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空置房政策看资本主义为何迟迟没有消亡

前天张马丁去一朋友家玩,本是一梯两户,但是朋友得意的说其实是一梯一户,因为旁边人家根本就没人住,空置多年。而有报道说,中国有6000万套闲置房,包括空无一人的整个城市:鄂尔多斯康巴什。可见治理空置房是解决中国房地产问题的关键之一。

刚好又看到微博上有网友说在欧洲和美国为了治理空置房,政府甚至会推倒空置的房屋,甚至充许人们自由入住空置的房子房主不得收费。张马丁开始比较怀疑,因为一方面这些国家信奉自由市场经济,不会这么彻底的干涉经济问题吧;另一更重要的方面方面我们都知道欧美这些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讲私有产权、讲物权,还有什么“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的传统,而这些治理空置房的制度似乎与之相违背。

后来网上查了一下,发现这不是空穴来风果有其事。荷兰兰奈梅亨市政府向无房者免费提供私人闲置房,瑞典政府甚至还将无人居住的住房推倒。丹麦政府则在50多年前就开始对那些闲置6周以上房屋的所有者进行罚款。在美国有些地方甚至房主花钱请人住以逃避空置制裁。最近又有新闻报道,说英国如果你住进一个空置房(实际上是任何地方),在12年内没人赶走你,产权就归你所有,而一个小伙已经在别人的某个空置别墅里住了8年。(相关链接

为什么在私有化、私有产权、物权严格的资本主义国家出现这种情况?张马丁思考认为,这充分证明了资本主义社会的自我调节的能力是很强大的,其制度是充满弹性的。这些制度随着文明的进步,很多方面已经到了“以人为本”的境界。如果某项制度不能使社会利益最大、严重违害公众利益,那么这个体制就就可以放弃之、甚至不惜损害部分有产者的利益。以空置房治理政策为例,如果空置房影响到公众利益,资本主义国家甚至会局部调整私有产权这个根本制度。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在马克思主义时代就预言的资本主义的失败迟迟不能到来的原因,而且似乎还在生机勃勃。因为它在自我适应、自我进化!

反观我们,号称社会主义国家,更加以人为本才对。从法理上房屋土地产权归国家所有,为了治理空置房出台些类似的规定岂不是更加合情合理?试想,如果中国政府也出台一条“充许人们免费入住空置房屋”、“推倒空置房”类似政策,治理空置问题还是难事吗?治理空置房不是没有武器,而只是愿不愿意的问题,实质反映的还是政策代表谁的利益的问题。如果政策继续不适应公众需求,那不但社会主义优越性全无,连社会主义的牌子都未必能保住。

(张马丁不懂太多法,胡乱联系,胡言乱语而已,法律达人莫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