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理制度催生的造假行为可以原谅

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不知怎么回事,充斥着各种造假,假烟、假酒、假药、假医生、假警察、假奶粉、假文凭、假财报、假官员,总之任何东西在中国只要有真的,就有假的,即便没有真的,也有假的。这些假给我们的社会造成了很大的危害,人人对其深恶痛绝,得而诛之。

但是昨天我在写《打破无形墙,解放年轻人》这篇文章举到证券业的例子时,却联想到了一种造假的情况似乎可以被原谅而且甚至可以被表彰。

在那文章中我提到了证券业的一个潜规则,佣金不低于万分之5,但是有些聪明的股民会发现,现在市场上低于万分之5的佣金仍然很多。只要稍微有些资金,跟证券公司好好谈一下,万4、万3、甚至低于万3的佣金都可以拿到。如果监管层问起来,券商一般都会有所托辞、有办法应对,但不管怎么解释,我们可以认为这是违反规定的造假行为。

如果说这个仍然算不上造假,那么再看一个例子。在证券、保险业界还有一个规定,那就是证券经纪人、保险代理人不得通过网络展业拉客户。这真是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规定,网络跟电话、电视一样,都是个人拓展业务圈的工具之一,如果说禁止互联网展业是为了防治欺诈,那么电话是不是应该因电信诈骗而禁止?电视是不是因为虚假广告和欺骗性电视购物信息而禁止?明显说不通嘛,不知监管层怎么想的。而如果券商去质问经纪人或者监管层去质问券商:“你们有没有通过互联网展业?”那你得指望得到什么回答?当然被质问人要造假说没有。

上面举的两个证券行业的例子,对于监管层来说都是造假,但是这种造假有积极意义:佣金水平造假,有利于竞争、有利于消费者得到实惠、有利于经纪人拉拢客户,在一个自由的市场,这是正常的企业行为,监管层不应加以干涉;网络展业,可以拓展业务员的业务半径、拉到更多客户,实际上也有利于行业发展。但是这种利益被沦为了“造假”,是因为监管规定的不合理与没有与时俱进。如果这也是一种“造假”行为,那么这种行为是不是值得原谅呢?

张马丁认为,在不当的制度不合理的规定之下,人们有权造假,人们应该造假。这是对不当制度的反抗,客观上对社会有益。再推而广之,不当的法律下,人们不必守法,甚至有权违法(这个观点可参见拙作:《无路可走时人们有权犯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