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贫济富的经济政策加剧中国社会冰火两重天

张马丁对于此次中央调控房价的举措比较看好,为此还写了《张马丁对最近地产调控之“央五条”的五大感受》一文予以表扬,但是昨天晚上在跟一位地产业者的谈话中,却被泼了冷水。这朋友指出,张马丁的思维是穷人思维,上海真正的有钱人数量之多超出想像,市场上的热钱数量之多超出想像,他们最近出售的一期别墅项目的数据表明,80%的客户是一次性付款,没有任何贷款!想压制地产没那么容易。

这的确是张马丁这个穷人所无法想像的。中国有钱人可能真的很多很多,像新闻报道中的批量买LV等奢侈品、中国人全球投资房地产推高当地房价等事件肯定也不是空穴来风。从这里,我们看到了中国富裕火热的一面。

在不久以前,张马丁还写过一篇《党啊,政府啊,可怜可怜我们这些困苦中的年轻人吧!》,写得是水深火热之中的大城市中的80后的令人心酸的生活状态,这种人的数量不在少数。不止80后后,身边还有一位上海朋友的父亲,虽然有住房,但生活也艰辛,退休金不多,退休后还在积极找工作,他说:“多挣一点是一点,以后看病养老没钱就是死路一条。”当然,还有很多农民兄弟,收入没有显著增加,最近的严重的通货膨胀还在不断减少他们的财富。压力巨大的80后、农民、农民工、下岗工人、城市穷人,这些人的数量在中国应是大多数,他们,则是中国贫困冰冷的一面。

这就是张马丁所说的中国社会之冰火两重点,反映的是中国社会贫富分化不断加剧的现实。

之所以造成这样的局面,我们的政策要负很大责任。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带动另一部分人富裕。设想是美好的,但政策、制度并没有保证这一设想的完美实现。一部分人的确先富了起来,但是他们都在资产转移、移民出国,另一部分人没有被带动,依然贫困。

而且,我们的政策和制度甚至在事实上鼓励着贫富差距的拉大。近些年来成为众矢之的房地产即是拉大贫富差距的工具之一。富人通过炒房炒地皮致富,这过程中得到了地方政府、银行、税收政策的大力支持,甚至我们政府用来打算解决所有人住房问题的住房公积金制度,事实上也只是让部分人受益。而无力购房的人们享受不到地产增值的好处的同时,却不断支付通货膨胀的成本,福利在被损害着。

房地产只是政策拉动贫富差距的反映之一,此外在很多领域都存在着拉大贫富差距的现象,比如工薪阶层的纳税占收入比重远超富人;比如个人所得税事实上也是对富人更有利,早前一份报告指出,中国的富人约占总人口的20%,上缴的个人所得税还不到国家个人所得税收入的10%;比如农村地区的存款被投入到城市建设中,比如负利率政策。事实让我们必须要承认:过去十几年的经济政策,其实质是穷人补贴富人的政策。

贫富分化对于中国社会绝不是健康的表现,很多社会断层、社会矛盾突出、道德滑坡等问题都基于此,如果继续发展,社会失衡会有崩溃的一天,必须尽快扭转这一趋势。

现在我们的政府和专家们都在大谈经济结构转型、增长方式的转型,但是张马丁认为更应实现的是穷人补贴富人的政策向有利于穷人利益的政策的转型,这种转型的着眼点不在于GDP的增长,而在于数量庞大的社会底层人士是否得到更快的收入增长,实现帕累托最优。像日本曾经成功实施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才是中国最应该实现的计划,而事实是中国的大基建工程还在层出不穷,却至今未见类似收入倍增方面的规划。令人忧虑。

正是受益于照顾到大多数人的利益的增长模式,日本在近十几年的GDP负增长、经济衰退中社会保持了高度稳定,这在目前的中国是不可想像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