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发声批评?

因为我的博客中有对政府和某些官员批评的内容,而被朋友评价为“偏激、愤青、反动”等,而现实中,张马丁是一个温柔老实宽容豁达的man,如此反差,由不得张马丁不解释一下自己的真实想法。先举一个例 子:

我住在市中心一个老式公房快3年了,虽然楼房破旧,但还算愉快,楼里都是一些老头老太,交流不多但相处友好。但前一段时间来,每到夜里12点到2点间,楼房旁边的某银行大厦下面总是会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汽车马达的轰鸣、工人大声说话、铁锹铲地的尖锐刺耳的声音,让人无法入睡。开始,我以为是短期施工,就忍(我是很能忍的人),但是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后发现,这似乎不是短期施工,而是经常性的某种作业。后来朋友都神经衰弱要吃安眠药才能睡了。某一天于是我一怒之下打了110,第二天又在银行网站留了言反映情况。

后来,短暂性的好了几天,我以为我的举动起了效果。然而高兴的太早了,没过几天,又涛声依旧。我又忍了几天,后来忍我可忍,又打了110,严厉的反映了情况,后来真的听到了警察在下面训斥的声音。但是警察走不久,又听到了铁锹铲地的刺耳的声音,于是,我再打了110,又一次严厉的说明情况,当天深夜,警察不得不再一次来到现场。

后来,值到现在,我都没再听到此类声音,终于又睡上了安稳觉。

以此件事为例,我想说明的是:权利从来不是人家送给我们的,而必须是要争取的。我们固然可以盼望某些人能良心发现善心大发给我们想要的宁静,但实际上如果我们不争取他们可能都不会意识到!指望着沉默就可以得到他们派发出的权利更是大错特错。这世界固然存在自上而下的权利分配,但存在更多的是自下而上的权利争取。

同时,我们得从我做起。我们总是会寄托于别人会为我们争取权利,但是如果大家都这么想,那就杯具了。正如我举的上面的例子,我也曾指望有人会反映一下情况解决问题,但实际上可能大家都在这么想,所以才使这扰民的情况发生了很久。试想,如果一开始我就反映情况,如果一开始所有人都反映情况,那我们就不会痛苦这么久了。

另一方面,在上面的例子里,110的民警是一个值得感谢的人。他们固然是很好的人,但是,如果我们不反映情况,他们可能也无从知道现实的情况而帮助我们维护权利。

因此,我们必须从我做起发声批评。

中国老百姓以忍辱负重、忍气吞生闻名,这既是我们的优点,也是我们的缺点,这使得一些人心利用我们的这个缺点任意忽略我们的存在、任意欺负我们。我们必须要发声批评申明权利以维护我们的生存空间。一个人发声批评总归是难成气候,毕竟人微言轻,但如果大家都行动起来,就可以形成对方不得不重视的民意,从而取得有利于我们的结果。

据说鲁迅已经被请出了中学教材,形势逼得我们每个人不得不都成为鲁迅。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