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网络隐私观

最近互联网上关于隐私的话题越来越引起人们的关注,像360与QQ的隐私战、facebook隐私困扰、微博的隐私、UC浏览器的隐私问题等等,网民和互联网公司们都被这一问题纠缠,作为重度网络使用者,张马丁对网络隐私有三个观点:1、不欢迎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搜集我的隐私;2、痛恨出卖我的个人隐私用于骚扰性的商业活动;3、如果对你信任,我会主动奉上个人隐私。下面展开说明:

一、不欢迎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收集我的个人资料。流氓软件、恶意软件式是我不欢迎的,一旦被我发现,必将被我抛弃。比如爆出QQ隐私事件之后,QQ打开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我并不是说我的隐私有多值钱或者多么值得保密,只是不喜欢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获知。这就像洗澡时被人偷窥一样,虽然我丑但还是会不舒服。而如果让我知道你需要我的资料,大部分情况下我都会愿意提供的,这跟不知情情况下的收集性质截然不同。

二、痛恨出卖个人资料用于近似骚扰的商业活动。经常会接到各种推销电话,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我的联系方式的,这是很讨厌的事。如果我在网站注册了个人资料,这是对网站的信任,但是有些网站明显辜负了我的信任。正如告诉朋友的私密主题被公开,这是被朋友出卖的感觉。我反感甚至痛恨。

三、信任的基础上我会主动奉上隐私。作为普遍人的好处,就是没人会太在乎我的隐私,因此我会用我的隐私换取一些优秀的互联网服务。比如我告诉google我在哪里,就可以知道我附近的交通地图和饭馆小店;我告诉淘宝我的爱好,淘宝就会推荐我感兴趣的商品;我会告诉团购网站我的手机号码以换取低价的团购商品。虽然这也是隐私用于商业目的,但是没有对我造成任何骚扰,甚至有助提升我的使用体验和生活质量,我表示欢迎。

此外,像我的twitter、新浪微博、个人博客更是充斥个人隐私,都是我主动发布的。其实想想看,现实中我们交朋友,也无非是以彼此的隐私换取朋友的信任而已。如果两个人彼此不知道对方的细节,无论如何也不会成为朋友的。在网上也是如此,我只有告诉互联网我的兴趣爱好观点习惯,才会让网站根据我的兴趣爱好提供内容,才会有人愿意成为我的朋友,网友也因此越来越多。

此外,隐私的自我主动暴露是有选择性的。我们在网上发布的个人资料个人照片肯定是经过思考之后的决定,我们很少会把艳照裸照发上去,也不会在微博中透露今天有有没有性生活(除非愿意暴露这些)。因此,除了不法商户非法获取我们的信息,我们个人有对隐私的控制权。

而且,如果我行为端正阳光,没有多少见不得人的事,也就没有什么隐私是不可以公开的。现实中,那些贪官和非法之徒才可能是害怕隐私曝光的。中国的阳光法案之所以迟迟得不到实施也无非是因为贪官保护隐私的需要而已!

张马丁甚至认为,从个人层面,互联网的纵深发展可能会淘汰那些过分重视个人隐私心态不够开放的,就像在现实中一个自闭的人很少交到朋友一样。互联网对于那些行为坦荡、心态阳光和开放的人可能更加有利。从社会层面,互联网的发展会曝光更多的社会的隐私,会使尽可能多阴暗面曝光出来,使社会更加开放和透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