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域的优越感

春节前后,关于地域间的争论突然一下子多起来,先是春节前在微博上看到个别上海的网友感叹“终于可以清静几天了”,春节后又惊呼“他们又要回来了”等让人不爽的话,后来又看到香港集资在报纸做广告讨伐大陆“蝗虫”的新闻,而且似乎事态愈演愈烈。

因地域产生的优越感进而转化成对外地人的歧视是一件复杂的事,张马丁没有能力想得明白和解释的通。我在想到人的优越感是怎么产生的时,看到一个网友的微博,大意是在上海乘公车时如果乘客拥挤,后面的乘客会将交通卡由中间的人传过来刷卡再传回去,很安全,这证明了上海人素质的高,而外地人就没这种素质,我忽似乎悟到了优越感产生的原因之一:无知。

因为可以对比一下,张马丁过年回山东时,由于客车上人更挤,我是传了一百块现金结过数人之手到最前面的售票员,售票员找零后又是经数人之手回到我手里,分文不差,想必这位网友想像不到我们“乡物宁”也有这般素质吧?而且过年我在县城坐公交车时,乘客主动让坐之风气让我大为吃惊,一个行动不便的人上车,有旁边两个人同时起身让坐。我带侄女出去玩,人挤,一个年轻姑娘主动让侄女坐到她腿上保护她。这种素质也应不在这位网友的了解之列吧。

通过这里我觉得优越感的原因之一可能反映了一种无知、一种封闭的心态,它拒绝了解和接受别处的好的一面,而只盯着自己的长处和别人的短处,从而生产的一种狭隘心理。对上海来说,这应不符合兼容并蓄的海派文化作风,也不符合互联网地球村时代各种文明的整合的大趋势。

优越感在心理学社会学上也应很复杂,我没能力分析透彻,但是觉得优越感是正常的,这是一种自豪感,会激发人维护这种美好的动力,但是优越感应通过宽容和引导转化为帮助所谓“低素质”的人、贫穷的人、需要帮助的人,而非转化为歧视和拒绝。正所谓本是同根生、相剪何太急,还是不要造成地区间人的对立为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