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声音是通往完美体制之路的防护栏

今天首次看了传说中的《十二怒汉》(1957年版),一个小房间的场景就能演绎出这么跌宕起伏的剧情,果然不愧为经典。当然还有作品反映出的对美国民主、司法等的认识,也令人(尤其是中国人)叹服。

这其中张马丁个人认为最应值得大书特写的是片中开头,在其它11名成员都认为男孩有罪时,8号陪审员表达异议的理由:“我不知道,我只想谈一一谈。11个人都举起手,我真的很难举起手……”后面所有的精彩故事因此展开。

我想社会就是需要这样的反对声,不管有没有正当理由,不管是否标新立异、还是哗众取宠、还是独立思想自由意志。只要有反对声音,事物就是正常的。因为上帝的设计很巧妙,任何事物都赋予其两面性,反对的声音必是某个事物两面中的一面。如果一项事物没有反对的声音,必然说明对这个事物的理解还不够深入。

而反对之声被证明对的,可以避免人间悲剧;反对之声被证明错了,也可以反而肯定事物。正是有了反对的声音,我们可以离事物的真相、真理更近一步。也正因如此,我们对只有一种声音的时候,感到恐怖,比如文革,比如重庆事件。

影片严谨之处还在于结尾,陪审团提交了意见,但也并未宣判男孩是否有罪,可见导演认为还会有不同声音,还需要斟酌,在反复慎重的考量中接近真理与真相。

充许不同声音的存在,并给予其公平的权重,可以作为体制是否优秀的标志。此片中我们见识了西方的陪审制度绝非空穴来风,显示了设计者对人性和哲学的高超理解。对比我国司法体制,我们会有不少启示。

只要充许反对声音的存在,充许独立思想的存在,那么更好的民主、更好的司法等都是必然的产物。或许有批评者会认为影片对西方民主和司法有美化,但是张马丁深信,不同声音是通向完美体制这条崎岖山路的防护栏(甚至有时候不同声音就是正确的路本身!),只要充许和尊重不同声音,体制就会有惊无险的往完美的方向前进;反之,就有偏离山路撞下山崖的可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