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让康爱公社的风险投资人赚到大钱

对于支持我们的风投,必须每一秒都得想着去如何回报。

现在,康爱公社的办公室在一个还挺干净正规的写字楼,大家吹着空调听着音乐,有冰箱微波炉,偶尔也有水果酸奶小零食,大厂比不了,但也还是有滋有味的。

这,必须要感谢我们的新投资人,界石资本及两位企业家的投资支持!

在我发了上文回顾融资不易时,有朋友问我是否恨风投?不不不,一点也不,在商言商,两厢情愿,我对拒绝我们的风投没有任何不好的评论,只是因此对支持我们的风投心中的感谢更多了几分。

不喜欢我们的风投,我们不需要花一秒钟去想,但是对于支持我们的风投,必须每一秒都得想着去如何回报。其它商业类的创业项目固然需要感谢投资人,对于我们康爱公社这样的项目,必须更加感谢。因为对风投来说它需要更多一点眼光、更长一点的耐心,要冒更大的险。

过去,曾有个别社员质疑公司为什么公司化运作、为什么要引入风险投资,我也做过好多解释,其实究其一点,作为想让世界更美好的草根,如果不能使用社会资源,是没办法对世界产生任何一点有益影响的。做一个洁身自好的高洁之士,没有P用,还是有n多人大病时没有钱。

孔子有学生做好事不收谢礼,被孔子骂,说从此天下人没有人愿意做好事了。引用到康爱公社的风险投资中也特别恰当,如果康爱公社这样的项目不能让风险投资有好的回报,那么未来此类项目便得不到任何资本支持。公社在这方面吃的苦头很多,所以更深刻的明白这个道理。我们希望未来的此类项目,能够不像公社这么辛苦。

现在,越来越多的社员能够理解公社,康爱公社必然要有适当的商业化。即使不是投资人的要求,也是符合社员的利益,君不见我们的论坛里,不断有社员为公社应如何创收出谋划策,这挺令人感动。大家都知道如果公社不能收入随时都要倒掉。我本人也殚精竭虑的思考商业化的方式,但是思考来思考去,觉得:需要努力探索,但是不能急!

众保,是一个新事业,也是一个特殊领域的事业,就我们的业务来说,需要挺长时间才能发现问题,而且现在配套行业,也存在诸多问题。自身问题不少、外部问题挺多,在解决不好这些问题的前提下,所进行的任何商业都是海市蜃楼,经不起时间考验。

康爱公社所追求的,是本职业务上极尽完善之后内生的或衍生的合理回报,长期可持续的回报,可以正大光明跟所有人说的出口的回报,想必这也是投资人希望的回报。当然,我们更加希望能做到的,是所有帮助公社成长的人,无论社员、分社长、团体成员、师长,还有我自己,都能正大光明的取得合理回报。这可能是我们百年公社、基业长青最重要的组织保证。这是我想实现的经营目标,为这个目标我愿意付出很大努力和牺牲,让我们拭目以待。

投资人跟我聊了一下转身投了其它平台,为什么康爱公社融资困难?

康爱公社(原名抗癌公社)肯定是中国乃至世界最早的互联网创新保障模式,也是被风投拒绝最多次数的创业之一。

康爱公社(原名抗癌公社)肯定是中国乃至世界最早的互联网创新保障模式,也是被风投拒绝最多次数的创业之一。在2011年刚问世后,通过微博电邮等方式联络知名投资人,无一回应;在此后,也见过不少投资人包括挺知名的,但数次被投资人质疑、冷落甚至嘲笑。直到2014年,策源创投的冯波先生和王璞先生才慧眼识珠做了第一笔投资,又直到2016年底,界石资本的孙军军先生联合两位知名企业家陆风先生和徐栋先生再投资了另一笔资金。期间被几十个风投拒绝,可谓悲惨。公社最长经历过20个月的资金断裂,团队成员拿的少,我自己也只能从其它方面创收为生。

