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金融公司只能是互联网金融的看客

前段动了辞职的念头,恰在此时大领导找谈话,说过年期间看到微信红包如此之火、移动互联网如此之火,产生了危机感,问我们公司有什么办法,能不能写个报告。这让我重新产生了一点冲动,因为当初加入公司就是想在互联网方面有所作为,莫非机会来了?

但是思考之后还是决定辞职,我给大领导写信,表示在我们公司做这个,混日子吹牛皮很容易,有所作为基本上很难,有两点根本性的原因:

一、公司绩效文化过于严重。

两三年前我就提到过公司的移动互联网战略,提出来讨论时,有一个问题我无法回答,就是它究竟能带来多少开户数和资产量。

绩效文化,牢牢将资源锁定在了能带来收入的地方。而互联网是一个依赖想像力和激情的行业,余额宝、微信推出时,可能也只是一个朦胧的方向,未必知道自己能发展到何种程度。

因此,公司要发展互联网业务,有一些问题得自问:敢不敢高薪聘用一些懂互联网没有资历的年轻人?投入多少和给予多大空间?能容忍多久内没有产出?

二、渠道冲突问题。

在老金融公司,既得利益相当强大,传统渠道利益相当强大,互联网的颠覆性使得创新几乎不可能。当一项创新推出,最先反对的声音不是来自同行,不是来自监管,而是来自公司内部。

所以,即便有创新也是在一个很狭小的空间内,或者在一个外围的空间 ,很少有颠覆本身主要业务的创新(而市场新生力量往往觊觎这个业务)。

这两个问题可能是所有传统金融公司都面对的问题,第一点如果有理想主义的领导或许能有改观,但是第二点几乎为死穴,无法克服。这使得我们传统金融公司在很长时间内它只能是作为互联网金融的看客。

同时张马丁注意到一点,在跟传统金融人士交谈时,他们一方面忧虑互联网公司的冲击,一方面又大谈自己的难处,说人家可以这么做自己不能这么做,否则冲击会怎样、后果会怎样。但是我想说,在思考公司战略的时候,出发点不应是公司的难处,因为竞争对手不会考虑你的难处、市场不会考虑你的难处。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老金融公司都保持灵活、反应迅速,那咱们还创个鸟业?上帝的安排自有道理吧!

One thought on “传统金融公司只能是互联网金融的看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