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愤青时代

不知不觉,自己走过愤青年代,像虐待儿童、某些城市驱赶穷人等事件,基本没怎么发表评论,但要是搁在几年前,一定用写几篇最严厉的博客或微博出来或批评或呼吁甚至开出药方,但是现在心中的情绪还有些,但是不再怎么写了。

这也跟我做康爱公社几年的亲身经历有关,很多时候,我不禁怀疑,那些人,是我曾试图为之努力奋斗的人吗?为什么他们这样那样?——总之,不够洒脱,不懂人性,弄得自己心情也抑郁。

现在反思,愤青时代的骂来骂去,原来是骂错了对象,这些问题的存在,其实是鸡生蛋和蛋生鸡的问题,土壤结出的果实,很难单纯怪是果实的问题或是土壤的问题。王朔说:“中国人,不侵犯到自己的利益,就光知道埋头赚钱,谁死都和自己没关系。一旦伤害到自己了,马上就惨叫,叫得简直哭天抢地,然后一个大白馒头扔过去,立马又焉了,别人喊的时候,他依然埋头吃喝!”

改变不了别人,改变不了世界,无能为力,当然,这不能改尽心尽力的做事态度,只是现在不再多要求别人和外部,还是多多要求一下自己吧,最好别成为自己讨厌的那类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