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啊,政府啊,可怜可怜我们这些困苦中的年轻人吧!

今天本来挺开心的,约一个在某小型商业银行工作的好朋友在人民广场附近吃饭,吃鸡公煲,因为便宜。叫了几瓶啤酒,一边喝酒一边聊天,但是张马丁越聊心情越沉重,到最后闷头不再说话。于是我们在沉闷中结束饭局,张马丁回到家,借着几分醉意开始写本博文。

之所以越聊越心情抑郁,主要是张马丁多方面很同情这位朋友,总结了一下,分条目列在下面(这些都是在朋友谈话的支言片语中透露出来的,并非朋友原话)。

1、这朋友29岁,男,本科毕业,上海大学经济学学士,银行客户经理,靠拉客户存款提成。外地来沪,农村出身,没有背景及关系,很难拉到大客户,因此,收入不高,每月五六千块钱,扣税及四金,每月四五千块钱。谁都知道这收入在上海对白领意味着什么。

2、谈过两位女友,最近一位因他无房,事业一般,最近刚刚分手;现在没有女朋友,很想谈,但是找不到合适的女友。

3、老家有父母,已经老了,农民,还在务农,没有任何退休金。平时只逢年过节的时候寄点钱回去,没办法尽孝。父母每次打电话都会问工作及感情情况,这朋友无法交待,唯有欺骗。因没地方住,没法接老人来上海玩玩,更别说来看世博会。

4、租房,跟房东住在一起,一个小小的房间,每月1400元(约为工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现在房东要提价,他必须要在一个月内接受新价格或者搬迁。

5、有一个哥哥一个妹妹。哥哥在广州。开始时他埋怨兄弟感情淡薄了,几个月都不打次电话。但是他又理解他哥,他哥在广州买房结婚了,光还款就够受得了,当然顾不上弟弟。还有一个妹妹,已嫁人,在农村,生活得还不错。

6、在上海混的不好,但比回家强。家乡县城工作机会少,即使有较好的工作或者考公务员,没有关系背景是不可能进去的,而较差的工作待遇很差。

7、现在不是上海户口,连居住证也因手续繁琐和其它条件没有办下来,不知道以后怎么办。

8、平时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宅在家,上上网而已,因为要省钱。

9、在这种公司,资历很重要,必须要用时间熬,不是想爬上就就能的。工作不对口,也不喜欢,但暂时又没其它选择。

10、喝完酒,他坚持走到南京西路地铁站而不是到更近的人民广场地铁站,因为前者到家只要3块钱,从人民广场站回家要4块钱。

张马丁注意到这朋友在谈到房租和房东时的无奈和愤怒、谈到感情时的忧伤和惋惜、谈起父母时的内疚和悲哀、谈起兄长时的失望和落寞、谈起工作和生活的无望和迷茫。张马丁跟他差不多的经历,甚至某些方面比他更惨,因此特别理解他的感受。而且身边的类似这情况的朋友还有不少,而自己丝毫不能帮到他们,于是心情自然就很差了。

毫无疑问,我们这些这样苦难中的年轻人需要党和政府的关爱。关爱的方式多种多样,专家教授们已经有所表达,以张马丁的观点,目前对年轻人最直接最现实的帮助就是减税了。中国的财政每年超过GDP数倍的速度增长,中国的税负每个中下层人士感同身受,中国的税收政策正在抽干中下层人民的血,正很大程序上损害着人们的生活品质。在数字面前,这些政策制定者们怎么好意思叫嚣税负不重?怎么可以这样厚颜无耻的优雅的面对自己的骨肉同胞?减税,财政收入不过少一点点,人民幸福感会多很多,为什么就这么难?张马丁真想抽有关部门耳光,减点税,你会死吗?!

One thought on “党啊,政府啊,可怜可怜我们这些困苦中的年轻人吧!”

  1. 这就是被中国教育给害的,要“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平凡是福。在满足基本生活条件的基础上谈理想,没房子,没家,还有什么幸福可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