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们都有同情心

本来对世界杯兴趣不大,偏偏开幕式是南非和墨西哥两支我根本兴趣的球队,于是观战的兴趣就更小,但是当解说员称南非是历界世界杯最弱的东道主之后,我的同情心就爆发了,从头至尾看了整场比赛,为南非队的进球欢呼,为南非队的失误痛心,宛如南非队最忠实的球迷。

在这里,同情心是我对南非态度转折的决定性因素。在我的生活中,类似的因同情心做的选择很多,比如CPU中,我偏向选择AMD,一台式机和笔记本就曾是AMD的产品;移动通讯中也曾一度选择中国联通,值到它彻底伤了我的心;操作系统中一直对linux保持关注,即使今天笔记本中仍然装着ubuntu,时不时折腾一下。在很多领域中,我们都选择了较弱的一方,同情心在我们的决策中占了很大比重。

因此我便思考了一下关于同情心,觉得它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实在是上帝伟大的创造。

首先,它将我们和一些毫不相关的事物联系在一起,比如我们跟街头的乞丐,比如我们跟维权的农民工兄弟,比如我们跟没有任何联系的南非足球队。这让我想起海明威在《战地钟声》中引用的英国诗人约翰·多恩的诗,用它来阐述同情心再合适不过: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可以自全
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
整体的一部分
如果海水冲掉一块
欧洲就减小
如同一个海岬失掉一角
如同你的朋友或者你自己的领地失掉一块
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
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
因此
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就为你而鸣

其次,同情心是上帝制造的一件伟大的平衡器,它使世界保持了多样性,使强者和弱者之间的界限没有那么明显。如果没有同情心,强者恒强直到垄断,弱者恒弱直至消亡,世界应该会多么的单一和乏味啊!

最后,有了同情心,我们的生活不至于太过势利。我们都喜欢和追随强者,但同情心让我们不至于丢弃弱者,使我们这势利的世界多了一点温情。同情心成了我们的社会美好部分的重要部分。

有人说,要成功,必须要跟随强者而不能同情弱者,这可能是成功的条件,但这显得多么冷酷和残忍!如果不能帮助改善弱势一方,这样的成功又有什么意义?

有人说,之所以有同情心,是因为我们本身就弱。从心理学上可能是这样的,不过这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弱者本来就应该联合起来,同情心起了粘合剂的作用,不是很好吗?

当我们作为立志成为强者的弱者时,有时会负气地说:我不需要你的同情。当然,我们所表达的志向和勇气是令人尊敬的,但是说这番话时我们有没有扪心自问,在没有成为强者之前,作为我们奋斗的动力和支持,别人的同情心对于我们有着多么重要的意义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