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执著于发起低成本的人寿保险公司?

我在微博上发了几则对于出版社不给出版《草根的中国梦》的几则抱怨,以及对保险的几个看法,有朋友跟我聊天,说看你是个洒脱的人,为何执著于发起保险公司这种成功可能性很小的事自寻烦恼?感谢朋友的关心,但是他们有所不知,这个梦想包含了我多少痛苦悔恨愤怒以及期望。我希望以一个全新的保险公司来忏悔和实现社会价值。

下面一章是《草根的中国梦》里的一章,可以基本概括我这个梦想的部分心路历程(对保险的批判态度是另一部分,见《批判中国保险》),我无法理解这本书究竟触碰了什么红线而不给出版。

————————————

母亲罹患癌症及去世是我前后人生的分界线。在我人生的前27年,我看到的都是生活中 积极美好的一面,梦想、无数的机会、个人奋斗、创业、吃喝玩乐、兴趣、激情、各种方向; 在此之后,我看到社会的现实、势利、冷漠、不公平、不完美、生存压力、民生艰辛、社会丑 恶;同时也让我感到人生短暂、责任、紧迫感、珍惜,让我重新思考人生的意义,并促我真正 找到奋斗的方向。

我的父亲是军人,退伍转业到地方粮站开始做临时工,后来转正。他是一个很正直的人, 对工作很尽力尽责,铁面无私,有次把一个亲戚无情辞退,弄的全家人都抱怨。我小的时候有 一段时间在粮站工作很吃香,很多父老乡亲都会来找父亲办事,通常父亲会尽力帮忙,但是有 粮食贩子找到父亲要做倒运粮食的生意的时候,都被父亲断然拒绝。在后来粮食改革、粮站转 制的时候,很多人下岗、很多人发财,父亲坚持原则,公事公办。他在大家都拼命想往城里调 的时候他反而主动要调到家乡镇上去工作。
我的母亲是传统的农村妇女,心底善良、吃苦耐劳、通情达理、待人热情。除了耕耘地里 的庄稼外,平时为乡亲做点缝纫活,母亲做工好而且收费便宜,有很多中老年人来找我母亲缝 制衣服。母亲过日子精打细算,非常勤劳,还记得小时候过年的时候我们在看电视和放烟花, 她却整晚坐在缝纫机前蹬个不停。我问她:“过年了,你怎么不玩啊?”她说:“过年才有闲 工夫给人家做衣服啊。”
在整个家族中,我家算是比较穷的,但仍在父亲母亲的节俭生活下盖起房子并还清借款。 在我上学期间,即使家里经济再紧张,也基本没有为学费、生活费发愁过。

在我刚上大学的时候,大学刚好并轨,开始收费,我报考的是收费的工商管理专业,每学 年4500块,这对家庭是个沉重的负担。此时家里还完盖房子的借款再没什么积蓄了。恰在此时 父亲所在粮站改革,内部退休(其实是下岗),每月津贴两百多块。父亲和我是非农业户口, 没有耕地,仅有母亲的自留地和承包的几亩地,而粮食又便宜,靠种地供我上大学几乎不可 能。在亲戚的帮助下,父亲母亲决定借钱办个花生油加工作坊。
此后大学里我每年回家过年时,都会听到他们报喜的消息,说今年能挣几千块钱。这个时 候,都会听到爸爸自豪的说:我们的花生油相比较邻近的村庄的其它油坊,出油率高,并且从 不掺假,从颜色和口味都是最好的!
“不掺假”,是父亲母亲对油坊的要求,是用户对我家花生油作坊的口碑,寒假期间我见 到到我家换花生油的络绎不绝的人,有的还是从很远的村庄慕名而来。我自己也深感自豪。对 于我家里生产的产品,不管是母亲做的缝纫活,还是父亲生产的花生油的质量,我都有完全的 把握并引以为豪。

父亲母亲告诉我的通常都是些好消息,至于工作的辛苦从来没有告诉过我。花生作坊每年只生产几个月,在我放寒假和暑假回家的时都不是劳动的季节,因此我没有见过他们劳动的场景。
后来我对这项工作的辛苦程度有了了解。有年寒假,母亲都要我去看给作坊里两个工人家 里拜年。他们很感激我父亲母亲对他们的照顾,并对我讲起了工作的情况,这也让我了解到花 生油作坊的辛苦。虽然有机器,但花生油加工依然是非常非常辛苦的体力活,他们每天要光着 膀子工作八九个小时,通常一天下来就累的不想动。最后他们无一例外特别提到:你母亲更加 辛苦,每天不到五点就要起来,打扫工作现场,为他们买菜做饭,并照顾吃饭,中午晚上不停 的收拾做饭,而且在工作期间随时清扫机器旁的杂物。有时候人手不够就直接上场帮忙,这可 是一个壮汉都觉得很累的活,真不知道你母亲怎么扛过来的。而且当工人们完工之后,你母亲 还要继续收拾准备明天的活儿,一直弄到晚上九十点钟。
这让我特别担心,也有几次奶奶提到,母亲生了几次病,每次打完点滴又继续干活。我打 电话让母亲去医院做体检,母亲总说没事没事,累了点而已,休息休息就好了。
父亲中风和母亲的癌症肯定都跟太过劳累有关,他们太辛劳了。可惜的是,我当时并没有 对此有深入的认识。大学毕业后,我并没有为改善他们的生活状态尽到职责,我自私,整天考 虑自己的创业、前途、成就、爱情、娱乐,却没有实实在在的给父母更多照顾。
后来有一年(我创业开公司的时候),父亲在上厕所的时候晕倒在地,母亲赶紧找来村里 诊所的医生,这个庸医做了简单的检查说没什么,可能是低血压而已,打几天针就好了。父亲 打了几天针,依然昏迷没有好转,医生说去大医院看看吧,来到县城医院,医生说父亲是中风 了。之后父亲逐渐清醒,但半边身子软弱无力,口角歪斜。母亲吓坏了,陪父亲去城里医院治 病住院。父亲出院后母亲又一直督促父亲使用各种锻炼手段进行恢复锻炼。后来父亲已基本正 常,但半边身子没有力气已只能轻微活动,仅能生活自理,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
从此母亲很自责,因为她听人说如果送医院及时,父亲完全康复的机率就会大很多。母亲 不止一次流着泪对我说:“都是我不好,如果当时送医院及时一点就不会这样了,我当时只想 打几天针就好了,哪想到会这样……”
父亲中风几个月年后我才跟一个亲戚在网上聊天时无意间知道,因为母亲禁止家人告诉 我,怕我影响我工作。

