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悖论——有感于归真堂上市事件

有这样一个故事:春秋时期某国有一个规定,凡是发现本国人在其它国家做奴隶的把他买回来带回国,就会得到一定的奖赏。孔子的一个学生比较富有,一次性买下了很多奴隶带回国,但同时谢绝了国家的奖赏。此事传开众人皆为此人叫好,唯孔子骂他擅自提高了道德标准,会减少其它想得到奖赏的人买奴隶的动力,从而破坏了这一善政。

这个故事让我印象深刻,为孔子的智慧折服,为这个故事所蕴含的道理折服。实际上这个故事的道理可以用于很多领域,大到国家治理、小到公司政策,我们应该充分思考,一个出于好意的所做的行为在客观上是否也有好处?从这个角度思考,我们看到的很多事情对小局部是有益的,但对全局却起到了坏的作用。我想用这个道理也适用于归真堂上市所引发的群情愤。

归真堂上市,把活取熊胆这件中大白于天下,且不说网上流传的取胆方法及视频表明了熊的命运的悲惨,单想想假设自己下面被查了管子就不寒而栗,这绝非人道!

但是,在此事被公布之前呢?中国已经干了上千年了,熊的悲惨命运也持续了上千年!怎么干的?有很多说法,比方说传统方法是把熊固定在铁架上,让它动弹不得然后下手,等等,反正是场面恐怖,而现在,因为归真堂上市,这家公司不断是出于实际还是为了舆论,做了一些较为人道的事,使熊的痛苦可能减少了很多,相形之下反显人道。而假设不有归真堂上市一事,归真堂会照做它的生意,但怎么做的就无人知晓无人关注了。

所以,出于保护动物的善心,我们反对它上市,但是假设爱心得逞,它上不了市,你认为归真堂会停止它的生意吗?它还会为了照顾舆论压力而主动改善熊的待遇吗?

如果想彻底改善熊的命运,关键是是否能立法禁止熊胆制品。但是我认为似乎不会有这样的立法,因为熊不是熊猫不是保护动物、中医的传统、有市场需求、其它动物有意见等等原因。

而如果没有这个立法,一个企业上不上市改变不了熊的命运;没有这个立法,企业的上市反而有可能因受到舆论压力而采取照顾到熊的措施,在一个非公开的黑工厂中,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如何对待熊。所以我倒支持归真堂的上市场。让熊置身于上市公司的公众监督之下,错过这个机会,熊们只能在暗无天日的笼子里惨叫而无人知晓了。这是退而求其次的保护熊的办法。

说到需求,我悲观的认为,“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只是一厢情愿,事实是“有需求就会有买卖”。那天我在东方台新闻里看到组织卖血的血头,还有媒体上看到的黑市人体器官买卖等骇人听闻的事,感觉利益的驱使能使人做出任何事,杀人都可以,更不用说杀象杀狗杀鲸杀熊了。需求催生利益,利益的力量可远比爱心来的持久。

中国人就是有一种劣根,越是被骂的被声讨的就会越会去观看和尝试。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阻止归真堂上市是出于网友们的爱心,但是现在看来,通过各种宣传和炒作,即使归真堂上不了市,也是普及熊胆知识和品牌宣传,也会刺激需求和扩大了市场,更多的熊将被饲养抽胆。因爱生害——这是一种爱心的悖论吧!这就像街头的乞丐,我们发自爱心的施舍,反而会鼓励恶人残害别人和组织乞讨。

但是我们又不能故作冷漠而沉默不语,爱心需要表达和宣泄,不鼓励爱心事情更糟。事情就是这么难办,万事万物就是这么纠结的在矛盾中前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