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上海人我代表个人欢迎占海特在上海参加中考之2:检讨与重申

上周五发了一篇《作为上海人我代表个人欢迎占海特在上海参加中考》的文章,在微博上受到了部分认可,但更多的是批评、咒骂、侮辱和少数威胁,在微博上很多本地人已经剥夺了我作为上海人的资格,我的资料被扒出,我的照片也被骂到极致。这是始料未及的。
经过两天思考,我能平心静气坐下来反思我能看到的很多问题:

一、加深了对本地人的理解
我在那篇文章中,强调了开放和互相理解等问题,如果在理性思考和讨论之下,我相信上海本地人也能接受。但是为何他们却一边倒的对我反对和谩骂?
从这些咒骂和少数理性探讨中,我能感受到的是一种委屈的情绪,上海本地的贫富差、社会不公、住房、医疗、教育、交通等也问题较多,比如医疗,一些市民难以住院而在一些官僚特权那里却没有任何问题,比如交通,交通问题和昂贵的车牌也使本地人不满。当然还有住房问题很多人失望。
很多上海人对社会问题失望,其中一部分人将之怪罪到外地人的涌入上,从而使其产生了强大的反对之声。
因此,这个问题的关键,仍不是上海一地的问题,而是全国普遍性的矛盾在很多城市都集中体现到了本地人与外地人的冲突之上。

同时,上海这一代本地人对上海的爱是外地来沪者不能体会的。
我现在意识到,我对上海的理解,和上海本地人对上海本地人的理解是不同的。我来自山东,有不同地区的、不同人群的生活背景,对于地区、人群的融合有亲身体会,而这一代上海本地人除了上海可能没有其它地区经历,这种生活背景的不同决定了对上海、对占海特理解的不同。相信外地生活背景的老一代上海跟现在这一代本地人也会有不同。
从这个意义,我不是上海人,我能理解了为什么我自称上海人无意中刺激到很多人的敏感神经,一部分人上海本地人表现出了愤怒,因为我既然支持占海特,就是侵犯上海利益,就不是上海人。

此外,我的帖子中有一些激进和自以为是的说教,没有照顾到一些人的情绪,这是不对的,这个需要检讨,后来我删了帖子也是出于这点考虑。但也正如上面所说,我看上海的角度和上海本地人看上海的角度是不同的,你们应充许我的视角的存在。

二、关于占海特
对占海特的态度,我仍未变,从我的常识,一个学生既然在上海读完了小学、初中,当她当然有权利参加中考,一个人多年在上海生活和上学,回到陌生环境里参加考试,是不公道的。
关于占海特是否超生,我不关心,因为教育权跟他怎么来到这世上无关。
关于占海特家长是否违法,我也不关心,因为他家庭是否偷漏税和合法守法也也占海特的考试权无关。不少网友指出家长违法的当然不能让他的孩子享受权利,这是对守法者的不公平。难道让孩子去承担家长家庭的错误?对于十恶不赦的家长,他的孩子是否也应被处死?对于全国几百万上千万的超生,他们是否就不应受教育?
关于占海特政治阴谋,我也不关心,就事论事,如果你不让她拥有她的合理的权利,她当然就有了政治资本。
关于有人指责占海特联系国外使馆,一方面未经证实,另一方面我也理解,因为在发起上海人寿期间,我也曾给美国日本使馆写信,请他们介绍本国的有意向投资中国保险市场的公司。
因此,从我个人,仍支持占海特上海中考。

三、怎么认识这一矛盾
我一方面我表示理解上海本地人,另一方面也支持占海特中考权利诉求,那怎么看待这个矛盾?
我觉得根本原因在于资源不均、贫富差距和户籍改革,户籍在贫富差距中起了很大作用,贫富差距反过来强化了户籍概念,如果地区间没有大的贫富差距、教育资源分配不合理,就不会有大量学生进城和进京沪,户籍概念就不会这么被放大。当然如果没有户籍概念,人们自由进出致富机会更多的地区,那贫富差距也可能不会这么大。这似乎是鸡生蛋和蛋生鸡的关系。解决问题之道在于首先要解决其中一个,另一个自然而然被解决;或者是双管其下,同时解决。
同时对于贫富差距,我倒觉得不管城乡,处于最大多数的民众贫富差距是不大的,都在金字塔底端,那么他们的对立反而更加不应该。

当下我想务实的考虑恐怕还是“渐进融合”。
融合是目的,上海需要外地人,不管是建设国际上海、还是上海解决养老金问题,都需要大量青壮年外地人;而外地人也需要上海的工作机会、以及医疗和教育的特长。因此融合是目的,也只有融合才符合上海长久利益。
而渐进,是照顾到本地人的利益,照顾到本地人的情绪,这种情绪也分两种,合理的和不合理的,既便有人自称爱上海,也要看到从客观上他到底是爱上海还是害上海。就像我不认为我支持占海特中考就是不爱上海一样。
对立只会激化矛盾,融合利于理解和沟通。

四、当下怎么务实解决占海特们的问题
至于户籍取消和迁徙自由等解决办法,从世界经验看我相信是大势所趋历史潮流,但在国内可能不会一蹴而就。因此当下务实的考虑,一是我们首先平息愤怒,树立一种观念——抵制占海特们和维护本地人权益没有直接对立关系,在上海读完小学初中的外地学生,我相信不会很多,给占海特们以中考权利,不会对上海教育产生大冲击。至于说支持占海特就会鼓励一些家长到上海工作带孩子来读完小学初中,我想这反而对上海是有利的,它能部分化解上海老龄化问题。
而相反,对立则对上海危害更大,一是从道义上会遭到很多人对上海人的反对,二是会对在上海的外地人心理上产生很坏的影响,三是利于上海中长远利益。
有专家评论我觉得有道理,现在是外地人争权利,5年之后,各地政府可能不得不主动放开吸引外地人了。
政府的政策和制度是矛盾产生的原因,政府应该在问题的解决上负起责任。这里的政府不仅指上海政府,还包括其它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

在微博上受到很多咒骂,声明几个问题:
1、我发的原帖标题是《作为上海人我代表个人欢迎占海特在上海参加中考》,很多人可能连标题都没看就骂我了,骂我前即使没时间看正文也请读一下标题。
2、我的帖子自称上海人,原因在微博曾有解释,一是不希望这女孩认为上海残忍,二是不希望上海受整体性批评。我在上海15年且有户籍,曾以为也算上海人。
3、我来自山东,同时也是山东人,如果事发山东,我也一样的态度。
4、我的相貌,与这个问题无关,对我的侮辱只会让更多人站在我这边。
5、有人从名字骂我是三姓家奴等,从而对我人身攻击,这不是上海人应该做的,上海的气质和风度不应被玷污。
6、有人搜出我的工作单位来威胁,这是个人态度,与工作单位无关。为给单位带来不必要麻烦,如果恶化,我会考虑辞职。上海是自由之地,我不希望被逼到这个程度。

One thought on “作为上海人我代表个人欢迎占海特在上海参加中考之2:检讨与重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