母亲不顾家人劝阻,仍然坚持继续经营花生油作坊。她多雇了一个人,但是那人明显没有 父亲的尽职尽责,因此很多事情依然要她来收拾。我劝她多雇个工人,但母亲不肯,母亲说: “每年才挣多少钱啊,再用一个人就更挣不到钱了。”.
这样又过了一年,母亲实在干不动了,家人也劝她,我也使劲说服他我这里根本不用她花 钱,至于我要在上海结婚买房子,绝对不会花家里一分钱!母亲也决定做完今年就不再做了。 这时候,母亲身体可能已经到了很不舒服的时候。她决定去城里医院检查。以往,每次感觉不 舒服,她会去诊所打几针消炎的点滴。我记得有一次她无意说起,有一次去地里干农活,身体 像要裂开一样的疼,后来在地里躺了一会儿才勉强回到家。可是那个时候我根本就没有这个概念,也根本没有仔细问一下!她一直在忍着,认为自己没什么事,这次主动想到去医院检查, 已经是感觉到什么了吧?
第一家医院检查了之后,说一切健康。我母亲准备回家,我婶婶不太放心,让母亲去县城 第一人民医院做全面检查,结果当天下午就被通知住院。
我先是得到姐夫在QQ上的消息,说妈妈住院在检查,情况可能有点不好。但不肯告诉我到 底怎么了。我感觉不妙,赶快乘火车回家,母亲在城里医院住院,母亲见我回来,安慰我说: “不要紧,只是肚子里长了一个肿瘤而已,割了就好了。”此时我抱有一线希望,肿瘤也分良 性恶性的,或许是良性的呢?
这希望很快破灭了,我看到医生会议室的黑板上,写的是32床(我母亲的病床),cancer。 我不确信,打电话让朋友帮我查cancer什么意思,朋友短信回复:癌症。医生好意隐瞒而已。
马上要动手术。叔叔认识那个主治医生,塞了几个红包,说给大家分分,医生半推半就的 收下。
这时我还是抱有幻想。手术中割下来的肿瘤去做活体检查,医生确认是恶性肿瘤,癌症晚 期!我忍不住大哭起来。
手术进行了整整一个上午,后来母亲在手术车上被推了出来。恢复两三天后母亲就问我: “你跟领导请假了吗?单位会不会怪你啊?你快回去上班。”. 然后每天都逼着我回去上班。我 不放心,拖了几天,最后母亲发火了,说:“动了手术就好了!你快回去上班!回去好好跟领 导说说,说家里有事,千万不要影响了工作啊。”
我不放心,给母亲买了部手机,教会他怎么手机接电话就回到了上海。 回到上海跟同事去普陀山烧香拜佛,我是无神论者,放到之前不信这一套,但这次我还是
默默许愿,希望菩萨保佑,让我母亲早日恢复健康。

后来,父亲陪母亲在县城医院化疗,因为还要长期治疗,就在县城租房子住,房东住一 楼,父母住二楼。母亲是极爱干净的人,房子被她打扫的一尘不染。我回去看望的时候,跟泼 妇房东吵了一架,因为房东怪经常有亲戚来看,吵到了她!这根本不可能,他们分别住在两层 楼,又是前后不同的楼梯。后来姐夫说事实是她怕我母亲死在她房子里,反正不管怎样就是要 赶我们出去。
我说:“还有没有王法,你不能说让我们走就走?有合同在,我到法院告你去。” 房东说:“什么是王法?我就是王法,我叫你们走就走!” 母亲赶紧来拉我,叫我住嘴,又向房东赔罪,说我不懂事,说过两天就搬走的,之后母亲
赶紧让我回上海工作。 母亲说:“你好好工作挣钱,有了钱咱也在城里买大房子。”我听了难过的要死。我知道
这件事其实母亲打击很大。她生性敏感自尊心强,有事都是闷在自己心理从不跟人说的。这对 她的病情肯定不是好事。对着狗日的房东我气急!
亲戚又帮助再找个房子,后来又搬到了有一户独立小院的房子。房子很小,周围很脏,母 亲说很好。但我知道她很不喜欢,她是爱干净的人。我在县城转了转,看房子的价格,我想买 套房子给她住,县城的房子价格也涨的厉害,也要2500一平方了,而且没有小房子,一套也要近15万,而且不能贷款,我当时没什么钱,只好作罢。
母亲做了近十次放疗和化疗,应该很痛苦,但从来没对我说有什么难受。在县城住了半 年,回到农村家里。再化疗的时候,母亲再也不愿意去县城医院,而是来到了泰安市里的肿瘤医院。这轮化疗 下来,又在附近大舅家住了一段时间。之后,家人打听到某地有一中药医生治疗癌症很有名, 又坐车到很远的地方去拿草药。
这段时间,我感觉父亲母亲一定很凄凉,一个中风走路摇摇晃晃,一个身患癌症,东奔西 走四处求医!我想想都难过,我又做了些什么?!
2007年初农历年的时候,我跟女友回老家回家办场婚礼,让我母亲高兴高兴。说不定会对 病情有好处。听到我要结婚,母亲果然大喜,在家里张罗。奶奶说从来没过母亲这么高兴过。
婚礼弄的很隆重,母亲却一脸愧疚:“咱家被我的病弄的没钱了,否则可以多给你们点 钱。……不管怎样,你们在上海买房子都至少给你两三万。”

