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姿多彩的生活,白白浪费的青春

本来春节年假之前,自己暗自盘算,要利用这八九天的假期完成一篇报告,但是一放了假,心马上变得狂野,整整一个假期,吃饭喝酒泡吧卡拉OK逛街通宵等等,期间还有数次大醉,总之,这个计划不了了之,但同时还是原谅了自己:春节嘛,每年只有一次,狂欢一下未尝不可,不能对自己过于苛刻。

但是,开始上班后,心却收不回来,下了班就期待着酒肉朋友们的电话,想出去玩不想呆在家里。后来意识到这样不对,于是在春节后第一周末决定谢绝一切活动。周五,朋友打电话晚上吃饭然后去酒吧,被我意志坚定的拒绝了。但是周六还是无所事事,躺在床上看片子。到周六晚上的时候,这朋友又打来电话,神采飞扬讲述昨晚在酒吧的通宵狂欢及美女如何如何多如何如何易于接近等等,于是心痒起来,马上接受了晚上唱歌的建议,于是,一个晚上又被酒和歌所占据,一直睡到周日日中午。

现在回忆,颇有负罪感。多彩生活的背后,是计划的无限期拖延。在去年总结过去的时候,我认为自己前些年虽然一直很努力,但未取得理想中的成果,错在不够专注,而现在这半年来,依然是这个毛病,虽然事业上的目标是专一了,但却被生活上的方向所迷惑,也难怪自己成不了事。

德鲁克《旁观者》中的这句话,曾经给我很深刻的印象,如今还需反复琢磨以加强记忆,有必要打印下来贴到床头。虽然讲的是专注,但却是对生活和事业也同样适用。

只有偏执狂才能真正成就大事,其他的人,就像我一样,或许生活多姿多彩,却白白浪费青春,像富勒(几何学家)和麦克鲁汉(电视先知)这样的人,才可能让他们的使命成真,而我们却兴趣太多,心有旁骛。我后来学到,要有成就,必得在使命感的驱使下从一而终,把精力专注在一件事上。富勒在荒野上待了四十年,连一个追随者也没有,然而他还是坚定地为自己的愿景奉献一切。麦克鲁汉却花了二十五年的光阴追逐他的愿景,从不曾退缩。因此,时机成熟时,他们都造成相当的影响。而其他像我们这样有着很多兴趣,而没有单一使命的人,一定会失败,而且对这个世界一点影响力都没有。(德鲁克《旁观者》)

同时还要思考,到底追求的是什么,是多彩的生活,还是希望事业上的成就?对于普通人,在未成功之前,丰富多彩的生活和某一方面的成就,似乎存在矛盾,是要做出取舍的。即使德鲁克这样有大成就的人尚且认为自己不够专注,那像我这种人不是更值得反思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