但是,与此同时,网络互助(众保)这个行业,却是不折不扣的发展起来,好多新平台起来,好多平台拿到比我们多的多的钱,让我羡慕不已。同时让我痛苦的是好多投资人是在跟我聊过之后,投了其它平台的。。。。所以,融资困难,只能归结于自身问题。本文,就是希望总结一下自身原因,希望自己痛定思痛,痛改前非,当然如果对你有启发那就更棒了。

下面列的条目,没有先后顺序,想到什么写什么。

1、长得丑。别笑,这个已经有人用数据证明了相貌和融资的关系。

2、穿着随意。我见投资人,从没一次西装革履,往往是T恤衫,可能上面还有些菜汤印记。

3、没有知名互联网公司的工作背景。这个很重要,像阿里、美团这种大互联网出来的牛人,事情还没做就能拿几千万,而我太平人寿、国泰君安这种传统公司的这些普通职位,没有说服力。我也很理解投资人,就几十分钟,想认清一个人和他的能力很难,过去的经历才是可供参考的重要依据。什么话不重要,这话是什么人说的重要。

4、没在互联网圈子里多混些关系。
我天生不喜社交,不爱往人多的地方去,虽然业余一直做个人站长,但互联网公司里没正儿八经呆过,人脉少。
没有圈内人脉,意味着没人向投资人推荐你。很多投资人是投熟人推荐的。
没有人脉,意味着没人愿意给你说话站台。某平台成立后,我看到朋友圈里某位业内有影响力的人的在转发、在祝福,但是却从来没有转过我的帖子。
没有人脉,意味着团队找人困难。找个有资历有资源的合伙人、合作都很困难。我很长时间里都没有建立起专业团队,团队跟互联网比较远,甚至在很长时间里,都是我一人维护代码和数据库。直到今年,我们才多招入了三名程序员。

5、高冷、有脾气。对于投资人,我极少主动,朋友圈也加过一些投资人,不跟我说话我一般绝少主动找上去,几乎从没有主动汇报一下公社的进展。
甚至,言语不合和其它原因让我感觉不舒服或不喜欢的投资人,我主动放弃和拉黑,爱谁谁的心态,没有虐我千百遍、待其如初恋的心态。自己又不牛,还高冷,也真活该!

6、做这事太早。康爱公社问世太早,第一个,在投资人看来往往不会成功,投资一个模仿者成功的概率可能更大,国情如此。

7、长期没有建立起看起来牛逼的团队。目前的团队都非常出色,工作能力和职业素质都很高,但是情况跟我差不多,大家都缺乏能说服力的BAT背景。这跟第4点有关系,也跟缺乏资金和个人影响力有关系。但是我对团队是非常满意的。

8、太老了。开始融资时已经35岁了,现在已经39岁了,互联网投资人已经专注90后不考虑70后了。

9、过于保守。我把康爱公社往『百年公社』方向去做,在短期速度和长期可持续之间,往往偏重于后者,所以在不懂保险的用户看来就保守,吸引力不足。在发展策略上,也几乎从来没有过激进的行动,公社的发展一直是不温不火。

10、公益心和社会责任心太强。有个记者报道我们的标题就是《抗癌公社公益性太浓拿不到投资》。除了公社在产品上看起来公益,我对任何投资人都宣讲:康爱公社的价值首先是公益,其商业必须以社会责任为前提。
这不是对牛谈琴嘛!投资人追求的是利润、规模、IPO、百倍回报退出。谁管你做公益。往往,投资人听了这些话,口头上会表示尊重,但是心里肯定在说:这个傻逼!
这绝不是说投资人不好的意思,而是我缺乏经验,不能给人他们想要的东西,当然也就得不到想从他们那里得到的东西。

11、野心不大。我提出的融资金额太保守,有投资人跟我说,如果你不提出一个更大的资金,证明你没有更大的野心,他反而会犹豫。

12、数据增长不好看。公社坚持真实数据,给投资人的数据没有任何虚假,但是,真实,往往不那么好看。也有一种说法,你真实反而会减分,投资人会认为你不会搞事、不适合在国内经营企业。

13、数据和用户规模没有做起来。公社目前140万用户,增长也不快。这跟我的老、保守也有关系,也跟我对这个业务的理解有关系。我认为爆炸式增长是一个大坑,不适合这个业务。试想,1000万用户,意味着每年几万起的互助,审核、社员监督能跟的上吗?但是投资人可能不这么想。

