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不公对社会不公起基础性的决定作用

高考结束了,分数及录取分数线又快要公布,随之而来的,是每年一度的关于教育公平的社会性讨论,每年都会曝光一批如招生腐败之类的教育不公的现象(还记得当年轰动的上海交大录取名单事件吗?),每年都会有人讨伐教育不公,但是根据观察,我们在改善教育不公现象方面进展不大。

张马丁认为,教育不公是社会基础性的不公。虽然我们认为教育不公源于社会不公,但是教育不公会对社会不公起到基础性加固的作用。教育是一个社会基础性的行业,它的不公平势必潜移默化的影响到人的心理,长久累积,社会的不公就因此而加剧。你不能指望在不公的教育下的学生长大了会追求公平,就像地基没有打平的建筑物,很难保证完工之后它能保持正直。教育不公和社会不公是相辅相成的过程,社会不公催生教育不公,教育不公加剧社会不公,这是恶性循环的关系,中国的社会不公由此深入一步。因此,改善社会不公现象有必要从教育入手

直得警惕的是,大家对教育不公已经从愤怒不满转而默认和接受,每个人都在寻求不公的机会,有钱的、有权的、没钱没权打肿脸充胖子的、望子成龙心切 的,都在争取教育不公的天平能向自己倾斜,也就是说,我们的社会已经制造出了一批渴望维持教育不公的势力。

比如最近的两则新闻,一则是北京放开外来工子女教育门槛之后,引起本地家长的反弹,他们恐怕会外来工会占用到自己孩子的教育资源;一则来自上海,某 学习把农民工子女与本地学生分而治之,设置隔离,互不往来彼此敌视。这两则新闻一个北京一个上海,颇具代表性,可见教育不公已经蔓延和深化,我们甚至已经 不知不觉间接受了这不公的存在。

国家有必要给大众一个印象,国家提供给学生的教育资源,跟学生的家长的权势、金钱、纳税额、社会贡献、有无犯罪等是毫无关系的,教育公平的机 会每个人生来就应该享有的。

此外,张马丁特别呼吁应拉平向农村、不发达地区的教育投入。现在政策是反过来的,教育资源更多的向发达地区倾斜。在很多贫穷地区,学生考上大学几乎 是改善生活的唯一出路,但是他们的分数线却比城里的学生高的多,这样一来对公平的质疑自不必说,地区性的贫富差距也得以加剧,教育不公对社会不公的加剧作 用在此也可见一斑。

不管怎样,应务必保证教育的公平,我们的社会才会有公平的可能。

One thought on “教育不公对社会不公起基础性的决定作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