母亲又经历了几轮化疗。2007年五一节放假的时候我回去看,母亲看上去恢复的很好, 四处张罗给我带特产回上海。这次我比较放心,或许母亲真的战胜了癌症!我让母亲去上海玩 玩,母亲说:“现在不是时候,等你们有了钱买了房子安了家我再去。”我想我在上海住处也 太小,还是等换个房子再接母亲来,于是也没有坚持。但是仅过了一个夏天,到九月份的时 候,母亲病情就恶化了。
这期间我一直打电话,母亲总是说“很好,放心,安心工作”。我心里很不安,因为母亲 总是不告诉我坏消息。终于在国庆前几天,父亲跟我说了实话,说母亲癌症复发,腹水已经很 严重了。
我赶紧去打听,这时有个朋友推荐了个草药店,我去拿了方子寄给父亲。过了几天不放 心,就在国庆节期间回家看。父亲已经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由于有一个药方是用草药磨成粉 做成肚带状围在肚子上,味道很重,母亲又爱干净,怕弄脏了堂屋,就睡到旁边的小屋子里。 我推开屋子,很浓重的中药味,母亲蜷缩在床的一角,不住的呻吟着,我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 来。
母亲见我说:“真想死了算了,把你拖累的不成样子了,你都瘦成这样子了。都说人活一 口气,但咽下这口气怎么这么难。”
我租了车,母亲忍着疼痛来到了市里医院住了几天院,只是每天打吊针,每天的药都是固 定的那几样。不见进一步的治疗,父亲说:“是不是送个红包给医生?”
我一向反感这一套,说:“送什么送?不送!我们去上海治疗。” 我坚持让父亲和母亲去上海,母亲不去,说就在这里治了,哪里都不去。这时,国庆假期
已经结束了,父亲母亲催促我回上海上班。我不回,又过了几天,母亲终于同意到上海。母亲 神色黯然,说:“不知道这一去还回不回得来。”
我说:“上海医术发达,肯定能治好的。” 我想买个轮椅,母亲不让,说不要乱花钱。幸好到了火车站站里有轮椅。只买到动车一等座,买不到卧铺。上车的时候,乘务员说:“你们是到上海治病的吧?为什么不买卧铺?你妈 妈坐着很不舒服。”
母亲很不好意思,对我说:“你看,你一个小伙子,带两个老人,一个走路一瘸一拐,一 个不能走路,人家可怜咱。”.

到了上海已是晚上九点,母亲几乎是小步挪出车站的。后来打车回到我的住处,第二天一 早来到上海肿瘤医院。我挂了专家门诊,排了半天的队,终于赶到上午结束之前轮到了。
那医生让我妈妈躺下来,检查了一下,然后叫我将母亲推出去。说:“你妈妈是卵巢癌复 发,怀疑是肠梗阻,已经没有什么办法了。你们去拍片子,下午挂个普通门诊就行了。如果肠 梗阻能解除还有点希望,如果不能,就基本没有希望了。”
我到上海肿瘤医院的时候,在底楼的触摸屏上了解了一下医院的情况,介绍里说该医院治 疗癌症复发方面世界领先。这一度让我看到希望,但怎么医生说没有办法呢?
我和父亲很着急,想继续问些问题。 那医生说:“你们不要浪费我的时间了!下一位!” 等了一上午,但所有检查的时间前后不超过5分钟。 下午拍了片子,确认是肠梗阻,挂了普通门诊,终于在三四点的时候住进了紧急病房。此
后十几天,母亲从鼻子被塞进管子,禁饮禁食,天天打针,一周后肠梗阻依旧。 我去问医生,医生说根据经验如果两周不好,基本可能就好不了。寿命可能不会超过三个
月。我不相信,我到处打听,到网上去咨询。我找到一位名医的博客,上面介绍了治疗肠梗阻 的中药,我就偷偷熬制了一种药膏抹在母亲肚脐上,第二天,竟然奇迹发生,母亲大便终于通 了。
这时,医生说最好再住院治疗一下,但看你们是农村来的吧,应该不是很有钱,如果实在 要出院,他可以开一些药每天回去自己注射。
母亲执意要出院,我知道她是因为在那里住院,每天花费两千多,她心疼。这医生暗示我 还是放弃吧,这时,我考虑到信用卡已经透支的差不多。我犹豫了一下,竟然选择了出院!
在上海看病住院期间,我没有送过一次红包。后来我知道,上海跟我们那里其实都一样, 红包也是少不了的。