14、演说和表达能力太差。也许你看了上面文字能看出来,我说话方面不够聪明。我出版过《草根的中国梦》等书,写过n多博客,也能写代码做网站,但是在说这一点上,一丑遮百俊。所以请我去讲TED或上行业论坛讲课的人,一定不会再愿意请我第二次了。这一点必须佩服马云。

15、不敢投钱搞营销和补贴。康爱公社几乎没有在营销推广上花过钱,这跟我的谨慎和对这个业务的认识有关。

16、没能力碰到更多优秀的投资人。我感觉有些投资人的投资风格和理念说不定能喜欢我,但是我缺乏跟他们沟通的渠道,也从来没有主动去寻找接触他们的渠道。

17、没能力碰到更多真正懂行的投资人。真正懂保险的人不多,真正能理解互助的人更少,我在公社论坛至今发了13000个帖子,才算是了解了一些用户的关注点,对于走马观花的投资人,一定是没耐心深入研究和思考这个东西的。

18、不会搞关系。早期,也有一些知名人士、政府官员、媒体记者等主动联络建立了个人关系,而我,并没有经营和使用好这些关系,别说平时主动联络问候,甚至过年过节发过祝福短信都没有!性格决定命运,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19、商业上不敏感。我是78年人,小学中学又学了太多马克思,对于『社会价值与个人价值统一』过于执著,没有重视作为公司经营的收入和利润问题,商业化推进慢,总是想先把互助做好建立社会价值后,再去做收入,但是越来越多投资人不喜欢这个逻辑了,他们希望一开始就能看到钱。而我对他们的讲述中,关于商业模式等强调不多。而一些可以马上来钱的像医疗类的内容,我们一直谨慎至今没上。

20、坚持不预收模式。康爱公社好像目前是唯一一个不要求成员预存的平台,其它都多多少少要求平台预存,形成资金池。过去有一个投资人曾跟我说,只要你也改变不预收,那他一定投,但是我们没有改变。

21、不够重视融资问题。ppt都从来没有很用心的做过,有时候发给投资人还是半年以前的数据。过去的两次融资甚至都没有用到ppt。在融资上投入的时间过少。人说创始人两件事,找人、找钱,而我花在找钱上的时间少之又少。

22、出身差、背景全无、资源为0,又不会说谎和包装成我很牛、资源多、背景好。很多投资人其实很在乎这个的。

23、跟投资人对话时,气场不足,谈判能力不强,过于随和和谦虚。

24、情怀太大扯着蛋。比如我对社员承诺,只有两种情况下才会放弃运营公社,在投资人看来,这就使得未来转型回旋空间太少,像出售变现等就不大可能,商业价值反而降低了。

25、强调太多面向为低收入人群服务,有投资人认为这个人群消费能力差,商业价值小。

26、懒了。最近一年半,从未主动联络或拜访投资人,都是等投资人找上门来才谈一谈,对于一些在外地的约谈,几乎全拒绝了。

27、包装能力差。像大数据、区块链等高大上的词汇,很少从我嘴里说出来。八字没一撇的东西不好意思说,但是这就会显得low

没想到整理出这么多,竟然有这么多问题,是否康爱公社融资无望了?
不!
我想,上帝为什么让我对康爱公社无比热爱和执著,却又给我上述这么多缺点?他老人家无非有这几个目的:
1、你的作用就是启发市场;
2、磨练你,让你在痛苦中体会经营康爱公社百年公社的道理。
3、有些故意安排,是对康爱公社有利的。像早期融资不顺,未必不是优点,这会使你想的更多更深入,在商业化方面的压力小点,从而更利于公社朝向正确方向。
所以,以上三点有两点还是支持我们成功的。我并不绝望,相反却仍有无穷的斗志和希望。融资困难,或许也是上帝暗中支持我们的结果,何况还是有投资人支持我们的。公社的坚持,开创了一个行业,已经非常成功。那再坚持,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想想未来,还真有些期待呢!

