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和自由竞争的市场是创新创意产业的土壤

之前一篇《阿凡达》的影评《中国没有《阿凡达》,美国没有《建国大业》被几大网站和博客转发,点击保守估计超过50万,创本人博客之最,但是原文并没有表达清楚我的本来意思,以本文补充之。

我们总是惊叹,为什么美国总是不时出现一些令人耳目一新、眼前一亮的东西?互联网、apple、google、好莱坞、ipod/ipad等等,为什么美国的创新、创意产业如此发达?反观近些年,我国政府不断高调从政策资金创业等支持创新创意,但似乎生效甚微,为何?

我们注意到一个现象,看近几十年美国出现的足以影响世界的一些创新创意,在这后面没有美国政府的影子,不管是微软、apple还是google、好莱坞,我们发现其基本都是民间出现、民间资本推动而后壮大的,但都大获成功;反观中国,政府大力号召创新,甚至如TD-CDMA等政府直接上场推动,但成果不多,甚至这个国产的手机通讯标准目前几近失败。这是为何?

回答这个问题可能有很多方面,如教育、如政策等,但我更倾向于用经济体制决定论,即目前中国垄断的市场和资本是阻碍创新产业的罪魁祸首。

在美国,市场自由和相对公平、机会相对平等、高度竞争的市场环境逼得企业只能通过创新独辟蹊径以求获利,逼得资本可以进入风险高但收益大的创新产业获利。市场驱动了创意、市场驱动资本支持创意。在这种情况下,既需要创意,又需要资本的《阿凡达》得以诞生。

在中国,关键市场都被垄断,资本高度聚集于垄断型行业,垄断资本只要依靠其垄断地位和国家政策的保护即可生存和发展,又有何动力推动创新?而民企和创业企业倒是有创新的动力,但是受政策管制过多,又缺乏资本支持,与资本的脱节使创新创意成为空中楼阁。

比较下来,我认为这才是关键,即:自由竞争的市场才会从根本上驱动创新创意产业,在这一市场下,个人、企业、资本才会有动力创新,才能使才智和资本迸发活力。

因此,只有打破垄断,建立一个自由公平自由竞争的经济体,发挥看不见的手的作用,才有可能真正推动中国的创新创意产业。

这里涉及政府职能的转变,政府要从直接经营企业的角色中退出,把工作重点放到政策法律完善创造公平市场环境方面。但是这一点我认为是在退步,政府似乎刻意把自己打造成无所不能的角色,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力求控制尽可能多的经济门类。

同时,也要给民间资本机会,看过一个报告,大意是说中国有六七十个经济门类,开放给外企的有五六十个,而开放给民企的只有四十多个。上文说过,创新创意的直接所在就在民间,民间有创新创意的动力,限制民营经济就是限制创新创意。对民营过多的管制就是谋杀创新。

有人说国家控制经济是为了安全,我暂且同意这种说法,但是国家控制经济不等于国企央企控制经济,民企也是中国经济的一部分,也是自己人,不给他们公平的机会,明显就是逼着民营企业家赚钱后往国外跑嘛!而民企往往在资本使用效率更高、创新创意的动力更足,这一正一反的作用,打着保护国家安全的幌子对中国经济造成的损失可想而知了。

总之,经济自由化是中国创新创意的土壤,政府以计划经济方式推动这一产业是不可能太多效果。但这自由竞争的经济的实现是长期的,因此,中国的《阿凡达》可能还需要很长时间。

(认识水平和表达能力实在有限,感觉还是不能全面表达自己的意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