入随时都要倒掉。我本人也殚精竭虑的思考商业化的方式,但是思考来思考去,觉得:需要努力探索,但是不能急!

众保,是一个新事业,也是一个特殊领域的事业,就我们的业务来说,需要挺长时间才能发现问题,而且现在配套行业,也存在诸多问题。自身问题不少、外部问题挺多,在解决不好这些问题的前提下,所进行的任何商业都是海市蜃楼,经不起时间考验。

康爱公社所追求的,是本职业务上极尽完善之后内生的或衍生的合理回报,长期可持续的回报,可以正大光明跟所有人说的出口的回报,想必这也是投资人希望的回报。当然,我们更加希望能做到的,是所有帮助公社成长的人,无论社员、分社长、团体成员、师长,还有我自己,都能正大光明的取得合理回报。这可能是我们百年公社、基业长青最重要的组织保证。这是我想实现的经营目标,为这个目标我愿意付出很大努力和牺牲,让我们拭目以待。

投资人跟我聊了一下转身投了其它平台,为什么康爱公社融资困难?

康爱公社(原名抗癌公社)肯定是中国乃至世界最早的互联网创新保障模式,也是被风投拒绝最多次数的创业之一。

康爱公社(原名抗癌公社)肯定是中国乃至世界最早的互联网创新保障模式,也是被风投拒绝最多次数的创业之一。在2011年刚问世后,通过微博电邮等方式联络知名投资人,无一回应;在此后,也见过不少投资人包括挺知名的,但数次被投资人质疑、冷落甚至嘲笑。直到2014年,策源创投的冯波先生和王璞先生才慧眼识珠做了第一笔投资,又直到2016年底,界石资本的孙军军先生联合两位知名企业家陆风先生和徐栋先生再投资了另一笔资金。期间被几十个风投拒绝,可谓悲惨。公社最长经历过20个月的资金断裂,团队成员拿的少,我自己也只能从其它方面创收为生。

但是,与此同时,网络互助(众保)这个行业,却是不折不扣的发展起来,好多新平台起来,好多平台拿到比我们多的多的钱,让我羡慕不已。同时让我痛苦的是好多投资人是在跟我聊过之后,投了其它平台的。。。。所以,融资困难,只能归结于自身问题。本文,就是希望总结一下自身原因,希望自己痛定思痛,痛改前非,当然如果对你有启发那就更棒了。

下面列的条目,没有先后顺序,想到什么写什么。

1、长得丑。别笑,这个已经有人用数据证明了相貌和融资的关系。

2、穿着随意。我见投资人,从没一次西装革履,往往是T恤衫,可能上面还有些菜汤印记。

3、没有知名互联网公司的工作背景。这个很重要,像阿里、美团这种大互联网出来的牛人,事情还没做就能拿几千万,而我太平人寿、国泰君安这种传统公司的这些普通职位,没有说服力。我也很理解投资人,就几十分钟,想认清一个人和他的能力很难,过去的经历才是可供参考的重要依据。什么话不重要,这话是什么人说的重要。

4、没在互联网圈子里多混些关系。
我天生不喜社交,不爱往人多的地方去,虽然业余一直做个人站长,但互联网公司里没正儿八经呆过,人脉少。
没有圈内人脉,意味着没人向投资人推荐你。很多投资人是投熟人推荐的。
没有人脉,意味着没人愿意给你说话站台。某平台成立后,我看到朋友圈里某位业内有影响力的人的在转发、在祝福,但是却从来没有转过我的帖子。
没有人脉,意味着团队找人困难。找个有资历有资源的合伙人、合作都很困难。我很长时间里都没有建立起专业团队,团队跟互联网比较远,甚至在很长时间里,都是我一人维护代码和数据库。直到今年,我们才多招入了三名程序员。

5、高冷、有脾气。对于投资人,我极少主动,朋友圈也加过一些投资人,不跟我说话我一般绝少主动找上去,几乎从没有主动汇报一下公社的进展。
甚至,言语不合和其它原因让我感觉不舒服或不喜欢的投资人,我主动放弃和拉黑,爱谁谁的心态,没有虐我千百遍、待其如初恋的心态。自己又不牛,还高冷,也真活该!