我租了一套装修不错的房子,窗子下面是一个大的草坪,每天,小区的父母各保姆就会 带小孩子在草坪上玩,大一点的小孩子在那里打打闹闹,小孩子在草地上爬来爬去。母亲不能 动,每天坐在窗子前往外看。
这时,我已经从那家电子支付公司辞职,想专心照顾一下母亲。但不敢告诉母亲,母亲每 天都催我去上班,我于是早上出去,下午三四点回来。我说我在单位是领导,领导可以提前两 个小时下班的。母亲很担心,说会不会影响我的工作。那时,我住在租来的新房子里,原来的 旧房子还租期还没到,每天早晨出去就原住地去上网找这方面的资料,我还买了各种关于中药 的图书进行研究,希望找到方子治疗。
我根据一个方子抓了中药,制成了药膏涂在了母亲肚子上。药渣煮水每天给母亲擦肚子和洗脚,然后每天煮一种营养粥给母亲喝。同时,我让做护士的表妹给母亲注射一些营养以维
持。我每天给母亲量腹围,几天之后,竟然奇迹发生,腹围每天都在缩小。如果这个时候能每 天再打打营养针,我想可能会更好。但不好的是,刚开始几天,母亲尚能通大便,但后来又不 大便了。我想观察几天再做决定。后来有一天发现母亲似乎头脑不太清楚了,说些莫名其妙的 糊话,后来又恢复了。
我四处问医生,都说没什么希望了,没必要再住医院了,我不相信,还是坚信母亲肯定能 战胜疾病。
母亲的脸日渐消瘦,有几天晚上,我听到母亲痛苦的呻吟着,我忙起来跑过去看,母亲 说,你过来给我揉揉。我给他揉,她才感觉好一点。
有一次母亲说:“我没有白养你这个儿子。”还有一次,我给母亲用药水洗脚,母亲抚摸 着我的头,说:“你有白发了,我这身子不争气,把你折腾坏了。”我回到自己屋里不禁抱着 被子痛哭。我太无能了!
一天她开玩笑似的说:“这段时间把你折腾坏了,钱也花了这么多,我死后,不要再麻烦 花钱了,上海不是水沟多吗,找个河沟扔进去就不要管了。”最后两天时,母亲说:“你把我 脖子上的项链摘下来吧,怪不舒服的,等病好了再戴上。”当时没想这么多,只是帮我帮她摘 了下来。后来我才想到:那条金项链是过年我和女友回家假结婚时给母亲买的,母亲经常给来 看他的人展示,骄傲说是儿子儿媳买的。从那后一直就戴着,从来没有摘下来过,包括在上海 住院期间。怎么会突然要我摘下来呢?莫不是她已经预料到自己快不行了?
第二天,我发现母亲陷入断断续续的昏迷中,我说:“我们去医院吧?” 母亲说:“不,不去,不去医院”。 我感觉不妙,我这时没有钱了,于是赶紧打电话给一个朋友借了一万块钱,然后我去取,
我出了门。拿到钱我马上到肿瘤医院想咨询一下,挂了号等了两小时到了中午还是没有轮到 我。我有种不祥的预感,赶快又回到家。父亲在客厅急得团团转,说:“你快去看看你妈,不 行了。”
我来到卧室,母亲头已经歪到一边,吐了一些很难闻的东西,我从来没闻过的味道。我忙 捧起母亲的脸,大声喊“娘,娘……”。
母亲头动了动,眼微微张开了一下,然后又合上了,她的右边眼角涌出了泪水。不管我再 怎么喊,母亲的眼睛再也没有张开过。过了一会儿,母亲身体也僵硬了,凉了下来。
不管我怎么痛哭,母亲终于还是死了!

120的医生来了,拿出仪器检查了一下,说:“你母亲已经过世了,准备后事吧。”他收了 费,其中有个抢救费几百块钱。我没看到他们抢救什么,但这时也没心情跟他说话。那人给了 我一张卡片,说打这个电话,这个公司会帮你处理后事的。
父亲打了120医生留下的卡片电话,来了一个人,说他可以帮我们处理一下后事,他拿出一 本画册让我父亲选骨灰盒的样式,那些骨灰盒最便宜的199元,贵的数千元甚至上万元。我父亲 选了最便宜的一个,199元。
那人劝我父亲:“人死了,要有个像样的骨灰盒。”
父亲坚持199元的骨灰盒,说:“钱是人活着的时候花的,人死了花钱还有什么意义?” 那人生气了,说:“后事你们自己处理吧。”说完抓起画册出了门。 一开始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后来想明白了,他是殡仪中介而已,大概是他看我和父亲穷,
他没有油水可捞,不做这生意了。我气急,马上打电话给他:“你给我马上回来!给我解释清 楚!否则我要投诉。”他说的是上海话,记不得他是怎么说的了,好像有些辱骂。
我气疯了,如果他在我面前,一定拿刀砍了他! 我打120,选择投诉,很快,那个上门来做抢救的医生的人就回来了,赔礼道歉了一番。 我现在很明白,他们是一伙的,合伙生意而已,120的急救发现有人死了,就会通知在殡仪
公司的同伙,上门做死人的生意,然后从中拿好处。我说:“我有朋友在电视台工作,你看着 办吧!”
120医生用上海话打了通电话,很快,那个骨灰盒男人回来了,很诚恳的向我道歉,请我和 父亲原谅,并表示全程陪同为我母亲办理后事,不收我一分钱。他给我讲了如何办理后事,如 何避开黑幕,我这才知道,原来死人办理后事有这么多道道,原来报纸上曾经看到过的所谓发 死人财是真的,竟然被我碰上了!
再后来,在骨灰盒男人指导下,我打了龙华殡仪馆的电话。第二天我和父亲来到殡仪馆, 骨灰盒男人也来了,指导我们选了殡仪套餐。然后又诚恳道歉,说千万不要把事情闹大。我看 他可怜兮兮的样子就说算了。他点头哈腰的道谢走了。

那天是星期五,殡仪馆说要等到星期一才会火化。这是我最痛苦和难过不安的两天,我一 直在想,母亲其实并没有死,如果她突然醒来发现自己在寒冷的停尸间怎么办?她会不会被冻 死?报纸上说的摘死人器官等等,会不会发生?等等。
就这样胡思乱想的过了两天。周一,有半个小时的告别仪式,殡仪馆的人让我买了新的被 子给母亲盖上。母亲躺在那里,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我磕了几个头,然后司机将母亲和我拉到 了火葬场。司机是个中年妇女,问我是不是外地来的。我说是的。她说:“看你挺可怜的,那 我告诉你到了火葬场之后怎么做,你千万不要相信他们被他们骗。”接着她详细告诉了我可能 碰到的情况。
火葬场的工作人员让我选火化炉的种类,我选最便宜的那一个,普通炉的火化。那个中年 女人说,炉子分很多种,普通炉上午不开,只能开高级炉。高级炉有优惠套餐,建议你还是先 高级炉吧。
我冷笑,说:“你们是不是非得逼我投诉?” 一个小时以后,一个师傅把一包还有在发热的袋子给我,还有些块壮的骨头。那是我的母
亲,几天前还面容慈祥的看着我,现在成了一包骨灰。 带着骨灰,我带父亲去杭州散散心,我和父亲强颜欢笑西湖边转了一圈。但心没散开,太
多的痛苦和遗憾就涌上心头,如果母亲还活着该多好!

