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是解决房价过高等民生问题的前提

在思考房价问题的时候,张马丁突然想到四月十九日在欢欣鼓舞的状态下发的一个长篇博客:《地产空军首次拥有核武器,组合拳之致命杀招分析》,在这篇博客里,张马丁提到此次中央调控房地产的各项举措中,“考核问责制”是致命杀招,因为它首次将官员仕途与房价绑在了一起。从具体执行来看,此次调控没有起到预想效果,其实也是这条措施没有真正实施有很大关系。试想,将SZ市的市长和市委书记问责,辞退、永不录用,将SH市的市长和市委书记问责,辞退、永不录用,杀鸡给猴看,房价控制不了才怪!

可能有些激进,张马丁只是想强调一个观点:必须要将官员的升迁跟民生方面的政绩挂钩,才能让他们做解决民生问题的事。而目前GDP为纲、民生丢一边的官员考核体系带来的不良后果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只要GDP高增长,拆迁死几个几十个P民、P民没房住又有什么关系?各地民生问题层出不穷矛盾激化,像房地产拆迁矛盾、房价等等的畸形已经使社会到了危险的境地,而民生息息相关的房价物价却迟迟得不到解决。这其实就是官员政绩跟民生无关的结果。反之,如果将解决房价等民生问题系于大众对的满意程度上:大众满意,官员留任和升迁,大众不满意,官员下岗滚蛋,还有哪个民生问题解决不了?

问题随之而来 ,如果判断官员是否让人满意?一种办法,由上而下,考核考试调研,事实证明,官员欺上瞒下的能力很强,从中国朝代更迭的历史及世界的经验来看,这种方式证明行不通;另一种办法,由下而上,给民众投票权,民意决定官员仕途,即民主。

后者其实是一种很完善的解决方案,地方政府有了新的施政方向和新的讨好的对象,中央政府的放权可以让自己轻松省力很多,也不用夜半鸡叫出政策,大众民生问题得到解决的同时心理上也得到满足满意,三方各得其所何乐不为呢?

而且,这是一种解决民生问题的长效机制。以现在的治理房价过高过程来看,调控过程相当艰难,中央和地方矛盾突出、官员与大众矛盾突出,即使中央政府暂时强力调控成功,地方政府也会在日后找机会反弹,报复性的上涨不可避免。另一方面,因为民生问题不止高房价,还会层出不穷,如果都按调控房价的流程来办,怕只会累死中央政府或者是地方政府失控而问题又未必能得到解决。

如此看来,民主是解决民生问题的前提并没有错。

如果大众有权让解决房价问题的官员升职加薪,让无力解决和不想解决房价问题的官员下岗滚蛋,房价还会是问题吗?张马丁认为其实这正是目前中国房价等民生问题的根本所在。

2 thoughts on “民主是解决房价过高等民生问题的前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