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拿牌给我的启示,或许发起保险公司的计划应该再次重启

滴滴出行取得运营牌照,从共享经济阵营投奔到牌照经济阵营,让我们不禁想到苦心经营四年半的抗癌公社的命运。

我们一直认为它不需要牌照,抗癌公社是一个互联网的互助社区,可以充分尝试各种创新手段、以互联网的方式运营下去,完全可以开创一个媲美uber、airbnb的共享经济的新模式,我们给这个模式取了高大上的名字——“众保”,它绝对具有世界范围内的开创性,何必要套上一个陈旧的外衣。

但是,不能不考虑国情及行业特点,不能不考虑我们的目的到底在何处。我们的初衷当然不是要创立一个新模式,而是希望能提供性价比最高的保障给哪怕收入最少的人,那么对达到目的更有利哪个就应是我们的选择。

另一方面,我们常常陷入解释,对媒体记者、对行业人士等外界,强调我们不是相互保险,我们是某某某,我们如何如何,但是生效甚微,在几乎所有报告和报道,我们仍然是作为中国第一家网上相互保险公司的雏形出现。我们这种与初衷关系不大的坚持,有必要吗?何不从了外界普遍对我们的认知?

还有一方面,从抗癌公社这几年的运营情况看,固然我们可以变通的运营下去,但是涉及社员资金管理、收入模式等方面,有牌照无疑更加通畅。

综合考虑的结果,是我们得放弃一些理想主义、英雄主义的东西,放弃清高和矜持,以务实的态度去为我们的生存努力。活下去,理想才有实现的可能。而取得牌照的认可,我们才能更好更长的活下去。

所以,我们准备重启发起保险公司的想法。我们要申请发起一家专注于健康医疗保障、辅助医保解决医疗费问题为核心的相互保险公司,就如同当年我们曾发起中国第一家公开召集发起互联网寿险公司一样,它必有自己鲜明的特色,而且目的相同:提供中国性价比最高的保障,而且一定要特别为低收入者提供服务。

对于发起保险公司,我们不是第一次这么干。2008年受亲人大病经历和去世经历多方面的打击之后,我们就开始了发起的努力。开始是给各路企业家、管理层、媒体写信,寻求支持,没有收获。于是又写作出版《草根的中国梦》,希冀引起关注,又再次给各路企业家、管理层、媒体寄书,再次没有收获。书中设想的公司号称中国第一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上海人寿”,如今,互联网财险公司有了、互联网寿险公司有了、上海人寿也有了,但都跟我们没有关系。(这段经历及对公司的设想参见此处

2011年重心放到抗癌公社上,在2014年,由于相互保险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的出台,我们又成为中国第一家通过互联网公开召集设立相互保险公司的,通过抗癌公社网站也召集了一千多位发起者。甚至还写了一封信《致国务院、保监会请愿书:请把第一张寿险相互保险牌照发给我们》,但由于一方面是政策不明朗,另一方面我们意图坚持众保模式(本文开头所述),而没有继续。

回顾这两段拿牌的努力,不禁心潮澎湃。时光荏苒,岁月蹉跎,不经意间青春飞逝、数年已过,我们从体重、发须、行动习惯、兴趣爱好、方法想法都改变好多,当年历经挫折而不放弃的豪情、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雄心、身处平凡想向上去的野心,如今都淡好多,做好事的前提下活下去成了盘旋脑中的主题。但是,这反而更让我们看清要做的事情的意义——越是平凡的生活、为生存的努力的人,越需要一个贴进的保障和万全的准备。我们处处受挫的状态,也正是我们想服务人群的状态,我们懂他们,我们能服务好他们。这反而给我们增添信心与勇气。那些减下去的心在另一处得到生长。幸运的是,我们始终指向同一方向。

方向对,不怕路远,我们或许应该再次上路,拼尽全力,也祈祷这次天时地利人和。

3 thoughts on “滴滴拿牌给我的启示,或许发起保险公司的计划应该再次重启”

  1. 支持!原来大学念保险,出社会后也做了几年保险营销,终究被一些业务员夸大的保险吓着不敢做了,因为越懂保险越觉得有些人就是为赚钱而夸大保险收益等。现在在大学里教书,仍然教保险。一直怀着把真正的保险送到消费者手中的梦。加油吧!希望有一天我们能携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