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工过年的悲哀

我是典型的外地来沪民工,所以,听到同事讲的下面两件事时,觉得发自内心的悲凉。
第一件事是电视台记者制作假火车票在火车站卖,不一会车票全卖光,问民工:你有没有想到可能是假车票?民工答:想到过,但回家重要,万一是真的,就能回家了。
第二件事:一个民工排了三天的队,最终没买上票,精神失常,成神经病了。
我至今没有买回去的火车票,一看到长龙般的销售点和网站报纸上的疯狂购票照片我就怕了。
每年一次的火车难,难道有关部门不想想办法吗?
每年台湾包机直航方便台湾往返,事情闹的沸沸扬扬,难道亿万民工交通的问题不比这个问题更大吗?
有关部门也努力过,提票价就是一种办法,然而提票价之后的几年来看,买票难问题解决了吗?既然没有达到提票价的目的,那为什么不取消这个混蛋的制度呢?这不是抢钱是什么?
为什么说他是“混蛋制度”呢?因为这个制度最大的受害者是我们民工,我们每年挣多少血汗钱?这个制度损害了我们的福利,是“劫贫济富”的制度。我真怀疑,如果是公正的听证会,这个办法怎么会被通过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