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

考虑到父亲行动不便需要照顾,就给父亲在老家县城买了套房子,以便县城工作的姐姐照顾。于是父亲从农村搬到了县城。

前两天父亲发短信问我,老家的房子有人想买,两万到两万五千块之间,卖不卖?

我没多加考虑,回他:卖就卖吧,闲着没什么用。

今天静下来,心中无限难过。

那是父亲母亲苦心经营了数十年的地方。小时候,那是一小矮小的土屋,下雨会漏水。在我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父亲跟母亲四处借钱盖起了宽敞高大的大瓦房,此后20年不断经营完善。院子的地砖都是父亲用水泥手工制作的。母亲则每天将院子里打扫的干干净净,收拾得井井有条。院子里有片小花园和菜园,生产时令蔬菜。院外墙上爬满豆角丝瓜,吃不掉就送人。每个人都夸父母能干打理的好,它是父母成功的作品。

尽管如此,在我长大一点后,母亲仍然计划翻盖房子,因为要给我结婚。后来我读完大学,确定不回老家了,母亲才放弃了这个计划。

父亲搬家时,将老家所有的能带走的东西都带走,被亲戚和乡亲笑话。我也说,不值钱的,该扔全扔,再买新的。现有我有点明白了,不管什么,都是父母亲花心思做的或买的,都有很多缘由在里面,都有他们的心血,不是用钱来衡量的,父亲当然啥不得扔。

那是我成长的地方,见证了我的成长成熟和父亲母亲日渐衰老的历程。从小到大,所有的记忆都离不开老家。那里有太多回忆。近十年虽然远离了它,但还是会经常思念它。即便现在,老家的一切如在眼前如此清晰。

可是对老家,我又有太多的痛恨。短短几年间,母亲病逝、父亲残疾,如今所有的痛苦也都与老家有关。我实在没有理由对它再抱留恋好感。

天气凉了,老家没人住,院中植物不知还有没有,也应该萧条了。卖掉也罢,连带我的痛苦一同去吧。老家,以后只存于我的记忆深处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