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爱听承诺

参加公司培训班,六十多名成员分别来自全国各地分支机构,开班前班主任组织竞选班长,六人报名,发表竞选演说,各有各的精彩,来自山东的同事虽然演说不甚精彩,但最后承诺若当选那么其它同事去山东游玩将包吃包住,结果所有人哈哈大笑,最终他高票当选。大笑之余,张马丁又对承诺多了一些联想和思考。

其实仔细想想,虽然这位老兄憨厚和态度诚恳,相信他是真心的,但是对于我们其它人,一方面很少机会去山东,另一方面即便去游玩,即便他愿意实践承诺,相信我等也不会好意思让他真的包吃包住。

这就是问题的奇怪之处,既然我们可能获得的好处仅仅停留在口头上,为什么心甘情愿的选了他?

由此可见,我们心里对于承诺有一种天生的本能的好感。之会有这种好感,张马丁认为有两个原因:第一,别人的承诺,代表了我们一种权利和利益(哪怕这种权利和利益其实无法实现),我们内心是逐利的,于是喜欢承诺;第二,做出承诺,我们通常认为这表达了承诺者一种勇气、一种真诚、一种负责、一种信心,我们首先喜欢这种品质,其次忽略了承诺能不能实现的问题。

我们喜欢承诺,使得承诺的好处表现在多个领域。比如在爱情中,女人很喜欢男人的承诺;政治领域,在民选官员的国家,竞选人通常会承诺若当选而对选民一系列的好处来获取选票;商业中,商家往往做出不少的承诺,比如很多年前我想在网上买一支鼠标,在多款30元左右的多款鼠标最终选择了一款dell的,因为它承诺提供一年内上门维修服务。但是就我来说,假设这款30元的鼠标坏了,我是不好意思让dell上门的。后来的情况是这鼠标用了很多年。我想这种情况下dell的承诺代表了一种信心吧。此外我们还会经常看到一些所谓全国联保的小商品,尽管有些的确对我们有价值,但很多情况下只是一种心理作用而已。但我们仍心甘情愿的选择它。

既然承诺用途如此之广,那么是不是人们应该多多承诺?问题随之而来,对于负责任重信誉谨慎的人,承诺意味一种责任,言出必行,自己能力有可能达不到,因此就不去承诺。而不负责任不重信誉的人,则会信口开河、不断承诺。前者可能长期为人所了解和尊重,但后者往往短期见效。就短期而言,缺乏承诺,效果往往不好;多多承诺,但往往却有积极的成果。比如,有的男人诚实守信绝少承诺,因此女人不喜欢,形影相吊;有的男人四处承诺,女人喜欢,女人很多。当一个男人对女人承诺:我可以为你去死。女人不会去想一想:自己不可能希望他去死,他也不大可能真的为自己去死,但这个女人却是被感动的。

不管是在爱情中、政治中、商业中,承诺都是有代价的,我们通常认为这代价使得空头承诺得不偿失。但是一些坏人不这么认为,他们成功的以之作为人性的弱点加以利用达到目的。因此在关键的时刻听到承诺,应该有几分警惕。就像一个男人想骗一个女人上床往往会说我会对你负责的一样。因此对于承诺,一方面当然是对守诺之人致以敬意和回报,另一方面也要小心提防欺骗式的承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