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业的有法不依传达什么样的法制观?有法不依等于违法!

早在几年前张马丁还在保险公司做房地产投资分析的时候,就知道了一条法规:闲置超过一年的土地要征收闲置费,超过一定时限没有开发的要无偿收回。

就是因为这条规定,张马丁当时的领导对于公司购买某个地块很犹豫,因为公司本意就是投资,并没有开发打算。他怕买了之后如果不开发,政府一认真,地就没了,那责任就大了。

最终这块地没有买成。现在回头看了,领导们可能要急得拍大腿,为什么当时胆子不大一点呢?这块地市值翻个四五倍甚至十倍没有问题!而且根本就没有被征收闲置费和收回土地的可能。

但是,领导当时决定放弃,是做了一件合法、合理的事。我们买地的本意就是坐等地皮升值,如果按这条规定执行,可能最终是要被收回的。因此我们算是守法的良民。

但是刚刚看新闻,这条使我们当初放弃买地计划的法规,“截至今天,加在一起,中国闲置地被收回的不超过5例”。

早知道有法不依,我们当初就买了这地了!这是我现在很自然的想法。

就像中国流传的一句话,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守法的我们,换来的是无尽的遗憾和后悔,不守法的他们,得到的是数不清的钞票和超高的投资收益,法律在其中起了什么作用?

吓唬守法者、鼓励违法者,这就是有法不依客观上所传达的法制观!

如果这条法律被严格执行,政府可以得到更多的土地闲置费甚至无偿收回地块,而实际情况是这些费用和土地白白的让给了土地商,这不是国有资产流失吗?国有资产流失是一种犯罪,谁来担责?地产商还是执法者?

因此,有法不依不仅传达错误的法制观,本身就是一种违法犯罪的行为,应该追究有关部门的责任!

上文《为二奶平反:二奶有合理性的一面》,从人的本性说明做二奶积极的一面,其实我本意不在于此,没想到写着写着写偏了主题,只好再写一篇。

在上文,我其实想强调的是人的生存压力大,才是二奶二爷现象的根本原因。从古至今都是如此。

女人选男人,看重的是男人的生存能力,从动物、到原始社会、到现代,其实都是遵循这一规律的,可谓千年真理。男人的生存能力可以保证女人的安全、生活的质量和繁衍后代的质量。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人面临着自然、他人、社会、敌人的强大压力,随时可能被消灭掉丧失生命,不被消灭,唯有找个强大的男人保护自己。

这一真理的背后的本质,是人的生存压力!

这一真理至今没有变,因为人面临的生存压力从来没有消失过。不过,现代所说的压力跟古代人的压力不是一回事了,因为人的生存压力随着社会的进步在进步,如今的生存压力可能不是古代吃饭穿衣的压力,也上升了几个阶段,保证一定的生活质量成了生存压力。

生存压力在,这一真理的生命力就在。女人要找的,就是现在社会上生存能力强的男人,可以给自己和后代带来安全感和较小生活压力的男人。

那么现代社会,谁的生存能力强?当然是有钱人和有权人。因此,有时候不择手段的追求有钱人和有权人就是现代社会下人化解生存压力的办法,因为钱和权是考量一个人生存能力强弱的标志。钱和权具体化,就是房子、车子等具体事物。

在未来,当人们没有生存压力的时候,钱和权不再是考察人生存压力的时候,这种现象才可能消失。比如一场巨大的粮食危机,那么有地有粮的农民可能就是弱小女人刻意寻找的目标。

从这一意义,去除道德法律等因素,生存压力的逼迫之下,做二奶和二爷甚至做鸡做鸭出卖肉体也是可选项之一。在大部分的社会下,生存是人最大的事,生存权是人的最基本人权,因此,做二奶二爷求生存的权利就是人的天赋人权。

(如果再考虑到基本人权之一的发展权,那更可以说做二奶二爷的权利是天赋人权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