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的低效、政府的低效,谁影响了谁?

张马丁受母亲病逝打击,立志发起一家低成本高效率的人寿保险公司,为大众提供性价比更高的保障产品,为此研究了保险行业,发现这是一个效率极低的行业。形象点儿说:全体投保人投了100块的保险,最终得到的赔付只有20块。其它80块哪里去了?保险公司消耗掉了,或费用或利润。

这与张马丁设想中的保险业相去甚远,在张马丁心中,保险公司类似于一个基金管理者,保民将保费交给保险公司,保险公司通过资金运用保值赠值,然后应将尽可能高比例的资金返还给保民。在国外较发达国家,这一返还比较都高于60%,美国甚至超过100%,而中国,只有20%。

因此,张马丁认为中国保险业是低效的,亟需改革以维护投保人利益和让更多人参与到保险中来以得到保障。

中国保险业为何如此低效?后来张马丁意识到,不只是保险业,很多行业其实都有类似问题,比如银行业;很多社会主体也有类似问题,比如政府。

最近的两则新闻可以印证中国各行业包括政府缺乏效率这一事实。一是英国银行家杂志评出的世界上最赚钱的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可是在新闻的网友评论里,几乎没有一个说工商银行好的,大众并没有从全球最赚钱的银行里得到多少实惠。中国的银行只为垄断的大公司服务,中小企业支持、创新的支持方面贡献度很差。以垄断地位赚钱的效率很高,社会价值很低。扣除垄断因素,大众根本不认可工行公司真的有全球第一的赚钱能力。

再一则新闻是中国的财政收入突破8万亿,跃升世界第二,政府富裕了。但是我们还是在网上看到骂声一片,政府很富,大众很穷,高高在上的税,医疗、教育等投入比例很低。数字表明,美国政府财政开支的73%用于医疗、教育、社会保障等公共服务,行政开支只占10%,,而中国政府开支只有25.5%用于公共服务,其他都用于行政开支和为国有企业补窟窿。大众并没有从中得到利益,也难怪要骂人。这说明了政府的低效。

到底是行业的低效导致了政府的低效还是政府的低效决定了行业的低效?可能互有影响,但张马丁认为政府的低效是主要方面,而政府的低效来源于缺泛监督和缺乏改革动力,行业的低效源于竞争的缺失和非市场经济。两者其实是联动的关系,但目前看,从政府入手加以改革更加可行,政府的效率其实已经是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瓶颈,到了非改革不可的时候了。而如何改革?张马丁认为切实可行的较安全的方式一是政治上放权于民,接受监督;二是经济上打破垄断,实行彻底的市场经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