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和温家宝总理谈谈

几年前在我开始为发起一家互联网寿险公司努力的时候,我通过一些商务社交网站如linkedin给一些大腕发信请求意见和建议,当然这些人大多懒得理我,但也幸运的得到了几条回复(愿意回复我的竟然都是一些操英语的美国人),其中一条是一位穿梭于中美两地搞IPO上市的大牛人(可能也是美籍华人),他回复我说:“想发起保险公司,除非你去找温家宝。”

我回复他:“至少这也是一种途径,不是吗?”

然后这位大牛再也没有理我。后来听业内人士说,发起保险公司,是有保监会审批后报上由国务院总理签字才可以的,怪不得这位大牛要我找温总理,可能他并非嘲讽而真的是建议而已。

但是那几年,我觉得没必要直接找总理。总理,也不是我这层级能接触到的。我只要按步就班的做好前期事项,向有关部门提申请就行了。因此根本就没有想到给总理写信这条路。

但是这两年,越来越觉得我的杯具在于选择的这个创业行业——金融业对我这个纯种草根而言就是铁板一块,根本就没有一丝的缝隙可钻。资本和资历如两座大山,我即便是愚公也未必能在这一代将山移开。 因此,我必须走条不同寻常的路走,才有实现这一目标的一线可能,我重新思考大牛的建议,于是又萌生了直接找总理的想法。

这个想法的确立是在2010年年初,但是直到现在都没敢行动,虽然温总理给我的印象是和蔼可亲、一贯亲民,但我的心理还是充满敬畏的,所以给总理写信这种事对我需要很大的勇气。另一方面我一直想等我准备充分,写好书心里有底、手上有货时再去找总理,也算是有备而去。但是时不我待,眼看互联网及电子商务如火如荼而只能做旁观者,眼看不断有人遭受意外与疾病困扰而无一点改变的能力,眼看历史机遇一点点丧失,这让我觉得忧虑和紧迫。而我本人,此生永远拿不出完美的方案,也永远不可能达到完美的状态,难道放弃是我必然的选择?我目前还不太甘心,因此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应该行动而非恐惧。

这是我给决定给总理与信的来龙去脉和心路历程。

不仅是给总理,我还会同时写信,将计划发给中央和上海市的有关领导部委,我不指望他们在目前就能给我些帮助甚至建议,只是希望他们在谈起互联网与金融时,脑海中能有个模糊的印象,中国某处有某个年轻人正在这个方向努力。

这将做为我1001计划的重要部分。

希望在2010年结束前,至少给以下能影响和决定这一理想的人拜年,同时寄出创业计划。并计划每年寄一次信件(排名不分先后,我搞不大清楚中国各部委各级别的排名)。至于信能不能到达他们手上,就不多指望了。
温家宝 国家总理
吴定富 保监会主席
刘明康 银监会主席
尚福林 证监会主席
周小川  央行行长
张平 发改委主席
苗芋 工信部书记
王勇 国资委主任书记
金坚强 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会长
俞正声 上海市市委书记
韩正 上海市市长
马学平 上海保监局局长
阎庆民 上海银监局局长
张宁 上海证监局局长
周波 上海发改委主任
方星海 上海市金融工作委员会主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