母亲与癌症抗争了20个月,虽然在母亲在刚查出癌症晚期的时候我就知道可能会有今天, 但这一天来的时候还是难以接受。在治疗期间,甚至在母亲最后的几天,我都没有想到母亲可能会永远离开我,我认为母亲会战胜病魔的。母亲的死,让我限于极度悲痛之中。此后的很长
时间,我经常半夜从梦中惊醒,梦到母亲使我泪流满面,我失去了最亲的人,我永远无法尽到 孝心。在我的电脑文件夹里有一个以前拍的数码照片的文件夹,直到现在我都不敢打开,我不 忍看到母亲的照片。

母亲的死,让我极度自责。如果说大学以前是年少无知,那么从大学到母亲去世我对母亲 的所作所为是无法原谅的。
我很自责于没有能给母亲经济方面的帮助,没有帮她减轻经济方面的困难。一开始还有父 亲可以赚钱,父亲中风之后,赚钱的任务全部落在了母亲的身上。虽然家里再没大的花项,她 大可不必如此辛劳,但她还是坚持经营油房、养猪种地,拼命劳动,透支了自己的健康。如果 我不是这么自私一味的追求个人成功和出人头地,而是老老实实的工作上班赚点钱,如果我每 月给多她点钱让她看到希望,或者她的压力也不会如此之大,也不止于如此辛劳。
我很自责于我的不自量力,没有全面考虑家庭情况,贸然创业,没有考虑自身和家庭的 经济能力。(现在好像正鼓励大学生创业,我支持创业,但是我提醒创业者,如果创业失败, 你和你的家庭能够承担吗?我甚至认为:在没有给他们保障之前,让他们创业是不是不负责任 的。)
我很自责于自己回家的少,我跟母亲呆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从上大学以来,我很少回 家,甚至很少给母亲打电话。母亲手术之后,我回到上海继续工作,我其实原本可以说服母 亲,坚持留在在家多花点时间照料她。甚至在母亲手术及治疗的这段时间,虽然我回去的次数 多了,但前后加起来也只不过一个月而已。
我很自责于自己对母亲的关心不够。每次打电话,母亲总是说:“家里一切很好,安心上 班吧,不想挂念着家里。”这是天下母亲对儿子的惯说辞,我竟然愚蠢的信以为真。就像小时 候吃西瓜,母亲让我吃红瓤,她啃西瓜皮,她对我说“我更喜欢吃皮,脆脆的,很好吃。”。 母亲总是把家里不好的事都瞒着我独自承担。我原本可以想到这一点。
我很自责于对父母的健康的漠视。父亲中风前没有征兆,这个可以原谅自己。但母亲癌症 之前,自己回想一下已经有所表现了。记得有一次回家,我看到母亲在偷偷吃药,药的包装被 撕去了,显然母亲怕我知道。我以为母亲可能以为是妇科病,不太好意思让我们知道罢了。这 样的情况发生了多次,每次母亲叫医生来打几瓶消炎的吊针就过去了。这已经是肿瘤很明显的 症状了。
因为外婆是癌症去世,所以我有时候也有点担心母亲是否会有遗传影响。我打电话的时 候,总是提醒父亲母亲注意身体健康,说你们的健康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每当此时,母亲总 是说:“放心吧,健康着呢。”而我竟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行动,我原本可以拉他们去做一下 体检,但却什么都没做!
我很自责于没有能力给母亲更好的医疗。我过分相信了县城医院的医疗水平。在母亲检查 出癌症要动手术的时候,舅舅说赶快去济南医院,在那里他有认识的人,医术高超。我怕去济 南之后家人照顾不便,还是在当地动了手术,后来又在当地医院里放疗化疗。我想母亲过早死 去肯定与这些收红包为乐的庸医有关!

我很自责于没能早点把她接到上海玩玩,趁她还走得动的时候看看我上学的大学和大上海 的富裕与繁华。在她手术之后第二年化疗之后,我本想接她到上海看看的,但我回到家里,母 亲看起来已经恢复正常,行动自如有力,看起来没什么异常,考虑到我当时经济很困难,我改 变了主意,我想等明年吧。我真是愚不可及,她可能只是表面上看起来正常而已,她是怕我担 心所以装出来的吧。在她生命最后的30天,我接她来到了上海,此时她已经走不了路,我竟然 还天真的认为她会恢复!
我很自责于没有在县城买套房子给母亲养病。母亲一直想住到县城,外公外婆都在那儿。 治病期间换了几个地方,租房子住在医院附近。母亲每天将屋子打扫的干干净净,说要是自己 的房子多好啊。那次房东吵了起来,母亲说了我一通。母亲又是一个特别敏感的人,碰到事情 总是责怪自己,事情都是闷在心里的。我跟房东吵了架我知道母亲的日子肯定不好过,我不知 道后来她还受过多少委屈。这些对他的恢复肯定不利。如果有自己的房子,或许对她的恢复会 有帮助。
我很自责于自己自视清高、对金钱缺乏清醒的认识,本有机会挣更多的钱,但而且创业的 失败、花钱的无度、工作时不注意积蓄、理财的不善还让我欠了几万块钱。母亲治疗的费用几 乎全部是她和父亲多年的积蓄。眼看好不容易攒下几万块钱全部花掉,这让她心里更加有负担 和自责。她经常跟我唠叨自责不能帮助我在上海买房子结婚。
我很自责于在最后的几天里没有给她更好照顾。我原本可以送她到医院止疼药减少点痛 苦;在她脑子有点迷糊的最后几天,我原本可以送她到医院的。或者,她还可以多坚持几个 月!我太天真了,没有看出她刻意隐瞒的痛苦!
我很自责于其实我没有尽全力治疗我的母亲。我当时的确是没有钱,虽然信用卡也取光 了,但是我是可以借更多钱,再借个十万二十万又能怎样?但该死的自尊心让我没有求助于朋 友!后来看了一个美国大片,讲父亲为了救治女儿而劫持医院的故事,更加痛苦,我为母亲做 的实在太少了。
总之,母亲绝大部分的不幸都在于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我太无能了、太不懂事了!都说 养儿防老,在这点上母亲错了。
但一切都追悔莫及!

