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安息,生者坚强——悼上海火灾中的遇难者

11月18日,上海大火第三天后,突然看到这么一条微博,我的心一下子收紧起来:

【夫妇火灾遇难火葬场难分开】两个月前王芳和丈夫才回上海。她早年去日本留学,毕业后在日本工作,和日本橘幸弘(音)结婚已取得日本永久居住权。据入屋消防人员说,王芳和丈夫橘幸弘在厨房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到了火葬场也难把他们两个人分开http://sinaurl.cn/h4DcF1

因为我的客户中正巧有一名刚从日本回来叫王芳的,印象特别深刻是因为一位老客户打电话给我,说有一位日本回来的朋友,多年不在国内,对中国的股市不了解,想开户问我能否帮忙。后来王芳就打电话给我,说下午过来开户,电话那头是位很温柔和很柔弱的声音。下午她来开户的时候我正巧走开去吃饭了回来时她已经办理完走掉了,没有当面见到,后来我打电话表示了歉意。大火前两天,王芳的朋友又打电话给我,责问我为什么王芳收不到像新股申购之类的短信,我查了她的账户做了答复。因此,对王芳这名字印象很深刻。

看到这微博后,我马上让同事查询,结果显示王芳的通讯地址正在出事的大楼里。此时,我惊慌手抖不太甘心,又短信给推荐她的那位客户,询问新闻中的王芳是不是他推荐的那位客户,短信回来说:“对的!在这次火灾中遇难的就是我的好友王芳!”

对于上海大火,我一直关注,各类新闻网站各类微博网站不断的刷新,想了解事情的真相,而所谓真相不外乎自己的对中国社会的经验和常识——贪污腐败官商勾结等。而当政府将责任归于电焊工并抓了几名所谓责任人之后,张马丁还写了《生不如狗的农民工兄弟》表达质疑和愤怒。

也就是说,从大火自始至终,我的心情就是愤怒——仅是愤怒而已,但其实并没有切身的痛苦感受。但当确认有直接关系的客户死于大火,除了愤怒更多了一份感同身受,原来大火离我这么近!几天前还活生生的人,几天后就变成一堆焦炭,这是多么令人心惊肉跳的事!

此外还有更多复杂的感情,悲伤、绝望、无力、抑郁、胸闷等掺杂其中,想到死,想到母亲想到自己,一个普通的人,面对他的是怎么样的命运?我同情王芳的境遇,也是为自己担忧。

互联网上有六度分割理论,是说我们中间通过不超过6个人就可以世界上的任何人建立联系,大火的受害者有几百个人,但中国的其它14亿人不能置身事外,因为这些受难者跟我们都有关系,他们肯定是我们朋友中的朋友的人位。我们是一体。如果没有真实和真相,谁也保不证谁是下一个受害者。

电话那头的王芳,柔弱,虽然说命运无常,造化弄人,可为何最后承担后果的都是弱小善良的人?难道这世界真如海明威所说的:

倘若有人带着这么多的勇气到世界上来,世界为要打垮他们,必然加以杀害,到末了也自然就把他们杀死了。世界打垮了每一个人,于是有许多人事后在被打垮之余显得很坚强。但是世界对打垮不了的人就加以杀害。世界杀害最善良的人,最温和的人,最勇敢的人,不偏不倚,一律看待。倘若你不是这三类人,你迟早当然也得一死,不过世界并不特别急要你的命。

然而这些不着急去思考,还是要面对当下就事论事。大火,究竟能不能烧出一些真相?可是,从后面的新闻来看,我们仍然是绝望。几天来,抓几个民工,没有官员担责道歉,甚至还在大开庆功会。新闻通稿、新闻封锁、禁止评论。一片末日景像。张马丁在微博中对王芳恨铁不成钢:”日本有这么可怕吗?甚至使你非要选择回到中国来!”

绝望中也有希望,不少人去献花,不少人通过各种途径悼念,这显示着我们还有希望。或许现在我们压制自己不说什么,但相信有一天会爆发力量。那些狗日的混蛋,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王芳死了,人死不能复生,新闻中了解到,她跟他的爱人相拥而死,痛苦应该会小一点。离开这个多灾多难的人间,去向温暖光明没有大火地震的天堂,也是一种解脱。苦难已去,愿逝者安息!

我们活着,可以沉默,可以去献花哀悼,可以表达愤怒显示力量,也可以选择遗忘。不管哪种选择,我们心中的火种一定要明亮,那就是对真善美的追求,对自由和真理的追求。我们的社会离美好世界还相差太远,这正是我们活着并努力的意义。责任重大,愿生者坚强!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可以自全。
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
整体的一部分。
如果海水冲掉一块,
欧洲就减小,
如同一个海岬失掉一角,
如同你的朋友或者你自己的领地失掉一块
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
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
因此 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就为你而鸣。

(谨以本文献给上海大火去世的人们,献给新疆克拉马依让领导先走大火中去世的人们,献给各类责任事故中去世的人们)

——张马丁写于阳光明媚的2010年11月20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