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共享经济创业难逃被骂的命运?

最近一直在思考共享模式的创业,感觉被用户一边用一边骂是这类创业必然的命运,如果暂时没有,也只不过是在通向被骂的路上。包括抗癌公社,迟早会被人骂,当初被表扬的越多的,被骂的也将越惨。为什么会这样,我思考有如下原因:

一、被过高期望。共享经济往往是颠覆者的形象(即便不是自己的定位),早期运营者和外界过高宣传性价比优势,用户过度关注节约的银子,但事物总有其规律,每个产品和服务都有底价,当达不到认为的水平时,就会被骂。

二、补缴学费。共享模式所在行业的专业性是必不可少的,一开始被简化的,未必能持久被简化,你需要补缴专业化的学费。这个学费其实是共享模式参与的各方共同消化的,共享的参与者会为这笔学费表达不满。

三、补贴的副作用。帖钱对于创业者初期是有利的,可以快速教育用户、扩大规模、挤掉对手和取得更多社会资源。但是也拔高了消费者对整个行业的期望,当补贴消失,骂声四起。

四、问题简单化的结果。创业之初,要么是没认识到,要么是有意识的将问题简单化,当然这也没错,如果一开始不想的简单就很难入手,用户也很难愿意了解。但是简单的背后是无数的坑。用户踩到坑就会骂起来。而填坑的过程,就会与用户利益产生冲突。

五、规模化的副产品。总是有人要提不满的,用户群越大,不满的人越多,难免充斥各种声音。

六、利益相关方的情绪。共享模式所冲击的既得利益,必然引来有意无意的大量反扑。

八、吸引了非匹配的用户。这些用户无法负担共享模式本身的成本的时候,必然先骂然后以脚投票。

怎么面对必然的被骂?基于对专业的理解和大势的判断,做认为正确的事。不夸张不虚假、实事求是,与用户坦诚交流,保持自然的发展状态。此外,越早面对所遇到的问题,越早加以解决,早点被骂或许也是好事。

但是,保持自然,减少人为推动,这其实是很难做到的,社会的价值观摆在那里。发展缓慢就融资、很难吸引人才、很难推广到更多人,当团队激情不在,可能等不到那个转折点就死掉了。所以抗癌公社很少人认为是成功的。

当然我不是否定共享模式的意义,我当然看好,只是觉得被骂可能才是其走向成熟的必由之路吧,也只有这样,创业者和消费者能成熟起来。同时,作为从业者,应更多思考共享模式本身,它带给用户和社会的,到底是什么?价值何在?是否强调了这个模式不擅长的东西而忽略了其真正意义?

抗癌公社要可持续,需要解决的问题很多。这过程必然艰难和痛苦,被骂是必然。不过这些事必须得做,做了才有达成初衷的机会,不做就是必然的崩溃。既然做了这事,就得担负起责任。无论怎样被骂,事情还需要继续,百年公社的目标不能动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