除了痛苦、后悔和自责,母亲的死后这段时间,又让我对社会产生了一种愤怒的情绪,这 种愤怒几乎是多方面的:
对社会保障的愤怒。我的父亲母亲都是辛勤劳作的人,父亲正直、尽职尽责、公事公办、 不以权谋私;母亲一生操劳执家,待人友善,跟邻居从来没吵过架。他们都是大大的良民,不 曾做过半点对不起社会的事,但所享受到的社会保障少之又少。父亲中风生病每月仅有三四百 块的工资,母亲的农村合作医疗报销仅10%。我家的情况还是好的,至少父亲是工人,整个家族 的条件还算好一点,亲戚也算中等收入都能给些帮助,那些夫妻双方务农家庭贫寒的人,得了 大病谁来保障?
对医疗的愤怒。庸医耽误了我父亲的治疗,母亲治病期间,医疗水平的高低我是外行, 看不出,不便发表评论。但母亲在县城在市里医院每次治疗,都送出了红包,医生都接受了红包,这些红包没有挽回母亲的生命。
对环境恶化个人买单的愤怒。我母亲癌症在我们村庄非个案,在我的家乡,癌症及其它 大病患者逐渐增多,我家所在的胡同,除了我妈妈还有两个癌症患者。癌症的增多不是偶然现 象,体现了空气、水质等生活环境的恶化,中国水质污染、空气污染和废气排放领跑全球,损 害公众健康。而为环境恶化买单的只是这些不幸的个别人。这是不公平的。谁从中获利?不幸 的人们到哪里申诉和索赔?
对120和殡葬的愤怒。120的收费中包含了几百元的抢救费可是根本没有任何抢救行为!而 母亲去世时跟棺材男子发生的一幕,肯定是120某些工作人员与殡葬服务公司联合起来的生财之 道。而火化厂竟然也有这么多道道。可见报纸网络上所讲的殡葬黑幕都是真的。这些仅是我知 道的,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黑暗?
对社会不公的愤怒。同样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享受的却是截然不同的服务,只因身份 地位、户口、收入的差别。在我母亲住院期间,碰到了一些生病的退休干部和在职干部,他们 住最好的病房,用最好的药,最好的医生和护士在服务,有的院长每天亲自来嘘寒问暖。他们 医疗全报,不用考虑钱的问题,而我们问几个关于病情的问题医生们都显得那么不耐烦。公立 医院为何不公?
对各种腐败的愤怒。像医院的各种红包,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医疗制度造成了这些腐败的盛行?
对社会势利和冷漠的愤怒。像在上海医院的那位大夫,我们等了一个上午前后花了不到
5分钟,他却说“不要浪费我的时间”。我花钱挂号不就是买的他的时间吗?我激愤的想,如 果我或者我的父亲是上海卢湾区的区长、或者上海市市长,他是不是也会说“不要浪费我的时 间”?!他肯定不会!因为对于他,病人的命是不等价的!
当然还有对该死的房价的愤怒。母亲最希望看到是的我在上海买房安家,结婚生子。其实 在我读完大学之后,家里没什么经济压力了,可以轻松一点生活,但是她仍然坚持干活。她的 心愿就是在我买房子时能给我出点钱,她甚至到死的时候还为此愧疚,觉得是亏欠我的,并反 复提及,并向我女友道歉,说委屈了她。不知道母亲有没有算过,她辛苦一年挣的钱可能只够 上海买半平方、在县城买2-3平方。而即使在老家县城,他们辛苦一辈子,也买不起一套房子。
等等等等。

母亲去世,让我一下子看到方方面面的丑恶和不公平。母亲刚去世的一段时间,这种愤怒 和怨恨支配着我。我开始关心贪污腐败,开始关心审记报告中被点名的公款挪用的数目,关心 这些不公平事件中各种与钱有关的数字。这些人的非法所得或者非法挪用,少则几十万,多则 数亿,如果用来治病救人,可以救多少人?这些人全部该杀!可是他们中很少有人死,而且大 多仍然活得好好的。
“世界杀害最善良的人,最温和的人,最勇敢的人,不偏不倚,一律看待。倘若你不是这 三类人,你迟早当然也得一死,不过世界并不特别着急要你的命。”

后来我意识到不能任由这种负面情绪肆虐,我当然不会做出反社会的事情来,这有违父母老师的教导。那么我应该怎么办呢?我觉得我应该为改变这个社会、让这个社会更美好、让悲 剧不再发生而努力。我能做什么呢?
我想改革医疗制度; 我想完善社会保障; 我想完善穷人的医疗补助; 我想完善殡葬制度; 我想改革120; 我想清除腐败和社会不公;
我想清除环境污染,让污染制造者付出代价! 我想清除一切社会丑恶。 或许我可以发起一个慈善基金,为研究癌症治疗提供经费;或者为在农村为医疗条件落后
的农民提供癌症前期检查。 这些事,对于我,似乎都不靠谱。我似乎什么也做不了! 我除了老老实实上班赚点钱养活自己,稍微改善一下自己和父亲的生活环境之外,我什么
都做不了。我感受到作为草根的渺小和无力,想法很多,都是空想;梦想远大,仅是梦而已; 想做的事很多,一件也做不了;想解决社会问题,但自己的生存问题都解决不了!
我沉浸在一种复杂的情绪中,失去母亲的痛苦,一种自怨自艾的情绪包围着我,虽然想做 一番事业的冲动和激情,但很快又被一种“不可能”和无从下手的情绪击败。有好几个月我都 在毫无生气的生活中度过。

