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法律及理性社会人的社会决策

西方经济学理论的逻辑基础是理性经济人假设,这一理论基础的核心是认为人追求经济利益和社会利益的最大化,西方经济学的理论就就是基于此演绎开的。张马丁偶然想到,把这种“理性经济人”理论运用到社会中来(可称之为“理性社会人”),会是怎样的?

假设一下社会(并非指当前社会,纯理论假设,请勿联想)贪污腐败盛行且很少被查办,那么,理性社会人们的最佳策略是什么?当然是贪污腐败;

假设一个社会法制淡薄,或有法不依,或无法可依,或执法不严,那么,理性社会人的最佳策略是什么?当然是去做违法的事以获取更大利益;

假设一个社会道德败坏,风气日下,比如不排队、乱插队,那么理性社会人的最佳策略是什么?当然是去插队;

等等。可见,违法、失德、贪腐等现象的腐蚀性、扩展性很强,它使理性社会人都跟随它而去。它像肿瘤,坏细胞不断侵犯好细胞,最终导致全部癌化,饥体死亡。

假设全部的理性社会人都去贪污腐败、违法、道德败坏,那么因贪污腐败、违法、道德败坏带来的收益就会呈现下降趋势(供求关系),直到无利可图,从而使一部分理性社会人回归到廉洁、守法、守德的队列中来,好坏势力再次取得平衡。

当然,这是在一个完全放开的无管制的社会中,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决策的情况下(类似于经济学中的自由竞争市场,我们可称之为自由竞争社会)。但是现实中这种情况绝少发生,因为我们的政府会颁布法令、提倡道德,但是问题随之而来:

假设一个社会不遵纪守法,此时政府颁布了法令,但实际上并不认真执行,此时,一部分人理性社会人被法律吓住了,对能给自己带来利益的事望而却步,而那些违法之徒却乘虚而入,坐享其成。此时,法律成了违法者的帮凶;

假设一个社会不讲道德,坏人为非作呆,此时社会提倡道德,一部分理性社会人听从了劝告讲求道德,但另一部分人依然不讲道德横行社会为非作歹捞取利益,那么讲道德的人反而成了受害者。此时,道德成了不讲道德者的帮凶。

可见,在一定情况下,道德、法律等东西是一把双刃剑,表面上看是要惩恶扬善,但实际上有时候会帮助坏人害了好人。历史上这样的事也多的去了,现实社会也经常看到。

这么思考的启示,首先一定要将违法、失德、腐败等不良现象维持在很小的范围内,保证社会总体的的清正健康,其次要有法必依严格执法。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讲法律讲道德才会起到保护好人打击坏人的作用。如果不是这样的情况,比如出台的法律并不打算认真执行,那干脆就不要出台法律和讲道德来吓唬可能的好人了。

(再看之下,观点有些矛盾,后半部分的两种情况下,会有一部分理性社会人选择遵守法律和道德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