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应该向我学习,强烈反对暴力对待方言

最近广东行政命令弱化粤语,引发民众集体示威反对。现在当局秋后算帐,以其它理由抓了几个所谓的带头人,张马丁认为这相当不妥。

从古至今,语言是很多时候政治的工具,很多统治者以政治手段处理方言问题,其代价是巨大的。在目前我们讲求和谐稳定的大局下,更不应以政治手段处理之。

方言,是地区生活方式的代表和体现,是一种文化现象,但还是根源于经济。看民众对自己方言引以为豪的几个地区,粤语区域、上海话区域、京腔区域等,都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方,方言是一种优越感的表现,生活方式、生活方便的影响不说,你去强制剥夺他们的优越感,大家当然反对。

张马丁也主张去方言,以减少人际交往沟通成本。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去方言从根本上是要实现地域经济的平衡,减少地区贫富差距实现经济的一体化。比如张马丁13年前来到上海从山东话改说普通话,就没有一点抵触和反抗的情绪,因为这毕竟是脱贫致富的必要条件。

因此,对待最好的处理方式是让民众自由选择,和风细雨,潜移默化。这点上张马丁堪称典范,提供给当局供其学习参考。

张马丁在上海跟上海女友很多年,一开始,她说上海话习惯了,要我学习上海话,张马丁虽然不乐意,但是态度甚佳,也表示要学习。(当时是真的想学以点以利交流,但是后来发现自己不是学习语言的料,就放弃了,只学到了比如“册那”、“子路”、“刚度”、“侬组撒么子”之类的。)但是,虽着交往,我的普通话占了上风,女友开始还经常抱怨她几乎跟我全说普通话习惯了甚至有时不习惯说上海话。再后来直至现在,她跟我完全普通话交流,也不再抱怨,甚至再没意识到我们之间的语言问题。

这期间,张马丁没有任何家庭暴力,始终以良好的态度、以极大的耐心和毅力,逐步影响,最终达到语言统一之效果。很得意。治大国若烹小鲜,见微着著,建议当局向我学习,方言绝不是一时半会儿消失的,要有耐心,做好其它事,这个自然可以水到渠成。而现在采用激进手段,一会儿行政命令,一会儿要抓人,这不是家庭暴力么!张马丁当然反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