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股决定脑袋,客观永远只存在于想象之中

最近写了几个房价的blog,大意是不要买,房价会跌。今天,我突然想到,这是不是我主观臆断,是不是因为我不买房子的原因,所以判断房价会跌?观察有房者的判断,他们不认为房价会跌,即使会跌,也跌不到哪里去,更有甚者甚至在加大投资力度,抢房子,等升值。

因情境的不同对同一件事做出相反的判断,是很普遍的现象。因为我们已经了倾向向,所收集的资料数据都是支持我们这个倾向性的,对于不支持这个结论的数据,我们装做看不见,或者意识不到它同样重要,总之是忽略过去 了。因此,旁征博引之后,得出的结论其实是自己所乐于看到的结论。

因经,一切可行性报告、商业计划等其实一开始就充满了偏见,任何一个失败的项目,一开始可能都有不凡的可行性论证,原因即在于此。因此,对于这类报告、结论,始终应有怀疑。(这一点在德鲁克的著作中已经有过论述。)

因此,做出结论之前,我应问自己,在做出这个结论之前,我是否尽力摒弃自己的身份、地位、背景、个人偏见?这个结论是否足够客观。

但是这点是永远做不到的,因为个人永远不可能脱离这些要素来做判断。所以,所有的个人判断都应怀疑,同样,你所抱有的怀疑也是值得怀疑的。

屁股决定脑袋,抛弃成见,做到客观很难,客观,永远只能在想象之中。

用这个原理,可以分析一些我们所无法理喻的社会现象,比如腐败、比始社会不公、比如腐败治理,我们都能提出很多办法,但是一直有疑问,为什么这些简单的解决方案管理层会想不到?为什么像“个人财产公开”等被证明反腐有效的武器始终得不到实施?

原因就在于屁股决定脑袋, 我们普通人的的屁股没有在那个位置上,所以觉得很容易,也应该那样做。而那些在那个位置上的人,则反对,提出很多证据表明不可行。但是,决策权在于那些人,因此,我们也只能喊喊口号,发发牢骚而已。

脑袋尽力摆脱屁股,才有可能做出客观公正的决断,才有可能做出客观公正的政策。如何做到这一点?其实已经有很多哲人、政治家提出了相同的观点:让大多数人来决定。我们期待一个大多数人来决定政策的时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