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起抗争,重新定位《草根的中国梦》

最近一则新闻刺激着我的神经《渝一妇女因病无钱手术在家用菜刀剖腹自医》,因为这让我想起母亲最后阶段的痛苦以及我的悔恨。这则新闻让我对这位妇女产生同情的同时,又无比的气愤:

——国家保障、社会救助吃屎去了吗?CCTV整天在报道着民众生活幸福,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惨事?

——救死扶伤的医院呢?你们的天职哪里去了?

——商业保险。一说这个我就来气,管理部门整天牛逼烘烘的讲中国保险的规模如何如何增长,怎么从来没有说过保险到底对国民的社会保障起了多大的作用!

——政府早干嘛去了?有没有人为此引咎辞职?

现在,这件事闹大了,重庆市急救医疗救助中心捐助了、网友捐助了,这位妇女因祸得福,但这代价也太大了,难道穷人只有自己来上一刀才能引起社会注意?这样的悲剧还会上演吗?

张马丁早就不满于目前的保险业,想革新之,为此发起上海人寿——低成本的寿险公司,希望能扩大商业保险的覆盖,给更多人保障。无奈人微言轻,没人重视,因此写了《草根的中国梦》一书希望扩大影响,即使出版,仍不乐观,原因何在?

张马丁一心想通过保险为社会做些事,却一直不得机会,而一些营私舞弊之徒却风声水起、搞的金融乌烟瘴气。张马丁的失败,一方面肯定是性格能力的因素,但全归因于自己张马丁又不甘心,今日看了郎咸平阶层固化的论述,觉得很有道理。但命该如此?

女友评价我:你就是一个批着狼皮的羊。这让我反省,我的进攻性不强,空有理想,却不像恶狼恶虎一样的扑上去,不断的矜持和保持风度,使得一事无成。是要改变了!

大学毕业之初的奋斗,有着强烈的个人出人头地的色彩,而现在,我的确想做些事,尤其是为穷人。如果说中国只有一个人是想通过保险给用户提供真实的保障,那这人一定是我。既然目标光明正大,何不高调一把?何不奋起抗争?

因此,我重新定位《草根的中国梦》——写给国家总理、保监会及有关金融管理部门、上海政府的一本书。书出来后,你们都会收到一本。我要像恶虎扑食一样的努力,以发起中国第一家低成本的人寿保险公司,做真正的保险,人人应有完善保障,请支持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