话虽如此,但该改的还是得改,这个时代,资本的支持对加速一个事业的普及成功还是很重要的。希望以后表现好点。

最后,再次感谢曾为公社投过资金的:
策源创投的冯波先生和王璞先生
界石资本的孙军军先生,知名企业家陆风先生和徐栋先生
壹基金
参与腾讯公益项目众筹的热心人士

再谈康爱公社的众保模式与现代保险业的不同及其意义

现代保险业(包括相互保险公司),其实质是一个基金,一个巨大的资金池,之所以形成这个情况,是因为它有两个假设一个客观上无法克服的困难。两个假设是:

1、大众不会自己管钱(所以不如交给我保险公司来管);

2、人是恶的和不诚信的(所以我先收费,免得你到时候不交钱)

这两个假设伴随一个难以克服的技术缺点就有了合理性:(互联网产生之前)缺乏技术手段通知投保人、无法做到事后收费,成本高。

所以,形成了先收钱再提供保障的模式。

当然,这也不见得不正确,有些保险公司可能的确是有强大的资金运用能力,的确是比个人管钱更有效(但保险公司一定比基金公司、证券公司、银行的理财能力强?)。而且能够在一定前提下承诺保证赔付。

但是与此同时带来的代价也不小,销售成本、运营成本 、管理成本、监管成本也是巨大的。比如在美国次贷危机的时候,美国政府就不得不出资拯救大型保险公司。所以各国政府无不提防保险公司的各种风险,严加管理。其中的成本,肯定是由广大投保人(纳税人)承担的。

但是,现在有了互联网,互联网日渐发达,那情况是否有改变,取消这个资金池(基金)似乎也就看到了希望:

既然互联网成本这么低,那事后通知、事后支付,都顺理成章,要人们事先缴费的理由就不存在了大半。

那么,形成与现代保险不同的模式就有了可能。

它也基于几个假设:

1、大众可以自己管钱;

2、不管人是善的还是恶的,事后付钱时,绝大部分人会留下来;

3、技术能够解决低成本通知和支付的问题。

4、只要一直有足够人数参与分摊,也就能形成长期的赔付能力。而互联网提供了低成本聚集足够人的技术能力。

抗癌公社坚信以上信念,就是想建立这样的模式。也正是如此,众保模式不同于现代保险业,所以我们说它是新模式

从目前的情况看,行之有效。从长远看,有不少困难还需要克服,但谁也不能事先否定我们。

以上,是我理解的众保模式与现代保险业的不同,从中也能窥探其重大的意义,哪怕目前仅具有象征意义。

(2016年12月原发于康爱公社论坛

做医疗健康、卖保险、搞电商,是网络互助最终的出路吗?

我怀疑。

这些年的经验,让我时时有一个对自己的提醒,有些看起来很美好的,未必就一定美好。

医疗健康,有人在做,互助平台做的更好?不见得!
保险销售,也是一片红海,互助平台能做的更好?不见得!
凭什么认为互助用户会自然转向你的医健平台?保险平台?

互助平台的核心价值在哪里?
如果把互助平台看成类保险,那这个类保险的核心价值在哪里?

互助本身就不能盈利?
为什么不能盈利?

如果一个保险公司不能从保险产品上赚钱却要从医疗健康赚钱,这符合商业逻辑吗?
如果一个互助平台不能在互助平台上取得收入却要转向不一定运营逻辑的其它产业,合理吗?

羊毛出在猪身上,至少羊和猪都是家禽呢,还有点类比。
如果羊毛出在海豚身上?合适吗?
没毛搞个毛!

