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钱无权无关系的病了的张马丁是否只有等死?

可能因个性的原因,张马丁讨厌讲关系走后门,也看不起那些搞关系的人。张马丁不怕流血流汗,但就怕与人拉关系走近乎求人办事(我也知道这是我不成功的重要原因)。在我的《草根的中国梦》一书中,我对于中国这个社会的“关系”现象进行了批判,认为它是不正当竞争的表现,扼杀创新,造成社会的不公平,甚至认为它是中国进步的绊脚石。而偏偏最近又发生了一件与“关系”相关的事。

一个江苏的亲戚因连续不明原因的发烧,在苏州治病,每天花费巨大,但始终查不出原因。因此到上海求医。在元旦期间,他们来到上海C医院,医院草草检查之后告知医院病床紧张,没办法安排病床。亲戚又跑了上海几家医院,包括S医院,但均没有安排,只好返回江苏。

亲戚的朋友的父亲认识一位S医院的朋友,是S医院某科室的主任(以下简称L主任),与是求他帮忙。他一口答应,果然,一天之后,病人被安排进了S医院,我去S医院探望时,发现空的病床不少,不像是太紧张的样子,当然真实情况不得而知。

事情没有结束,后来发生的事让张马丁更加忧虑。

病人在苏州治病的时候,每天花费巨大。来在S医院,邻床的病人也是相同的症状同样的病,每天花费1万多块,但好在这位病人家里比较有钱。我这位亲戚的家属了解情况后向这位L主任表达了担心,说家里没有这么多钱。于是在L主任的安排下S医院将这两位病人调开病房,互不见面,并告诉我的亲戚:放心,帮你安排,不会让你像他那样多花钱的。

果然,不管在用药还是治疗方面,大为节约,花费不大,甚至比在苏州医院治疗花费还小。目前病人在治疗之中。

这事让张马丁更加深刻感受到“关系”的重要性,如果没有L主任这个关系,病人能不能在上海住院不说,即使住了院,能支付起这么高昂的费用吗?

这强化了我对于母亲之死的愧疚:我始终认为母亲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也根本上是源于我没有关系和金钱,这是我心中永远不会消失的痛,一想到就心如刀割。

同时张马丁又忧虑自己的命运,我张马丁一向看不起不屑于讲关系,但如果我老了的时候,如果讲关系的社会没有改变,既没钱没权又无关系,既认识不了像L主任这样的关系,如果同时又支付不起高昂的医疗费,是否只有躺在床上等死的份儿?

怎一个惨字了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