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需非对称市场理论,解释某些行业必须要非市场调控

张马丁是自由市场经济的坚定的拥护者,多篇博客呼唤自由市场。但是同时又支持当前的房地产调控,支持像限购令之类的政策,而限购令被很多人认为是违背市场经济原则的行政命令式计划经济,如何解释这矛盾?张马丁试图用掌握的一点肤浅西方经济学理论解释下,并为此发明了“供需非对称市场理论”。

让我们来看房地产市场的供给需求,供给有几个特征:数量基本固定、有限增长、可测算、外部干扰小(如即便通货泛滥,供给也是平滑的),需求有几个特征:弹性强、不容易测算、受外因多(如货币流动性、利率变动、市场恐慌情绪都可使之大幅震荡)。

因此,房地产市场是一个半自由的市场,是非对称的市场,供给受限,需求无限。这种市场也常见于多个行业,比如高档艺术品、收藏品、文物、春运火车票,甚至包括大蒜、辣椒等农产品(农产品一年内是符合供需非对称特性的)。与此相对应是供需对称的市场,如服装彩电日用品。供给与可以是无限的,有多少需求,就可以有多少供给去满足。后者我们可认为是完全自由的市场。

供需不对称市场和供需对称市场是可以转化的。比如如果炒家资本和影响足够大,可以把大宗农产品做成供需非对称市场;再比如随着供给管制的放开,供需非对称也可以转成对称市场。

如果非对称市场达到供需均衡形成了某一价格,那么这一均衡其实是很脆弱的,很容易被打破,因为需求的跳跃性太大供给难以匹配。这种特点就为某些市场力量(如炒家)提供了得天独厚的炒作基础。在供需非对称市场的脆弱均衡下,某些市场力量可以以少量资金影响供给,从而打破均衡,再配合媒体等工具放大影响,造成消费恐慌,使价格直线飙升。

现在,我们观察中国这几年来飙涨的商品:红木、玉石、大葱大蒜、辣椒、中药、房地产等等等等,全部集中在供需非对称市场的商品序列中!而家电、服装、日用品等供需对称市场价格却平衡甚至有些反降。这种现象用供需非对称理论得以解释。

从市场自由角度看,本来这种价格炒作是市场力量利用市场手段经济手段达到的,政府似乎不该管,可交由市场自发调节需求,但这只是问题的一方面,在这种市场,政府必须要用非市场手段调控供需非对称市场,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资本的趋利性必然推动某些市场力量去利用供需非对称市场特性牟取利益。在供需非对称市场如果放任自由,其结果必然是市场少数人获利,有违公平原则。另一方面,供给之所以受限,有两种可能,可能之一是商品的天然特性,比如红木玉石文物,天生短缺;可能之二是由于政府管制的结果,比如土地供应,这种管制客观上可能是不正确的,但是它合乎道德或有其它合理解释,从而被普遍接受。如果是第二种原因,既然政府的管制使供给不自由、从而被市场力量所利用,那么政府就有责任和义务去调控需求。结合这两方面原因,非市场调控是必然。

在第二种原因造成的供需非对称市场中,很多集中于民生行业,如房地产、农产品、火车票,任由市场炒作将直接影响民众福利影响社会安定,因此必须加以调控。而对于不管是哪种原因造成的非民生行业的供需非对称市场,如红木、玉石、文物、艺术品,政府就可撒手不管,完全交给市场。

供需非对称市场理论,就是张马丁对解释政府调控房地产的西方经济学理论,这样一来,对自由市场经济的拥护和国家对某些行业的调控即可得到完美的统一。

张马丁在搜索引擎中搜索“供需非对称市场理论”,发现并未返回完全匹配结果,因此张马丁骄傲的宣称:我发明了“供需非对称市场理论”。(请达人包容、当以鼓励为主哈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