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式的创新不大可能来自行业与公司内部

昨天跟外地证券业同事探讨行业发展趋势,我提到一个观点,认为目前的证券行业虽然高呼创新,但其实不可能有真正的颠覆式创新,一方面根本原因是因为竞争不足,监管过度,行业与公司都活得很舒服,根本没有创新的动力,另一方面受制于传统思维制约,无法跟踪新技术新思维对传统行业的影响。因此,行业内部的创新只能是“微创新”,不可能有真正颠覆式的创新。而只有外来的思维、外来的行业渗透、外来的模式、外来的人建立起的新公司才真正能做到颠覆式创新,只有新进入的公司往往才能产生伟大的创新。

其实观察各行业,我们都能看到类似的例子:iphone为何不是诺基亚、摩托罗拉研发出来的?google为何不是微软创立的?facebook为何不是谷歌创立的?京东商城为何不是永乐国美的子公司?等等等等。这些都说明,原来的行业不太可能裂变出真正创新的东西来。

之所以如此,张马丁认为任何公司,其实都是有一种创新惰性存在的,所谓创新,势必冲击公司内部现有格局现有利益体系,即便有领导人大刀阔斧的推进,也会在实施环节受到或明或暗的抵制与消极怠工。另一方面,任何公司都有一种思维定势,行业领袖、公司领袖一般是在这行业呆了很久才爬上去的,本行业经验丰富,思维定势形成,但是对于外来的行业了解不多,思维方面就很难革新。他们总是认为这行业应该这么做,不应该那么做,拒绝天马行空式的想像,从而堵死了更大创新的可能。因此,创新惰性和行业思维定势就决定了真正的大型的创新不大可能来自公司内部或者行业内部。

这个规律几乎是无法改变的,很多公司也都号称要做百年公司,不断推动创新,但是很少成功,从而使商业社会新陈代谢推陈出新。这是正常的商业秩序。

看到了这一点后,作为商业社会的监管者(政府)如果要推动公司与行业的创新,必须要有开放的意识,必须要有鼓励竞争的意识,必须打破行业进入门槛。试想,如果监管规定互联网不得与传统家电相结合,也就不会有京东商城,消费者也就不可能得到更方便实惠的产品与服务了。因此,自由市场经济、很少的商业门槛,都是最有利于创新的商业氛围。

这种创新氛围在证券业是不存在的,2010年中国证券公司无一亏损,就说明了行业是多么缺乏竞争和不正常,客观上也就说明了企业有无创新的动力了。这种趋势的必然,就是中国证券业停滞不前或者小步向前。反观美国,佣金管制放开之后,嘉信、etrade等公司出现和发展,从而深刻改变了美国证券业的经营模式和竞争格局,但这种颠覆式创新的结果虽然短期看是残酷的,但却使美国证券业保持活力,其竞争力长久保持世界领先的地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