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有点不认命的小脾气

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增多,张马丁越来越觉得所谓成长的过程、成熟的过程,其实是一个不断接受自己、接受他人、接受环境、“认命”的过程。比如不再纠结于自己的身高长相、不再纠结于他人的不体谅、不再纠结于年少时的蠢事等等。因为这些是再怎么努力几乎是不可改变的了,我们接受了它,心理上就取得宁静。

但是这只是问题的一方面,另一方面张马丁也强烈的感受到另一种心理力量,这种力量是对某些方面——可能是自身也可能是环境——的不满和改变的渴望,不愿接受既定现状而想改变之的渴望。这种渴望转化为力量,从而使我在生活中展现“不认命”的另一面。

之所以想到这些,是因为前两天在接受海外媒体电话采访时我提到的苦恼:在我从提出发起低成本的网上保险公司之后,不断跟人讲解,但是大家关注的焦点,始终不在于项目本身的可行性,而在于我所具有的背景和后台和掌握社会资源的能力。因为大家都知道,中国保险公司没有后台背景是不可能的。主持人提到这是“我爸是李刚”的社会心理。

而这,恰是我“不认命”的地方,恰激发了我要实现之的欲望。因为我不认为一个人的过去身份、后台背景应该是这社会区分人与人的标准。

也就是说在,张马丁认为,在认命与不认命的判断标准中,其实是“是否公平”“是否合理”“是否可改变”是重要因素。比如张马丁的身高,中学时很苦恼,因为这妨碍了我成为一个篮球运动员的理想,无论我如何练球,这方面成功的可能性都不大。但这是公平的合理的不可改变的。但是对于创业实践,如果仅以我的背景后台就认为低成本的网上保险公司就不可行,那是不公平不合理的,因为这不应该是决定一个企业生死存亡的最重要因素。

一个健康的社会,应该是大家比较平等、大家都有公平的机会,更关注事情本身的,而不关注此人的身份背景。

这个道理应该都懂,但是现实中我们看到的是,“我爸是李刚”这种社会现象太普遍,看一些像金融一类的垄断行业,那些发达的,又有几个没有关系背景?这是普遍接受的事实,更置根于社会大众的普遍心理之中,大家不仅是调侃和玩笑,而是在生活中彻底的实现之,碰到事的时候,不都在千方百计的拉关系走后门找背景吗?再而一旦普遍接受,改变就难了。

在我提出梦想时,大家劝我放弃,我明白他们的好心我感激他们。但是我还是想一意孤行,我不是跟他们对着干,我是想跟这种不公平对着干。凭什么以背景后台就决定了我们人生的命运?

我爸不是李刚,我爸是半残的无名退休工人。

我就是有点不认命的小脾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