这可能是条小道而已,但非最终归属。

抗癌公社张马丁致马化腾先生和微信团队的公开信

2015年微信团队取消了抗癌公社公众号的名称认证,这给抗癌公社带来了极大麻烦。写作此信希望能被腾讯的人看到和帮助解决。

尊敬的马化腾先生和微信团队:

2015年微信团队取消了抗癌公社公众号的名称认证,这个问题一年多以来反复沟通未能得到解决,所以不得不写信给您,如有打扰敬请原谅。

抗癌公社是创立于2011年的中国第一个大病医疗费互助众保平台(2014年2月我们曾给您写信请求支持,原信点此),它旨在以互联网的方式帮助人们解决大病医疗费压力,我们自信它开创了一个新的模式——“众保”。从无人问津到模仿者众,证明了它的价值。这里必须要感谢您们的努力,正是微信的出现让抗癌公社模式得以流畅运行和发扬光大。

抗癌公社于2014年通过微信公众号认证,但是在2015年未能再次通过,理由是名称涉及医疗,要求提供医疗资质。但是正如上所述,项目旨在解决医疗费,而并非医疗。您可以查看公众号的所有内容,均与医疗无关。

我们理解和尊重您们对于公众号管理的初衷,但是我们也了解了微信公众号的命名标准,发现并没有违反政策,要求抗癌公社提供医疗资质并无依据。

所以,我们认为要求抗癌公社提供医疗资质的要求不合理。

在微信取消的这一年来,不断有人质疑公众号的合法性,在支付等方面也不断发生“不允许跨号支付”等影响(近期通过公众号推广在腾讯公益的众筹时就遭遇此类情况),这阻碍了公社的发展。

同时,考虑到抗癌公社使用本名称已4年(公众号通过认证也有1年),在这4年中,我们获得了200多家媒体报道、获得过来自互联网金融、公益的8个大奖,公众号也有25万关注者,初步形成知名度,如果修改名称势必给我们带来很大损失,作为创业团队无法承受。

这一年以来,我们多次多次提交认证申请请求审核团队重新考虑,试图通过提供从公益基金会等取得的证明材料以通过认证,也试图发起社员签名请愿活动,但终不被审核团队认可,我们深感失望。

我们真切希望马化腾先生和微信团队能花两三分钟了解抗癌公社,给予我们公平公正的处理,尽快通过抗癌公社公众号名称认证,抗癌公社团队和44万社员将表示由衷感激!

 

抗癌公社张马丁
2016年7月14日

 

写给购买抗癌公社五周年纪念T恤的社员的信

2011年5月的母亲节,抗癌公社问世,但是在很长时间里,它不被人们认可,很多人评价它是一个不切实际的『乌托邦』。但是它很幸运的生存到现在,发展到20多万志同道合的社员;它的影响力正在不断壮大,先后获得上百个媒体报道和6个大奖,在公益和保险领域取得影响,它所倡导的理念正在逐步变为现实。

回顾这个过程,我们最需要感谢的,就是我们这些社员,就是你!感谢你,首先信任我们而成为社员;感谢你,积极参与公社的讨论和活动,使得公社生机勃勃;感谢你,不断向身边亲友推荐公社,使得我们日渐壮大。感谢你,现在又参加到我们庆祝5周年的活动中来,给我们极大鼓舞。

抗癌公社的性质,决定了5年仅是这个事业的开端,我们必须存在数十年,才能不辜负社员的信任和帮助,才能完成它的使命。不过请放心,我们正在围绕『百年公社』目标努力进行规划和实施,过程必然艰辛,我们已做好准备。

人人具有大病不缺钱的权利,而权利的实现取决于我们是否能勇于承担责任和开始行动。你的参与让我们越来越乐观——只要人人参与,一个无需为医疗费忧虑的世界就能成为现实。

让我们一起努力,一起期待。

抗癌公社创建人 张马丁
2016年3月28日

(本信随T恤寄出)

抗癌公社誓死捍卫“中国首家”的荣誉

上文痛斥泛华保险虚假宣传、伪造宣称“中国首家”,被投诉,被微信认为侵权,给警告和屏蔽删除。

泛华的侵权投诉,辩称是“自己吸取国外经验加中国国情的创新,被抗癌公社抹黑为抄袭”,微信官方认为成立。

但是,我那篇文章的核心,根本不是指这一点,而是指它虚假宣传”首家“这个事实。他们的投诉成功的转移了微信审核人员的注意力。

它的模式是不是抄袭抗癌公社,且不论,而我指出的它不是类似模式的首家,而抗癌公社是这个模式的首家这个事实,我相信他们不敢直接回应。

删就删吧,无奈。我也没其它招数可以使出来。但是还是得表个态,抗癌公社誓死捍卫,这个模式上,抗癌公社就是中国乃至世界首家(是否世界首家还有待求证)