庆幸的事,这种情绪没有维持多久,我意识到了问题,这些负面的情绪不可能帮助我走 出困境。我改变不了环境,但可以改变自己。性格中积极的一面开始抬头占据上风。我开始注 意观察生活中美好的一面。仔细观察,生活中还是处处有些正面的、激人奋发向上的细节,大 到汶川地震时的抢救,小到发生在身边的小事情。比如朋友设施给乞丐时说的话:“力所能及 的,能帮一点是一点吧。”
我反思,张马丁,一个堂堂男子汉,曾有兼济天下的雄心壮志,现在却沉迷在自己小情绪 里不知进取,什么也不做,可耻!社会没有为你你做什么,你又为社会做了什么?除了抱怨, 你为别人做过什么积极的事情?没钱、没人帮你,这是你自己造成的问题,是自己不够努力, 不能全怪到社会头上!社会不完美,所以要改造它,但什么都不做可以改造它吗?曾经的远大 理想志向哪里去了?觉醒吧!
是的,人生短暂,且随时都可被疾病和意外带走。如果活在痛苦和抱怨之中,对自己无 益,对社会无补。实在不应该!如果不能有所作为,人生的意义又在何处?。
这期间,我重新读了一些催人上进的书,后来读到曾国藩的一段话,我抄了下来,反复朗读:
静中细思,古今亿百年无有穷期,人生其间数十寒暑,仅须臾耳,当思一搏。大地数万里,不可纪极,人于其中寝处游息,昼仅一室,夜仅一榻耳,当思珍惜。古人书籍,近人著 述,浩如烟海,人生目光之所能及者,不过九牛一毛耳,当思多览。事变万端,美名百途,人生才力之所能及者,不过太仓之粒耳,当思奋争。
以我之能力、资历、背景,想实现梦想改造社会,的确有很大的困难,但我更应该一博、 奋争。尝试,还有一线可能,放弃,永不可能。即使尝试下来并未达到理想中的效果,“尽吾 力而不至焉,可以无悔矣。”而如果能发挥哪怕一点点的好效果,能做一点是一点,那最终也 是可以肯定自己的!

我可以具体做些什么呢? 我重新思考了一下我希望的生活,曾经的目标和梦想,重新梳理我以前所有的创业项目。
现在看这些曾经的项目,或小聪明、或小资性调,或隔靴搔痒,根本无法为人们提供直接的帮 助。这时,低成本寿险公司的梦想再次浮出脑海!
我反思母亲去世给我和家人带来的痛苦,这种痛苦来源于两方面,一是失去亲人的痛苦, 纯感情上的,无法挽回的。第二种是经济上及经济上派生出来的痛苦,就像我所有的自责,几 乎全部跟“钱”有关:
如果我能赚够钱早点在上海买房子结婚,如果我能经常给母亲点钱,母亲也不会为了为我 拼命攒钱而过度劳累;
如果我能够有些积蓄,或者不为钱困扰,那么在母亲生病治疗期间,我可以从容辞职请假 回家照顾她一段时间;
如果我有钱,我可以给她更好的治疗,可以让名医给她动手术,可以让她去好的医院;甚 至我可以把她接到上海全程治疗;
如果我有一些钱,那么我可以在县城买套房子让母亲住着,让她享受几天清闲日子; 如果我有钱,给母亲最好的照顾,即使最后母亲仍然去世,那我也许不会如此后悔、内疚
和痛苦。 疾病和不幸带来的精神上痛苦可能无法避免,但经济上的痛苦可以减轻,甚至可以完全消
除——只要有钱!

母亲生病和治疗期间,花光了他们平生所有的积蓄,其实也没多少,都是他们这几年开花 生油加工作坊的血汗钱,这是他们预备养老的钱和母亲坚持要给我买房子的钱。而我自己,创 业失败加失业,再加上没有任何理财意识,这几年来并没有积攒,于是这期间借了一些债,和 刷爆了所有手上五六张信用卡,经济上的狼狈情况可想而知。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我这期间工资没多少提高却经历了失业。我想多挣钱才行,面试过一 个房地产网站的经理职位,工资也让我满意,以为十拿九稳了,就第一次从大中华人寿公司辞 职了。但是我并没有等到Offer,房地产网站经理的职位没有等到。就这样我失业了!我一时乱 了阵脚,一方面我乱投简历,但没有接到多少反馈。后来接到一个风投的电话,表示对我在楼 网有兴趣,后来我把全部希望放在在楼网网站上,每天扑在网站上面开发完善。我像一个碰到 危险的鸵鸟一样,把头埋在沙子里寻求短暂的心安。再后来是那个外资的电子支付公司,仅工 作四个月就因为自己的所谓的尊严主动辞职了。不但不能给母亲治病更多钱,连自己的生活都 困难起来!

母亲治病时我四处筹钱。首先想到,因为我在大中华人寿工作期间,没有将劳动手册交给 公司,一是因为劳动手册丢了,我也懒得去补,二是这样我可以每月的工资不会被扣四金,当 时用钱也紧张,可以多拿几百块钱,心想大不了以后再补交嘛。辞职后急用钱,我就写了几封 电子邮件给公司人力资源部领导、同事,说明了情况及现在处境,希望公司能体谅,将公司应 补缴的一部分能不能以现金形式给我。这事让我觉得很丢人,但顾不上了。我没有得到任何反 馈。我不满但也可以理解,这是无理的要求,公司有公司的制度,不能因为我的特殊情况而违 背。当时因为我主动要求缓缴四金,因此,缴的个人所得税没有扣除四金,缴税的基数更高, 这期间上缴的个人所得税更多,但我不可能以此去申请政府补助吧?
由于身上没钱,有一段时间银行催促还款、宽带服务被停掉甚至电力也要被停掉;由于不 能按最低还款额还款,还接到过银行的起诉通知,银行的信用状况全面恶化。
有一段时间,无法最低还款,我就存一百、两百,我想让银行知道,我还是一直在还钱, 我并没有逃跑的意思。银行打来催款电话,我说明情况请求宽限,有的银行会给我宽限期,或 者最低还款额再分期,让我很是感激;有的银行则相当强硬,不听任何解释,电话那头那个凶 恶的女人厉声告诉我不还钱就法庭上见,声音大到我办公室的几个同事都听到,我说我每月都 在还钱,虽然没有达到最低还款额,但我真的不是恶意。这些解释没有用,在家门口我还是收 到了威胁我还款否则起诉的通知书。
这让我气愤。我当然知道根本原因在于我自己,没有信守承诺按时还款,但我没有逃避的 意图,且坚持还一点,滞纳金、利息也都认帐了。这个社会贪污百万千万上亿都有,银行的呆 帐坏帐何止成千上万亿,为何不能考虑到我这个草民的实际情况,宽容一点?(后来写过一篇 博客《百姓违约万劫不复,州官失信食言自肥》即是申诉此事。)
母亲的生病和去世,使我和家庭在经济上限于全面破产,传说中的“一人生病,全家破 产”的情况发生在我的身上!而且之后父亲还有中风残疾和糖尿病需要继续治疗。.
这种事不仅仅发生在我身上,仅我的亲人和前后胡同十几户人家,这几年来就发生过多起 的不幸:

