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会有上海人寿的理想和《草根的中国梦》

(本文应某媒体而写,集中汇报了为什么会有上海人寿的理想和《草根的中国梦》这本书。)

2003年曾有一段失败的创业,破产之后进入了某保险公司总部工作赚钱糊口。2004年末,随着对保险公司运营的逐渐了解,出于一直以来对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的热爱与关注,萌生了网上保险公司的设想。当初的直观感觉是传统保险公司的人海战术和机构铺设使得其运营成本很高,而这种成本肯定是转嫁到保费身上由消费者承担的,如果以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的模式运作,可以使得寿险产品价格大降从而具备竞争力。之后跟同事讨论过这个话题,也写信向总经理建议将网上保险作为重点方向,但未获得任何进展。

在这期间,原本健康强壮的父亲突发中风,导致半身不遂行动不便,而母亲怕我担心,在这之后很久我才知道父亲生病的消息。正在父亲病情逐渐稳定和恢复的时候,母亲被检查出癌症晚期。此时我还未从创业的经济危机中恢复,在保险公司的职位和待遇也一般,也并无任何积蓄,而父亲下岗,家境很差。我方寸大乱之下,辞职以谋求更高的薪水为母亲治病,但是欲速则不达,并未如愿反而失业了一段时间,于是透支信用卡和四处借钱,品尝到很多人情冷暖。但是经过两年治疗,母亲终于未能抵抗病魔,病痛中辞世,也使我陷入愤怒和痛苦之中。

除了对自己的无能感到愤怒和痛苦之外,还有对这个不完美社会的愤怒与痛苦。我觉得母亲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母亲是农民,劳累一生,胆小谨慎、遵纪守法但是几乎没有像样的社会保障;在母亲县城租房治病期间,被房东驱赶,权益没有任何保证;为了给母亲治病遇到不少中医骗子;还有医疗腐败,在亲戚陪母亲治疗时亲戚都向医院医生送了红包;而我陪母亲治病期间,不懂事的坚持不送红包,医生甚至不再过问母亲病情;医院里感受到的冷漠的态度,还有不公,为什么有的所谓干部家属享受完全不同的待遇和态度;母亲死后120和殡葬中介的联合谋利~~~~~~等等,这些经历,都让我痛苦和愤怒。

母亲治病和去世之后一段时间,我都在思考如何才能改变这种情况,我认为随着空气水质等生活环境的恶化、生活压力的增大,癌症及大病只可能越来越多。我的亲友,因癌症去世或猝死或意外已有多人;我们的村庄,也被县医院感叹为什么癌症这么多;在我村庄不远片的河边的村庄,更是远近闻名的癌症村。这种情况下,碰到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

诚然如果我成为百万富翁是可以很大程度上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对于大部分的普通人,达到财务自由的可能性不大,如何才能在不幸来临时不再有经济财务方面的痛苦呢?我重新想起我的网上保险公司的设想。保险在国内是名声很坏的行业,其根源就在于高成本的运营模式,使得大众并没有真正受益,并未体会到保险的好处;如果我的网上保险公司能改变这种情况,以保障为已任,实现低成本,实现更低保费更多保障,使其能覆盖更多人,不是可以部分解决这个难题吗?

社会保障自下而上完善覆盖、商业保险自上而下不断降低使用门槛,两者的结合就可以使大众有较为完善的保障,使得不幸来临我母亲这样的人不会有经济方面的痛苦。

至此,创立一家低成本寿险公司成了完全确立为我的方向。之后重新进入了保险公司,希望在这方面有所作为,但是理念与公司格格不入,无法施展,两年后辞职,在其它保险公司的求职无门,想干脆直接发起这样的公司。在保险行业,AIG创始人史带、平安保险创始人马明哲都是草根出身,之前也并未有成功业绩,我想我为什么不可以?

发起保险公司,需要至少2亿的注册资本,需要监管层的准入许可,挑战甚大。我的判断是资本进入中国保险业的欲望还是很强的,因此资本不是问题;这样的一家公司符合中国保险改革的方向,符合保监会“保险不改则死”的,而中国广阔的市场足以容得下500家保险公司,说服监管层也是可能的。问题是我是一个行业的无名之辈,谈不上任何影响力,如何将我的设想传达给资本界和监管层,才能找到期望的帮助?我想到了写书,觉得这可能是宣扬梦想的好办法。

2009年8月,我辞职之后开始写这本《草根的中国梦》,经过三个月写成之后,邮件发给一些出版人,但是没有人感兴趣,自己回头看这些东西,也感觉很不完美,很不满意,比较失望。既然出版社不愿出版,就想到了自费出版,但是咨询下来,单书号费一项就超出了我的能力。于是放弃了。

2010年下半年的时候,我注意到保险行业的一些新进展,似乎很符合我在《草根的中国梦》里对行业的预见。而且还有美国的一个媒体电话采访了我,而通过搜索找到这本书的浏览量也不小。于是我重新翻阅这本书,感觉不能妄自菲薄,它还是有价值的,那些不以为然的出版人,可能只是对草根没有耐心、没有意识到这本书的价值而已。

此时,在诗人、出版人雷群涛先生的帮助之下,终于与出版社签订了合同。期间在内容尺度方面有些波折,在编辑马清女士的帮助之下,经过修订,终于在2011年11月由云南出版社正式出版印刷。我想通过书宣扬创业理想的目标实现了一半。接下来,我希望将书寄给国内有实力投资保险公司的企业家和投资家、对保险公司的设立具有生杀大权的监管部门,我希望以我的真诚、热情和坚持打动他们,我坚信这个低成本人寿保险公司的计划符合行业利益、社会利益,值得我为之奋斗终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