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房限购与户籍挂钩是以另一种不公平取代当前不公平

张马丁支持住房限购,认为有限的房地产资源由于其所具有的民生特性需要公平分配,甚至还发明“供需非对称市场理论”支持住房限购。

张马丁反对户籍制度,因为这是中国很多丑恶的根源,有违宪法精神和一个中国原则,客观上分化了大众分裂了地区、造成了人与人、地区发展的不平衡。据说世界范围内只有几个国家有户籍制度,可见其有违人类普遍价值观。因此迟早会被废止。

对住房限制的支持和对户籍制度的不支持竟然在房产问题被联系起来,从各地出台的限购细则来看,北京上海广州南京的限购均与户籍挂钩。对于与户籍挂钩的住房限购,张马丁认为是以另外一种不公平来取代目前的不公平,手段与目的不统一,被网友批评也在情理之中。

要说限购与当地纳税年限结合,张马丁认为还是有道理的,单纳税年限一项就足以分辨是否本地常住人口,但是为何把万恶的户籍掺杂其中?一个北京户籍的游手好闲人士比一个无北京户籍的勤恳工作纳税人士更值得拥有住房?这不正是人生而不平等吗?

同时,为什么不以更加市场化一点的手段来实行住房限购政策呢?比如以税收手段,第一套房免税,第二套房少量征税(可以是交易环节税或房产保有税),第三套房交易税收30%或年房产税10%,第四套房交易税收50%或年房产税提高到20%。这不也客观上限购了吗?如果在如此之高的税收下还有人购房,即使购后空置也无关系,因为税收所得已经能够弥补房产占有的成本了。无非是税率设置高低的问题。

在这种税收手段之后,有钱人购房的税收可以用来大建廉租房等,能客观上起到富人补贴穷人的效果;另一方面政府有了更多的税收收入。而当前的政策,不管再有钱的富翁,原则也是不能购房了,那么你让他的钱哪里去?应得税收不是白白流失了吗?这不是一笔好买卖。

总之,张马丁认为有比户籍挂钩更好的限购政策,户籍制度应该被逐步消灭,而非重新加强,户籍制度早死早超生,房产调控不应趟这趟浑水。

(现实中有很多认为中国不能没有户籍制度,否则天下大乱,张马丁对这种言论很不屑,奴隶做久了,竟然也做出了乐趣,也难怪某些人士有“社会发展水平决定了不能盲目追求社会公平”的论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