6、做这事太早。康爱公社问世太早,第一个,在投资人看来往往不会成功,投资一个模仿者成功的概率可能更大,国情如此。

7、长期没有建立起看起来牛逼的团队。目前的团队都非常出色,工作能力和职业素质都很高,但是情况跟我差不多,大家都缺乏能说服力的BAT背景。这跟第4点有关系,也跟缺乏资金和个人影响力有关系。但是我对团队是非常满意的。

8、太老了。开始融资时已经35岁了,现在已经39岁了,互联网投资人已经专注90后不考虑70后了。

9、过于保守。我把康爱公社往『百年公社』方向去做,在短期速度和长期可持续之间,往往偏重于后者,所以在不懂保险的用户看来就保守,吸引力不足。在发展策略上,也几乎从来没有过激进的行动,公社的发展一直是不温不火。

10、公益心和社会责任心太强。有个记者报道我们的标题就是《抗癌公社公益性太浓拿不到投资》。除了公社在产品上看起来公益,我对任何投资人都宣讲:康爱公社的价值首先是公益,其商业必须以社会责任为前提。
这不是对牛谈琴嘛!投资人追求的是利润、规模、IPO、百倍回报退出。谁管你做公益。往往,投资人听了这些话,口头上会表示尊重,但是心里肯定在说:这个傻逼!
这绝不是说投资人不好的意思,而是我缺乏经验,不能给人他们想要的东西,当然也就得不到想从他们那里得到的东西。

11、野心不大。我提出的融资金额太保守,有投资人跟我说,如果你不提出一个更大的资金,证明你没有更大的野心,他反而会犹豫。

12、数据增长不好看。公社坚持真实数据,给投资人的数据没有任何虚假,但是,真实,往往不那么好看。也有一种说法,你真实反而会减分,投资人会认为你不会搞事、不适合在国内经营企业。

13、数据和用户规模没有做起来。公社目前140万用户,增长也不快。这跟我的老、保守也有关系,也跟我对这个业务的理解有关系。我认为爆炸式增长是一个大坑,不适合这个业务。试想,1000万用户,意味着每年几万起的互助,审核、社员监督能跟的上吗?但是投资人可能不这么想。

14、演说和表达能力太差。也许你看了上面文字能看出来,我说话方面不够聪明。我出版过《草根的中国梦》等书,写过n多博客,也能写代码做网站,但是在说这一点上,一丑遮百俊。所以请我去讲TED或上行业论坛讲课的人,一定不会再愿意请我第二次了。这一点必须佩服马云。

15、不敢投钱搞营销和补贴。康爱公社几乎没有在营销推广上花过钱,这跟我的谨慎和对这个业务的认识有关。

16、没能力碰到更多优秀的投资人。我感觉有些投资人的投资风格和理念说不定能喜欢我,但是我缺乏跟他们沟通的渠道,也从来没有主动去寻找接触他们的渠道。

17、没能力碰到更多真正懂行的投资人。真正懂保险的人不多,真正能理解互助的人更少,我在公社论坛至今发了13000个帖子,才算是了解了一些用户的关注点,对于走马观花的投资人,一定是没耐心深入研究和思考这个东西的。

18、不会搞关系。早期,也有一些知名人士、政府官员、媒体记者等主动联络建立了个人关系,而我,并没有经营和使用好这些关系,别说平时主动联络问候,甚至过年过节发过祝福短信都没有!性格决定命运,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19、商业上不敏感。我是78年人,小学中学又学了太多马克思,对于『社会价值与个人价值统一』过于执著,没有重视作为公司经营的收入和利润问题,商业化推进慢,总是想先把互助做好建立社会价值后,再去做收入,但是越来越多投资人不喜欢这个逻辑了,他们希望一开始就能看到钱。而我对他们的讲述中,关于商业模式等强调不多。而一些可以马上来钱的像医疗类的内容,我们一直谨慎至今没上。

20、坚持不预收模式。康爱公社好像目前是唯一一个不要求成员预存的平台,其它都多多少少要求平台预存,形成资金池。过去有一个投资人曾跟我说,只要你也改变不预收,那他一定投,但是我们没有改变。

21、不够重视融资问题。ppt都从来没有很用心的做过,有时候发给投资人还是半年以前的数据。过去的两次融资甚至都没有用到ppt。在融资上投入的时间过少。人说创始人两件事,找人、找钱,而我花在找钱上的时间少之又少。

