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韩寒辩护,批评家不一定要是建议家

昨天看到一篇批韩寒的文章,说他只知道批评社会和政府哗众取宠,但却从不提建设性意见。这让张马丁看不下去,要为韩寒辩护。

一方面,批评家不是建议家和改革者。一个文学评论家,可以指点作家的作品,但是叫他去写,可能写不出;一个艺术鉴赏家可以评价艺术品价值,但不一定能制作出这样的作品;鲁迅先生深刻指出了中国社会和人的问题,但也并没有很多关于“应该怎样”的阐述。这些,都不妨碍他们成为优秀的评论家。韩寒指出了社会的一些问题,但提不出建设性意见,也是同样道理,这不妨碍韩寒的优秀。如果你非要他提建设性意见,那也太求全责备了吧!

另一方面,批评本身就是建议。比如韩寒批评世博是钱推起来的,那么隐藏的建议就是不要投这么多钱在上面,节约纳税人的钱。这么直白的批评就不用再提建议了吧?

再一方面,韩寒看到的问题,心中可能也有建设性意见,但是他敢提吗?提出来有用吗?比如反腐、比如官员财产申报、比如要放权于民珍惜纳税人的钱、比如人民监督政府,这些建设性意见几乎是所有社会评论家的公共意见,也不断有人在提,提了有用吗?

因此,从这几点看,韩寒敢于指出问题,并看到提意见未必有用,因此更多采用讽刺手法来抒发自我和警醒国人,已经是很了不起了,这比一些阿谀奉承粉饰太平的所谓作家好的多了,这也是他受很多网友爱戴的根本原因,说他提不出建设性意见未免吹毛求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