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癌症的思路,两个不靠谱和两个靠谱

我的母亲被癌症夺去生命、我一位叔叔死于癌症、一位表妹也检查出癌症、数位邻居癌症,等等,加上自身经常处于癌症的恐惧之中,我对癌症的痛恶之情可以想见,我誓将此生精力投身于此,必去之而后快!但在具体的实施上,我把对抗癌症的希望不寄托在自然环境的改善与医疗的进步上,而是寄托在癌症发病之后的财务问题的解决之上,理由如下:

毫无疑问,环境的恶化对癌症的发病起了很直接的原因,近来被广泛关注的PM2.5就证明了人类的癌症直接与其相关,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癌症发病率跟空气污染几乎是同步的关系,证据确凿的证明环境与癌症相关。因此,对抗癌症必须改善环境。但是,张马丁悲观的认为,在可见的中短期内(可能10-30年),环境只可能恶化,不大可能得到改善。原因在于中国人、发展中国家的人穷怕了,绝不可能停下经济增长等环境改善再去破坏,这就是我们的政府每年都在喊环境保护但每年环境更加恶化的原因!

另一方面看医学抗癌,药物、治疗手段的确在进步,但是我始终认为病与医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关系,一方面疾病正在与医药与时俱进,比如抗生素的滥用使得药物对某些病情不起作用;另一方面即使消除了一种病症,另一种升级版病症又会诞生,人类永远也达不到消除病情的地步。同时,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如果去掉了“病”,那人类还能正常循环吗?没果没了“病”,人类是不是更加有恃无恐?

因此,张马丁认为从环境改善与医学进步两方面抗癌不靠谱,大众虽然可以期望,但却不是对抗癌症的务实手段。大众应该更加去考虑如何从财务上为癌症做准备。即一旦在防不胜防的情况下患癌,自己是否有足够的金钱治疗?是否有足够的金钱度过余生?这种财务手段可能由政府提供部分支持(即社会保障),但在目前,更多得还得靠自己!

因此张马丁一直试图在财务抗癌上有所作为,到目前为止,张马丁对财务上的癌症解决方案目前已经有了两个较为靠谱的:一是改善目前高成本低效率的商业保险,现有的商业保险公司要进步,同时发起新型的人寿保险公司提供性价比更高的健康保险(即上海人寿的设想),二是互保公社,采用互联网web2.0的思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解决癌症财务问题。

第一个方案不必多说,可参见我网站的介绍,在这里隆重强调第二个——互保公社。这是一个有意义、有深度、值得思索再三的项目,它不可思议的使商业与慈善融为一体、使个体利益与集体利益融为一体、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融为一体,摆脱了道德和诚信约束,简单的规则下却公正公正合理,使项目产生了自然的吸引力,蕴藏极大能量。张马丁甚至偶尔遐想,数百年以后人类的商业活动,是否都是这种方式来组织的?玩笑归玩笑,但张马丁对“互保公社”极有信心,不管它是否能成功拓展影响力和发挥实质作用,但至少它提供了一种在互联网时代可以考虑的新思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