这个模式,不同于相互保险,它有不同的运行机制。所以能在中国运行起来,抗癌公社的首创精神不容磨煞。

这个模式,我们欢迎模仿,任何有助于提升中国大众保障水平的、解决民生问题的人和资本,我们都非常欢迎进入这个领域。我们感谢你们帮助我们完成初衷。我绝不会指责谁抄袭。

但是,”首家“这个位置,你们谁也别想从抗癌公社这里抢走。

因为这是事实!

事实之外,这对我们是种荣誉,是我们百折不挠、坚持四五年的为数不多的回报。我们看重荣誉,当然誓死捍卫!

滴滴拿牌给我的启示,或许发起保险公司的计划应该再次重启

滴滴出行取得运营牌照,从共享经济阵营投奔到牌照经济阵营,让我们不禁想到苦心经营四年半的抗癌公社的命运。

我们一直认为它不需要牌照,抗癌公社是一个互联网的互助社区,可以充分尝试各种创新手段、以互联网的方式运营下去,完全可以开创一个媲美uber、airbnb的共享经济的新模式,我们给这个模式取了高大上的名字——“众保”,它绝对具有世界范围内的开创性,何必要套上一个陈旧的外衣。

但是,不能不考虑国情及行业特点,不能不考虑我们的目的到底在何处。我们的初衷当然不是要创立一个新模式,而是希望能提供性价比最高的保障给哪怕收入最少的人,那么对达到目的更有利哪个就应是我们的选择。

另一方面,我们常常陷入解释,对媒体记者、对行业人士等外界,强调我们不是相互保险,我们是某某某,我们如何如何,但是生效甚微,在几乎所有报告和报道,我们仍然是作为中国第一家网上相互保险公司的雏形出现。我们这种与初衷关系不大的坚持,有必要吗?何不从了外界普遍对我们的认知?

还有一方面,从抗癌公社这几年的运营情况看,固然我们可以变通的运营下去,但是涉及社员资金管理、收入模式等方面,有牌照无疑更加通畅。

综合考虑的结果,是我们得放弃一些理想主义、英雄主义的东西,放弃清高和矜持,以务实的态度去为我们的生存努力。活下去,理想才有实现的可能。而取得牌照的认可,我们才能更好更长的活下去。

所以,我们准备重启发起保险公司的想法。我们要申请发起一家专注于健康医疗保障、辅助医保解决医疗费问题为核心的相互保险公司,就如同当年我们曾发起中国第一家公开召集发起互联网寿险公司一样,它必有自己鲜明的特色,而且目的相同:提供中国性价比最高的保障,而且一定要特别为低收入者提供服务。

对于发起保险公司,我们不是第一次这么干。2008年受亲人大病经历和去世经历多方面的打击之后,我们就开始了发起的努力。开始是给各路企业家、管理层、媒体写信,寻求支持,没有收获。于是又写作出版《草根的中国梦》,希冀引起关注,又再次给各路企业家、管理层、媒体寄书,再次没有收获。书中设想的公司号称中国第一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上海人寿”,如今,互联网财险公司有了、互联网寿险公司有了、上海人寿也有了,但都跟我们没有关系。(这段经历及对公司的设想参见此处

2011年重心放到抗癌公社上,在2014年,由于相互保险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的出台,我们又成为中国第一家通过互联网公开召集设立相互保险公司的,通过抗癌公社网站也召集了一千多位发起者。甚至还写了一封信《致国务院、保监会请愿书:请把第一张寿险相互保险牌照发给我们》,但由于一方面是政策不明朗,另一方面我们意图坚持众保模式(本文开头所述),而没有继续。

回顾这两段拿牌的努力,不禁心潮澎湃。时光荏苒,岁月蹉跎,不经意间青春飞逝、数年已过,我们从体重、发须、行动习惯、兴趣爱好、方法想法都改变好多,当年历经挫折而不放弃的豪情、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雄心、身处平凡想向上去的野心,如今都淡好多,做好事的前提下活下去成了盘旋脑中的主题。但是,这反而更让我们看清要做的事情的意义——越是平凡的生活、为生存的努力的人,越需要一个贴进的保障和万全的准备。我们处处受挫的状态,也正是我们想服务人群的状态,我们懂他们,我们能服务好他们。这反而给我们增添信心与勇气。那些减下去的心在另一处得到生长。幸运的是,我们始终指向同一方向。

方向对,不怕路远,我们或许应该再次上路,拼尽全力,也祈祷这次天时地利人和。

抗癌公社是不是不公益?

