筹资2亿,创立互联网保险公司(一)

2003/2004/2005三年,我的大家族及邻居屡遭不幸:
  • 我四爷爷(爷爷的弟弟)的儿子,忠叔,40岁,突发心肌梗塞,死在床上。他的儿子18岁,在省城打工。
  • 我大伯的儿子,我二哥,32岁,他跟我二嫂骑摩托车进城打工,路上遇车祸。二哥腿断了,二嫂当场死亡。他们有一个十岁的女儿。
  • 我五爷爷的二儿子,保军叔,我家族第一个中专生,死于癌症。不到30岁,有一个三四岁的女儿。
  • 我的父亲,50岁出头,突发中风,现在半边瘫痪,行动不便。
  • 我的邻居,我小时最好玩伴的父亲,50岁,在我父亲中风昏迷之后第二天发病,送进医院,死于癌症。
我的家族在农村,这样的事情可能第天都在发生。病情不同,有一点共通,经济上不自由。我死的两个叔叔和二哥,每一个看上去都很壮实能干,都是家庭主要劳动力,他们的死,除了给亲人带来悲痛,在经济上更带来沉重负担。
去年过年我回家,去看我四爷爷四奶奶(死去忠叔的父母),在他们的小破房子里,四爷爷不住拭泪,不停的说:天塌了,天塌了。四奶奶则生病在床上打点滴,她说:“唉一把年纪了,死了算了,还打什么针啊,这打一天针就是十几块钱……”我心里难受之极。
我不幸的父亲,是公认很壮实的人,也不能幸免。我得知父亲生病的消息是七个月之后,母亲怕我着急,没有告诉我。而我在上海,也长时间没有回家,亲人都瞒着我。当我得到消息回家后,看到父亲缓慢蹒珊走路的样子,不尽心如刀割。母亲说父亲是累病的,操劳过度,因为父亲母亲在家开一个小油房加工花生油,很累人的工作。
如果说我二哥和两个叔叔之死离我还远,那么父亲的病让我陷入深深的自责。当时正是我创业破产不久。我是他的儿子,父母辛苦供我上大学,而我在父亲生病竟然不在身边,而且我毕业之后也没能给他们钱养病养老,还忍心看着他们做那么辛苦的工作!想起来我就心痛和自责,这是不能原谅的!我能做的是尽快改变我的情况给他们改善生活!
我系统的想过我的亲人和邻居的不幸,以及我的村里更多的不幸,他们活得沉重。我能做点什么呢?除了痛骂吃人的医疗和无力的社会保障,我还能做点什么呢?我通过努力可能会有点钱,可以让我的父母生活的比现在好,让我少数的亲人可以活得稍轻松点,但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而且,也许我也会突然倒下,在我赚到钱之前。这时,我的父母怎么办?
我当时能想到的唯一的解决方案是:我,努力赚钱,赚很多钱,在我倒下之前赚到钱,在我父亲母亲离世前让他们过上幸福日子。我没想到过保险,因为当时没有这个意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