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宽容对待社会下层

在一个家长制传统下的国家,国家好比母亲,政府好比父亲,一个开明的父母,对待混的差、身处下层的儿女应该更加照顾和扶持,因为他们更需要;对待混的好、身处上层的的儿女应该更加严格,因为他们要作出表率。一个不开明的父母,会反过来,为身处上层的儿子引以为豪,大加宽容纵容,因为他们给自己带来了更多的利益;对于下层的儿子却大加指责、苛刻相对,因为他们给自己带来了麻烦。这是一种势利和功利。

看待目前的很多社会现象,看起来却更像后者。比始对待城市的街头摊贩,非常严格严厉,有时候甚至打死人;对待一些动辄数百千万的贪污、逃税,却几乎看不到死刑;对待一个ATM出错吐钱过多得利的人开始都要判个无期,对待一些银行携款潜逃的人却是不了了之;对于实名举报的都要抓进监狱,对于可能有问题的官员却不去追查。等等等等。

这是一种国家的势利和功利。这是一种对人民的导向作用,从这一点上,这个社会无处不在的势利和功利也就可以理解了。

正确的做法,是反其道而行之。下层人民,街头摆摊,影响市容,但只是为了谋几口饭吃,是生存问题,何不宽容一点?上层人民,衣食无忧,却要投机钻营,何不严厉一点?下层人们的行为顶多让城市不美观,顶多是几百块,几千块钱的问题,而上层人民的行为却是可以关系千家万户的,动辄几百万、几千万、几亿的问题。

上宽下严,导致的是人们的公平感的丧失,社会道德的沦丧,人们会不择手段追求成为上层,以逃脱应得的制裁,以使国家对自己宽容,从而不正之风愈演愈烈;而下层人们的公平感也会丧失,不择手段的生存成为其价值观。

我也不要求上严下宽了,我知道这更难,那就中庸一点,上下同宽同严吧,这一点,我们的父母能否做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