1
什么是公益?我觉得不少人对公益的理解是狭隘的,比方,很多人认为不求回报的、不赚钱的,才能叫公益。
这个观念害死公益,这是要求人们要有很高的道德水准,不求回报的做好事,问题就来了:如果好人没有好报,谁还做好人?
所以,我认为的公益,就是字面意思:对公众有益,叫公益,是一种客观效果,而非主观宣称,跟有无回报更是扯不上任何关系。
孔子有个学生,赎回本国奴隶而不接受赏金,孔子恶之:从此不会再有人替鲁国人赎身了。孔子又一个学生救了人并接受了那人赠送的一头牛,孔子很高兴:从此这样的救人的事情会更多。
很遗憾,这个道理很多人不知道。

明白了什么是公益,再回头看抗癌公社。
抗癌公社,是不是所有人都得到了好处?是不是对公众有益?
抗癌公社中,人们帮助了别人,是否得到了奖赏和回报(获得一种受助权利就是一种回报)?
是否符合孔子对做好事的态度?
是否能鼓励更多人参与进来帮助别人?

所以抗癌公社是公益,是真正的公益。而且我们把帮助别人和帮助自己完美的统一到一起,是公益的最高境界!

2、
质疑抗癌公社公益性的人,认为人们参加抗癌公社是一种利益交换。
这种观点的问题,在于以主观意志代替了客观效果。我本人更看重客观效果。
也就是说,一个人出于自私的目的而做出了对社会有益的事,我觉得非常好,甚至值得鼓励。
另一方面,如果让人们不考虑自己的利益去做公益,是一种对人性的扭曲,是虚伪。
最后一方面,你怎么知道人们看中的是利益而不是帮助别人的心?!
抗癌公社的社员,是真正的值得歌颂的高尚的人、是完整丰满的人,是有正确公益观的人!

3、
质疑抗癌公社公益性的人,认为我们只能帮助社员而不帮助社会上的不幸人。很多生病后来公社的求助,我们没有帮。
我们做这个事业的目的是什么?
是做出帮助几个不幸人的样子,让大家都崇拜我们,说我们不求回报的做好事,被评为中国好人?
还是让更多人哪怕是最穷的人大病不愁钱?
无疑是后者。
而达到后者,最重要的是什么?
凭一点爱心,一点热情,是可以帮助一些人,但是只能是一些,甚至不会超过100。
怎样才能帮助到更多人?只有制度的建立,才能帮更多人!
一个少数人参与、少数人受益的制度,无法帮我们达到最终目的!必须设计一个人人参与、人人受益的制度。扩大点,让每个参与到抗癌公社中的人、组织获益!这才是我们达到目的手段。
制度比爱心能帮助更多人。

4、
质疑抗癌公社公益性的人,还在于抗癌公社是公司化运作。
首先,在国内外,很多基金组织、公益机构是公司化运营,公司是现代文明的成就之一,好处不言而喻;
其次,在国内外,公益形式之一的社会企业也是一种普遍的形态,以商业、市场的手段解决社会问题,这方面的代表是孟加拉穷人银行。
最后,谈我个人的理解:
我们想做好事,想做抗癌公社,达到社会目的。但这得需要钱,我们不是马云和比尔盖茨,拿不出数百亿来做公益,怎么办?
我们只有利用社会资本!
如果利用社会资本?得让资本看到利益和回报!
如果我们做好事的同事,又让资金看到利益,而如果能通过行之有效的运作,让资本获得回报。会不会鼓励更多资金参与到社会问题的解决中来?如果不公司化运作?能否更充分的吸收利用社会资本?
所以,抗癌公社的伟大,在于成功借助了社会资本(我们获得了天使投资)来解决社会问题,它没有花社员一分钱,这不是比一味号召捐款来得更聪明?
公司运营,不仅不是抗癌公社的污点,而且是伟大之处!