称谓 病情 死亡年龄 简介
张*军 喉癌 35 我的叔叔(五爷爷的儿子),我家族中
第一个大学生,成绩优异,公务员
张*勤 心肌梗塞猝死 40 我的叔叔(我四爷爷的儿子),家庭支

张*胜 车祸残 35(残疾) 我的二哥(我大爷爷的孙子),农民工
冀* 车祸 35 我的嫂子(我大爷爷的孙儿媳),农民

脑溢血猝死 40 我的婶子(我三爷爷的儿媳妇),务农
李*信 胃癌 50 前排胡同,村医生
李*昌 触电意外 55 同一胡同,农民工
谷*富 经济原因上吊自杀 55 前排胡同,农民

我的亲人中,这几年因疾病和车祸去世的就有4位,全在壮年,是家里的顶梁柱和收入来源。他们的去世除了使亲人痛苦,也都使各自家庭陷入经济困境。
不仅我的家人,同一村庄的,癌症、车祸时有耳闻。单说癌症,县医院的医生都在问: “为什么你们村子里癌症那么多?”肠癌、胃癌、肺癌、妇科癌、腺癌都有发生。这些家庭面 临同样的破产威胁。后来我了解到,就在我家乡不远处,在一个被污染的河流旁边,就有一个 骇人听闻的癌症村。
我所在的农村,还算是中国农村百强县,收入在中国应算中等偏上,那些更穷的农村呢? 他们得了大病怎么办?那些得知自己大病后或上吊或跳楼自杀的人,命中就注定该死?
这些因疾病和意外带来的悲剧每天都在中国各地反复发生着,发生在不同的不幸的家庭身
上。

那么怎么才能改变这种不幸的局面,怎么才能让一个人重病的时候有足够的钱治病而不是 全家破产?怎样可以减少不幸发生时经济上的痛苦?
无非三种办法:一是完善的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制度;第二种办法是自己努力挣钱,成为 富翁,达到财务自由;第三种办法就是未雨绸缪,考虑一些抵抗风险的工具,比如参加社会保 险和购买商业保险。
第一种办法只能依靠国家经济政治及物质文明发展程度,个人无法控制,希望政府尽快推 进全面社会保障,希望有一天真的能做到老有所养病有所医;
第二种办法个人可以做到,但相信大多数人只能达到社会的平均水平,要成为一个有钱人 达到财务自由的概率比成为一个普通人面临很多经济压力的概率小的多。
那么此时第三种办法应该是相当有效的办法。如果保险能得到足够信任,能够普及开来, 人们只需要花费很少的钱,就可以摆脱不幸发生时“钱的不足”带来的痛苦。
人寿保险,这才是人们在不幸时的万幸,这才是我认为的能给人最直接帮助的项目! 可是,现实社会里,为什么人们不相信保险?保险究竟有哪些问题?我对这个问题进行了
一些研究。得出的结论是:目前保险业高成本和低效率的粗放式发展模式造成了它不能发挥保 险应有的作用,从而造成了人们对其的怀疑与不信任,而电子商务特别是网上保险可以改变传 统发展模式从而制造出性价比更高的产品和服务,可以解决诚信的问题,从而取信于消费者, 可使传统保险得以改造和新生。(关于我对中国保险业的思考与认识详见第三篇《我看中国保 险》一章)
就这样,整理我所有曾经有过的梦想之后,曾经的低成本寿险公司的梦想开始强化。通过 新的渠道做低成本的寿险,更低保费,更多保障!革新行业给人们最直接的帮助。

但是,发起保险公司,需要强大的股东背景,需要数亿的注册资本,这是一件多么困难的 事啊,以我的能力、资历、背景,有可能吗?
后来发生了大汶川地震,一夜间数万人失去生命。那几天坐在电视机前看大抢救,为生命 的脆弱而感叹,为齐心协力大抢救而感动。这让又我重新思考人活着意义。后来电视上反复播 放的温家宝总理的一句话打动了我:只要一线希望,应尽百倍努力。

就在四川大地震不久,我的一个表妹,又检查出了癌症晚期。 表妹聪明漂亮,成绩从小优异,大学本科保送研究生,本来可以硕博连读,还有机会保送
去德国留学。确诊癌症时才刚结婚十个月,我和舅舅舅妈陪她再去上海肿瘤医院做检查,结果 被确诊腺癌,且已扩散!看着舅舅舅妈悲痛的样子,再想到母亲,百感交集,在问自己:你还 要浪费多少时间?!
奋起吧,发起一家你理想中的保险公司!. “只要一线希望,应尽百倍努力。” 尝试还有一线可能,放弃则永无可能。
给母亲上坟的时候,我发誓,我要创办一家理想中的低成本的保险公司,让更多人享受保障,让我母亲这样的悲剧不再重演!

One thought on “我为什么执著于发起低成本的人寿保险公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