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康熙王朝》,体会唯有民主政治才能跳出朝代周期率

前天深夜无意中看到了来自经典连续剧《康熙王朝》中的一段视频,振聋发聩,让张马丁颇为震惊:

虽然是大清朝的事儿,用在今天的现实中也觉得相当合适。虽然是连续剧,但张马丁还是相信可能体现了历史上的康熙本人的真实的心路历程。清朝尽管有如此之明君,也难免最后覆灭的命运。中国历史上从来不缺少明白人、思想家、政治家,但为什么仍然改变不了本朝被改朝换代的命运?

从政体上,封建社会政治是专制政体,权利得不到约束,只能依赖君主本人和利益集团的道德约束和自控能力,建朝之初的明君尚能自我控制,但朝代后期的必然结果就是滥权。权利一旦失去控制那么没有权利的一方命运必然悲惨,贪污腐败,民不聊生,社会的矛盾积聚到一定时期,内外因的综合作用就出现了改朝换的局面。

这是专制政体的天生缺陷,这一缺陷的必然结果就是朝代更迭。而改变这一缺陷必须在体制设计上约束权利和实际各阶层的利益平衡。康熙本人即便有如此深刻的认识,也不能从政体上找到改变的途径,他只能是让大臣们体会“正大光明”的意义,但无法建立一个保证“正大光明”的制度。

这给我们启示:国家政治中,靠专制者在道德上自我抑制从来都没有成功过,一个专制的国度想长治久安是不可能的。国家必须要从制度设计上将权利置于监督之下,使国家中弱势和强势的一方取得平衡或相互制衡,只有这样社会才能稳定。

这个道理不是张马丁的发现,而是很多学者们的观点,甚至毛主席本人都是这么认为的,他跟黄炎培在讨论中国朝代周期率时说过:

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个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张马丁甚至猜测即使在封建社会也有人提到过人民监督君主、实行民主等类似的观点(在西方文明中可是很早就有民主的观念了)。但是,专家学者是们一致认为要民主、我党也一直倡导民主,但为何一直未能实现民主?可能因为专制政体本身有一种强大惰性,专制者会权利上瘾,既得利益者不想放手吐出嘴边的肥肉,可能这些人也认识到了不民主可能会发生的问题,但是他们觉得只要不是发生在自己这一代,他只要觉得目前局势尚在掌控,他就会继续享受权利的好处,就没有动力实行民主。

这可能也是目前比较现实的状况,我们都知道中国应该实行民主、人民参政、监督政府,可是为什么进展如此缓慢?我们真的忘了中国朝代更迭的历史了?我们真的认为我们的施政者的道德高到可以实现不在监督之下的权利的自我约束?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如果统治者不肯放权于民接受监督,不能从制度上保证“正大光明”的实现,那么封建社会的周期率的前提就一直存在,朝代的更迭就是必然结果。反思历史,尽快给人民权利实行民主方是长治久安之正途。

4 thoughts on “看《康熙王朝》,体会唯有民主政治才能跳出朝代周期率”

  1. 对于民主,我相信一句话,民主不会带来最好的,但会防止最坏的。
    对于您说的民主须建立在一定的政治智慧的人民身上我不是很赞同,即便您说的对,民主需要学习,那么让人民学习政治智慧是在民主的环境下学习快呢还是在专制的环境下学习快?

  2. 从秦朝大一统至今二千多年,中国一直是个官僚社会,在政治上,官僚与平民的关系是治理者与被治理者的关系,历史这样长久的文化不是一二代人可以改变的。民主这条路中国已走了一百多年,结果?每一个今天都是过去的结果,苹果树不是一天长成的。

      1. 好的意愿并不必定有好的结果,如现时实行欧美式的民主政体,我估计国内会产生不少与黑社会结合的政治寡头.政治是一个权与势的战场,掌握宣传喉舌与权力的官僚组织已形成了庞大的组织资本,是一支具战斗力,上下同心的队伍.因共同利害的结合比因信念的结合更紧密.这是人性,寄希望得利者中产生一个”十二月党”更多是个梦想.更何况由懦弱.奴性,不能清醒意识到人格尊严,缺乏是非观的国民组成的国家,是实现不了真正的民主的.正如萧公权所言:具有政治智慧的人民是民主政治的基本元素.
        希望我的悲观不会影响您.(7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