5、
再加强一下个人观点。
一项可持续的事业,必须要有可持续的机制,而一个机制无非依靠两点:好的人、必要的钱。
好的人,并不是不要利益的无私奉献者,追求利益回报,希望通过做合法的事达到财务自由,是人之常情。而且也只有利益一致,才能使人全身心投入到事业中来,所以,我们得给人看到利益。抗癌公社的员工,必须要不为钱发愁!
再说资本,现在的时代,资本能加速一个事业的进程。举便,如果没有利益的驱动,个人电脑、互联网还是处在一个自由自发的发展状态,这些行业会发展这么快?观察生活周边,对我们的生活带来实质的、重大的福利的,哪些与资本驱动没有关系?
我们在说资本是恶的时候,想过他们给我们带来的好处吗?
抗癌公社要快速发展覆盖更多人、要参与市场竞争并取得胜利,没有资金如何做到?所以,资本可以帮助我们做公益。
我们必须让投资人看到利益和回报,这是我们这个事业能帮100个人还是能帮1亿人的关键。一个敢冒险投资解决社会问题的投资人,理应得到回报,这样才是正向循环的社会。

综合,结语,我必须得强调,抗癌公社不仅是公益,而且是一项伟大的公益、真正的公益。社员、员工、投资人,都是伟大的公益人!
但是,公益,跟赚钱、回报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
当然我们不强求每个人都认同我们,加入的都是相信的,助人自助的人走到一起,拥有真正公益理念的人会走到一起。
既已出发,绝不回头。不忘初衷,不达目的不罢休!
百年公社,不能仅是说说而已,它需要一系列的条件!奋斗!

(本文原发于抗癌公社论坛,有不通顺之处没来得及改。)

抗癌公社模式创新在哪里?为何发展如此艰难?

有人说,抗癌公社这么好的项目,为什么发展这么慢?

我听到这种问题是,往往心里有抽丫的冲动。当然,面上却只能说,我们发展在加速,之类。

觉得抗癌公社应该不这么难,是因为基础用户、种子用户已经具备的情况的情况下,是从1到N的问题,但是从0到1,却不是这样。

举个证据,这是我在2012年在知乎这个逼格甚高的地方提问的帖子:http://www.zhihu.com/question/19984004 从中可以看出,大多数人是根本不看好这个创意的。

有人说,国外相互保险这么成功,证明了模式可行,那你应该很容易才对。

同样,这个说法没有看到抗癌公社的创新性。这也是我们一直强调抗癌公社的众保模式不是相互保险的地方。

创新性一方面表现在一些设计的组合上:比如不高于10元的设计、免费加入、不要预付费、年龄与权利的挂钩、随时可以退出、完全依靠互联网等细节上,也体现在一个最重要的地方:我们相信人们不需要严格的契约和预付费也能使这个体系运转。

这也是抗癌公社受质疑和诟病的核心环节之一,不预付费,没有契约、基于现实中存在信任关系的小圈子或许可行,但是基于大家都是陌生人的互联网,肯定不可行,最能预想的就是到时候所有人到时候一哄而散,这个模式无法运行!但是我们不这么认为,我们坚信它可行(以后有机会再详述)。

而这,正是抗癌公社最大的创新!

千万不要小看这种看似微小的理念,尤努斯正是认为可以建立一个人们不需要抵押也能贷款的银行体系而获得诺贝尔奖的,现在回头看无抵押小额信贷是多么平常的事情!理念的革新,是非常非常困难的事。这就是我们前3年一直缓慢发展的原因。

现在,有18万多人相信了这个理念,也有了大量的模式抄袭者,使得这个创新点越来越可行,但是,当初我们全年只有20位社员的时候,你认为它可行吗?

发展越艰难,越能证明我们的创新力度之大!好在,做为创业,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