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不如狗的农民工兄弟

如果你的邻居养的狗,不小心咬到了人并产生了不良后果(如狂犬病或感染死掉),你应该怪这只狗没有宠物许可证?还是吊起这只狗毒打报复?还是应该将狗的主人告上法院追究责任?

很明显,我们的选择是后者,去起诉狗的主人。

但是上海高楼大火事件却不是这样的,政府选择了前两种方案。晚间的新闻说:“新华网快讯:现已初步查明,上海“11·15”特别重大火灾事故是一起责任事故。事故原因是由无证电焊工违章操作引起的。四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

多么熟悉的措辞啊,这不正是临时工式新闻的翻版吗?!最终的责任又落在了无证电焊工身上。是谁让这个无证电焊工上岗的?充许无证上岗的公司又如何通过检查承包工程?监察审计的部门的责任哪里去了?有关部门的责任呢?新闻里一概不提。

张马丁不禁悲愤交加。本文一开头的比喻可能不恰当,把农民工兄弟比喻成狗,但是细想只下,虽然不中听,是有道理的,农民工兄弟淳朴,知恩图报,谁给我工资我就给谁卖命,尽职尽责,最近曝光的抢拆事件的施工方也往往是农民工兄弟,这不正像狗吗?

但是稍懂事理的人都知道,真正的责任其实不在他们,而在于那些指挥他们这么做的人。正像人们普遍认为的那样,狗的品性跟他的主人是很像的。善良的人养的狗往往善良,恶棍养的狗也往往恶毒。

可是,在我们的社会,如果是一只狗咬了人,法律肯定会追究这只狗的主人;而现在是一个农民工在一个组织的指挥下伤了人,那么法律就只追究这个农民工本人,从这个意义上说,农民工兄弟的地位不是连狗都不如吗?

(把农民工兄弟比喻成狗,张马丁绝无不敬之意,只为类比明理需要,事实上作为拿人薪水的打工者,张马丁也是公司、组织的一条狗而已。)

补充新浪微博网友的话,值得上海学习,把民工当替罪羊的处理方式可以 休止了。

@我是沈大飞:1996年11月20日,香港旺角嘉利大廈正進行電梯更換工程,燒焊工人不慎引燃電梯井內的竹棚,火勢迅猛,延燒21小時,致41人死80人傷。香港沒有捉拿燒焊工問罪,而是成立委員會調查大火起因/經過、檢討當局應變能力/提出改善建議。兩年後,根據報告修訂兩條法例,加強樓宇消防安全、資助業主加裝消防設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