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情练达即文章

(2009年经历过一次重大职业挫折,争取负责某个项目但未获成功)我详详细细的把这件事讲给朋友的爸爸。因为我经常去朋友家里在玩。他是位六十多岁的上海人,是一个工厂的技术工程师,喜欢看书,我们脾气相投很谈的来。

听完我的抱怨,他叹口气,说:“我基本了解你的问题了,让我说给你听吧。在我年轻的时候,我的技术是最好的,像工厂的机器出了问题,他们搞不定的,全部找我去。只要我去,肯定就能修好。但是你看我现在快退休了,依然是个工程师修机器的。当时我有很多学徒,其中有一个叫徐某某的,那小子吃喝玩乐游手好闲,水平一般,碰到问题给我塞包烟让我帮他解决,但他有一个好处——会搞关系。工厂里内部的矛盾、请客送礼什么的,他是好手。不管认不认识,他总能凑上去跟领导聊得热热呼呼,很讨领导喜欢。后来他升上去了,他现在是上海一家大的机械工厂的老板,在浦东还圈了很多地在搞房地产。即使现在,他的工厂碰到一些问题他都会让工人打电话来问我。”

“我原来也有你这样的苦恼,不过我现在也想明白了。你跟我一样,都是搞技术人的思想。搞技术的人往往很天真,以为把技术问题解决了,问题就解决了,其实不是。搞技术的人最大的问题就是不懂政治。政治,你别以为是党派斗争、国共合作之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政治,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工厂有政治,公司有政治,你就是一个不懂政治的人。不是说我们不聪明,只是说我们就不是搞政治的人。”

“你在技术能力方面,当然不用说,我相信你是做的很好的。但你没有处理跟老板的政治关系,没有跟老板搞好关系。可能你是为了公司好,但是你没有看到,在公司里你不是给公司工作,是给老板工作,公司跟你没什么关系,老板才是你的全部。明摆着的,你老板就是不想让你负责,所以最后才会选了一个不是候选人的人。”

“你想负责这个业务,其实竞选是最差的一种办法了。完全在竞选之前就可以搞定的。多交流多讨好,多说些好话嘛。你竞选之前跟老板有过多少沟通吗?”

“我读过曾国潘的书,曾国潘这个人你得去研究,不简单。他建立了湘军,有一段时间很不得志,很低迷,他甚至投水自杀未遂,又被朝廷冷落了一年多,弄得他觉得自己已经是个从朝廷到地方都不能容的异类,以至得了严重的大病,一天到晚吃不好睡不好。不到50岁,连一寸大小的字都看不清,随时都有死去的可能。后来他闭门苦读,终于发现了做官的决窍,悟出了以柔克刚的道理,即中庸之道。用不好听的话就叫圆滑,后来才无往不胜,成就功名。”

“而我们做事呢,老板做对的,我们当然说对,老板做错的,我们就会跳出来指责老板:老板你错了。老板怎么可能喜欢你呢?人都是有情绪的,能做到就事论事的人很少,难免有个人偏见的。这时怎么办?上海话里有个词,叫‘捣浆糊’,我们缺的是这种能力,就是混,应付,调和,虚与委蛇,糊弄。当然,我说的捣浆糊不是贬义,而是说的一种交往的艺术。这三个字值得你花几年去理解,我到现在才算理解一点,不过也晚了。”

“《红楼梦》里有个有名的对联,叫‘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你仔细体会一下这句话,什么是学问?什么是文章?原来我们读的科学都不是学问,我们掌握的修机器的技能都不是文章,什么是学问和文章?世事洞明,人情练达!所以,我们会修机器,但做不了事;有些人不会修机器,但懂人情事故,会捣浆糊,结果飞黄腾达。这是因为真正的学问和文章是他们在掌握的。”

“我老了,你还年轻,希望你早日悟出这个道理。不过这个是性格使然,也很难做到。一我现在虽然悟出了这个道理,但真叫我去做也做不来的。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太对了。”

——这段话原2009年写于《草根的中国梦》初稿中,出版时删除了。可惜,人情世故方面我至今仍不得要领。唉,这难道是中国做事必不可少的技能?

One thought on “人情练达即文章”

  1. 老先生说的智慧。几年前这句话突然照亮了我的思路,让我豁然开朗!就象浮世德从书斋的象牙塔里走出来,走进了更广阔的人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