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危机逼近,我们怎么未雨绸缪?

随着年龄的增大,随着对社会的接触和了解的加深,张马丁对国家未来的悲观情绪越来越浓厚。这倒不是最近股票大跌引起的,而是有多方面的考虑。这种悲观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年龄的增长必然的悲观情绪,一种是纯粹的杞人忧天而已,但也不妨胡乱说说。

中国经济已经快速发展了很多年,从辩证法角度和经济发展规律,经济停滞和衰退的可能性正在越来越大,调整的压力越来越大。

中国式的发展,给人的感觉是一种“被发展”,是一种刻意追求的违背规律非自然的发展,如房地产的畸形、如政府在市场资源配置方面的不公平等表现。既然非自然,那么维护发展的成本将会越来越大,总有一天会超出其控制能力,就会无力支持使之崩溃。

目前中国式的发展,不管是自然角度还是社会角度,都注定是不可持续的发展,在这种发展到头时,我们能找到另一种发展模式吗?目前看不到。至于政府有没有决心走另外一条发展道路还是尽可能拖延维持目前之道路,就继续观察今日之对房地产的态度吧。

经济增长的停滞和衰退难以避免,迟早会来,也不是最重要的问题。我们就是担心,中国式的增长是以牺牲老百姓的福利、牺牲环境为代价的,伴随着让大众越来越 难以忍受的腐败和贫富分化,经济一旦停滞和衰退,矛盾必然激化,那时,稳定和谐必不复存在。中国的以牺牲其它换来的发展的同时带来的诸多矛盾,在停滞和衰退之时,破坏力可能是致命的。崩溃绝非不可能。

当然张马丁也深知,任何社会、任何国家问题肯定会有,这些不是让人悲观的理由。真正让人悲观的根源不在于问题本身,而在于问题的根源得不到解决,也不能让人看到解决的希望,没有一个纠错的机制在那里。

对中国的悲观绝非张马丁个人行为。看一些官员,把家人弄出国外以防万一;看一些明星,弄个外国国籍以防万一;看一些有钱人,正不断移民和转移资产;看中国最聪明的一群留学生,也有92%的留在美国,一些回国的,也多是有绿卡和外国国籍的。张马丁认为这些绝对不是对中国有信心和乐观的表现。

官员、明星、有钱人、有才华的人都有办法躲过中国可能出现的危机,中国的老百姓无路可走,我们又怎么来未雨绸缪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