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开始相信“命运”这回事

放在几年前如果有人跟我谈“命运”这件事,我肯定要批驳他一通,因为当时年少轻狂意气风发,觉得天下没有不可能的事,怎么可以被“命运”糊弄。但是这两年我却在慢慢接受这个概念,可能跟碰了很多壁有关,也跟认识到很多自己无法改变的事有关,既可以说正在成熟,也可以说正在堕落。

而这两天最近关于“命运”的思考多了起来,越发肯定它的存在,这跟对近期两件事的思考有关:一是高考,二是二战。

先说高考。每年高考,各类网站上关于高考地域公平性的讨论多,今年还特别火了一个《高考天问》的视频,让我特别有同感。我是山东的考生,以市文科第二的成绩考进大学,无疑我也是幸运的,还有更多不幸的同学落榜,人生的命运从而大有不同。即便以我的幸运引申开,如果在某些地方我的成绩能进北大清华,人生可能又有不同?尽管我们说是每个人努力和天赋的不同决定了人生轨迹的不同,但是概率使我越来越认识到,假设你不幸运的生在了某个地方,那么从概率学上你的命运几乎就已经是被决定了的,只有少数人得以摆脱。即使“摆脱”,程度也极为有限。

再说二战,这个更加明显。这几天每天晚上cctv1在放《伟大的卫国战争》,一部二战苏德战场的纪录片,解说和画面触目惊心,数计百万计的人被杀死,这其中应该多为青壮年,这些人,命该如此?在wiki搜索中我看到一句话:“(苏联)有些人从成为军人投入战争直至战死,是以分钟计的。”令人不寒而栗,我想,假设我不幸生在苏德二战期间、正好二三十岁,是否也只能是在战争中死去的命运?如果二战时正是在欧洲的犹太人,是否注定了集中营的命运?这几乎是肯定的!

所以,一个人从一出生,他的命运就几乎已被决定,他的人生,更多的是被外部的环境和其它非自身的因素所决定的。这绝大部分的因素我可以归结为社会性和时代性(而非手相、面相的那一套),社会性是指人的出身、性别、家庭、地域、阶层、机会、时代、体制、社会环境等。而如果社会不公或社会阶层的流动性差,那么他的命运就近乎百分百的被决定了,甚至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还有时代环境,人的命运不如说是人的时代性。比如现代社会,任何一个人都逃不开典型的时代牲,如高房价、互联网,等等。有人想反传统,结果也只是跑到了时代性的另一面,还是无法摆脱。

因此人的命运,其实就是指人的社会性和时代性。既然如此,要改变命运,最可能有所作为的是国家与社会。如何通过机制克服社会不公维护社会公平、制造社会流动性、加强教育提高人的觉悟、为所有人提供公平机会,是改变个体命运的关键。

个体,在改变自身命运中也并非毫无作为,命运这回事即便有,我们也是应该积极和努力的完成人生,而非消极的接受。因为“命运”包含“命”和“运”,命是无法改变的,但“运”通过适当的安排可以提高好运的机率,据说运气偏爱努力的人,那我们就通过努力来使得自己的命运得到些许的改观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