22、出身差、背景全无、资源为0,又不会说谎和包装成我很牛、资源多、背景好。很多投资人其实很在乎这个的。

23、跟投资人对话时,气场不足,谈判能力不强,过于随和和谦虚。

24、情怀太大扯着蛋。比如我对社员承诺,只有两种情况下才会放弃运营公社,在投资人看来,这就使得未来转型回旋空间太少,像出售变现等就不大可能,商业价值反而降低了。

25、强调太多面向为低收入人群服务,有投资人认为这个人群消费能力差,商业价值小。

26、懒了。最近一年半,从未主动联络或拜访投资人,都是等投资人找上门来才谈一谈,对于一些在外地的约谈,几乎全拒绝了。

27、包装能力差。像大数据、区块链等高大上的词汇,很少从我嘴里说出来。八字没一撇的东西不好意思说,但是这就会显得low

没想到整理出这么多,竟然有这么多问题,是否康爱公社融资无望了?
不!
我想,上帝为什么让我对康爱公社无比热爱和执著,却又给我上述这么多缺点?他老人家无非有这几个目的:
1、你的作用就是启发市场;
2、磨练你,让你在痛苦中体会经营康爱公社百年公社的道理。
3、有些故意安排,是对康爱公社有利的。像早期融资不顺,未必不是优点,这会使你想的更多更深入,在商业化方面的压力小点,从而更利于公社朝向正确方向。
所以,以上三点有两点还是支持我们成功的。我并不绝望,相反却仍有无穷的斗志和希望。融资困难,或许也是上帝暗中支持我们的结果,何况还是有投资人支持我们的。公社的坚持,开创了一个行业,已经非常成功。那再坚持,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想想未来,还真有些期待呢!

话虽如此,但该改的还是得改,这个时代,资本的支持对加速一个事业的普及成功还是很重要的。希望以后表现好点。

最后,再次感谢曾为公社投过资金的:
策源创投的冯波先生和王璞先生
界石资本的孙军军先生,知名企业家陆风先生和徐栋先生
壹基金
参与腾讯公益项目众筹的热心人士

把康爱公社做成诚品书店一样的存在

我没去过诚品书店,但是从不同的场合看到过有人推荐。今天吴清友去世,才认真看了他的介绍、故事和演讲,感觉从中找到了共鸣。这是多么一个多么**的世界,以致每个人都不屑谈论理想和情怀。但是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我们既要勇敢的谈论理想和情怀,也要深刻的明白,越是理想和情怀,越要现实,当不能脚踏实地一个一个的解决问题,任何理想和情怀也就只能是空中楼阁,讲的人也就成了大忽悠。

没有钱,康爱公社活不下去。但我心里同时也非常明白:如果没有某些精神,康爱公社也不想活了。帮人们解决点实际问题,帮社会树立一点互爱精神,这是我们康爱公社的情怀,也是我们存在的意义。在这个过程中,会形成康爱公社的文化;在这过程中,也一定能够站着把钱挣了。

向吴清友先生致敬和学习!

==================

卖一本八卦杂志和卖一本好书,在POS机上可能显示的都是25元人民币,但有良心的经营者会知道,那是不一样的

我不是一个笨人,但我不想做太容易的事情,而是要做自己认为是有兴趣、有意义,或者做一些从来没有人用这种方式做的事情

KPI很容易比较,但DNA很难追寻。

没有人有资格说贫困不该归我、苦难不该归我、病痛不该归我。生命当中没有那种理所当然的回报。你要做什么,你自己可以决定;你要得到什么?对不起,上天做主

当你把顾客看成消费者的时候,你看到的是他的钱,而没有注意到他是一个人。服务的终极目标是精进自己、分享他人。能不能把所有陌生人当成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就像自己的兄弟姐妹一般?

利益也有近利、远利、短利、长利之别。我对事业的经营关照几个面向——对社会、对文化、对城市、对读者的全面关照。商学院的教育一般把客户当成是消费者,而我们把顾客看成是一个读者,一个人。当你把顾客看成消费者的时候,你看的是顾客的钱,而没有注意到他是一个人。

当你不能改变世界的时候,必须要改变自己,要厘清自己的价值,保有心灵层次的安宁。

没有钱,诚品活不下去。但我心里同时也非常明白:如果没有文化,我也不想活了。很多人可以买到香奈儿,但买不到气质;可以买到很好的床,但买不到安稳的睡眠;可以买到豪华别墅,但买不到温馨的家庭;可以买到很好的食物,但不一定买到很好的食物,但不一定买到很好的食欲。

有一位建筑评论家说过,真正知道一个理念至少需要花20年的时间;至于亲身体验而至深信不疑,则需要30年光阴;要能够随心所欲地应用,将要耗掉50年的生命。这段话,诚品同仁感受最为深刻,我们的能力虽然有限,但信守25年的愿许。在经历25个春夏秋冬之后,我的生命才学到从容;曾是学家笔下的悠然自在,现在才化为生活中的美好。

保险及类保险创业是世界上最苦逼的创业

抗癌公社搞了6年才这个样?
跟人聊的时候,我时常能敏锐的感觉到他没好意思直接问的问题。
虽然,自身能力是最决定性的,我要为这个问题的答案负上90%的责任,为此我也经常捶胸顿足自抽耳光。但我偶尔也认为,这还真不全怪咱,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怪就怪入错行了!
1、保险,低频,非刚需,逆选择现象严重;
2、大部分人群对于保险没有认识,什么是真正的保险也没概念,或者也可能是多年被误导的结果。
3、资本投资人,对于保险也无所知。要么是别有用心,要么是不懂装懂,总之两个字,失望。(支持康爱公社的投资人除外)
4、政策环境,就那样,并不平等的赛场;
5、它需要一个long long time才能检验成色。

我有一个简单的对保险理解的标准,就是:你在康爱公社捐了30年,但是一直没有生病,当年纪大了失去了受助权利,你觉得亏不?
这个问题的问答是我判断人是否真正懂得保险的标准。但是很遗憾啊,我每天都在回答此类问题。康爱公社,也不得不做了不少迎合的调整。

虽然,艰难。
但是,绝不放弃。
康爱公社,已经对所有社员宣称要做百年公社,那么我一定会做到底。因为另一个角度说,有问题,我们才有存在的基础和价值所在,即便越过山丘发现无人等候。

再谈康爱公社的众保模式与现代保险业的不同及其意义

现代保险业(包括相互保险公司),其实质是一个基金,一个巨大的资金池,之所以形成这个情况,是因为它有两个假设一个客观上无法克服的困难。两个假设是:

1、大众不会自己管钱(所以不如交给我保险公司来管);

2、人是恶的和不诚信的(所以我先收费,免得你到时候不交钱)

这两个假设伴随一个难以克服的技术缺点就有了合理性:(互联网产生之前)缺乏技术手段通知投保人、无法做到事后收费,成本高。

所以,形成了先收钱再提供保障的模式。

当然,这也不见得不正确,有些保险公司可能的确是有强大的资金运用能力,的确是比个人管钱更有效(但保险公司一定比基金公司、证券公司、银行的理财能力强?)。而且能够在一定前提下承诺保证赔付。

但是与此同时带来的代价也不小,销售成本、运营成本 、管理成本、监管成本也是巨大的。比如在美国次贷危机的时候,美国政府就不得不出资拯救大型保险公司。所以各国政府无不提防保险公司的各种风险,严加管理。其中的成本,肯定是由广大投保人(纳税人)承担的。

但是,现在有了互联网,互联网日渐发达,那情况是否有改变,取消这个资金池(基金)似乎也就看到了希望:

既然互联网成本这么低,那事后通知、事后支付,都顺理成章,要人们事先缴费的理由就不存在了大半。

那么,形成与现代保险不同的模式就有了可能。

它也基于几个假设:

1、大众可以自己管钱;

2、不管人是善的还是恶的,事后付钱时,绝大部分人会留下来;

3、技术能够解决低成本通知和支付的问题。

4、只要一直有足够人数参与分摊,也就能形成长期的赔付能力。而互联网提供了低成本聚集足够人的技术能力。

抗癌公社坚信以上信念,就是想建立这样的模式。也正是如此,众保模式不同于现代保险业,所以我们说它是新模式

从目前的情况看,行之有效。从长远看,有不少困难还需要克服,但谁也不能事先否定我们。

以上,是我理解的众保模式与现代保险业的不同,从中也能窥探其重大的意义,哪怕目前仅具有象征意义。

(2016年12月原发于康爱公社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