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康爱公社是无敌的?

1、康爱公社2011年问世,中国最早的大病互助平台,中国运营时间最长的大病互助平台,即便其它开创性的第一不讲,至少这两项是无人能敌的,只要公社不关门,就永远不会有人超越我们。

2、康爱公社的事业,是辅助解决解决大病医疗费问题。今天看到一张很震撼的图片,他们几乎大概率会得尘肺病被憋死,但是没有医保,就解决这样的问题来说,大家都是志同道合的朋友,互补合作大于竞争。

read more

我是如何看待支付宝推相互保对康爱公社的冲击的?

有不少朋友表达了对公社的关心,在此回应一下。

先说一下对相互保模式的看法。

相互保采用了n多我们康爱公社原创的玩法,像0预收、事后收费、39岁年龄分段、30万目标等等,这本身就是对我们康爱公社团队能力和眼光的肯定(有这么优秀的团队,公社还能走更远)。

通过我对其规则的理解,相互保也是不能保证赔付的,其条款设立了中止运营的条件,这本质上跟康爱公社等网络互助玩法相同,成员权益的风险程度相同。但是,其背着保险公司的牌照这么玩,也算是一种体制内的创新,也算是一种降维打击吧。

read more

我们并没有尽力

有个故事,父亲对儿子说,你能不能抱起地上这块石头。儿子尝试各种方法去抱但石头纹丝不动,于是对父亲说:我尽力了。父亲说:儿子,你并没有尽力,我在你旁边,你却没有请我帮忙。

之所以想起这个故事,是互动吧CEO王富强让我在朋友圈帮他转一个他们产品的帖子,这位CEO主动找我转不是第一次。所以我意识到,自己几乎从来没有去跟谁私聊请求对方帮我转下某个宣传文章。

read more

再谈康爱公社的众保模式与现代保险业的不同及其意义

现代保险业(包括相互保险公司),其实质是一个基金,一个巨大的资金池,之所以形成这个情况,是因为它有两个假设一个客观上无法克服的困难。两个假设是:

1、大众不会自己管钱(所以不如交给我保险公司来管);

2、人是恶的和不诚信的(所以我先收费,免得你到时候不交钱)

这两个假设伴随一个难以克服的技术缺点就有了合理性:(互联网产生之前)缺乏技术手段通知投保人、无法做到事后收费,成本高。

read more

做医疗健康、卖保险、搞电商,是网络互助最终的出路吗?

我怀疑。

这些年的经验,让我时时有一个对自己的提醒,有些看起来很美好的,未必就一定美好。

医疗健康,有人在做,互助平台做的更好?不见得!
保险销售,也是一片红海,互助平台能做的更好?不见得!
凭什么认为互助用户会自然转向你的医健平台?保险平台?

互助平台的核心价值在哪里?
如果把互助平台看成类保险,那这个类保险的核心价值在哪里?

互助本身就不能盈利?
为什么不能盈利?

read more

写给购买抗癌公社五周年纪念T恤的社员的信

2011年5月的母亲节,抗癌公社问世,但是在很长时间里,它不被人们认可,很多人评价它是一个不切实际的『乌托邦』。但是它很幸运的生存到现在,发展到20多万志同道合的社员;它的影响力正在不断壮大,先后获得上百个媒体报道和6个大奖,在公益和保险领域取得影响,它所倡导的理念正在逐步变为现实。

回顾这个过程,我们最需要感谢的,就是我们这些社员,就是你!感谢你,首先信任我们而成为社员;感谢你,积极参与公社的讨论和活动,使得公社生机勃勃;感谢你,不断向身边亲友推荐公社,使得我们日渐壮大。感谢你,现在又参加到我们庆祝5周年的活动中来,给我们极大鼓舞。

read more

抗癌公社誓死捍卫“中国首家”的荣誉

上文痛斥泛华保险虚假宣传、伪造宣称“中国首家”,被投诉,被微信认为侵权,给警告和屏蔽删除。

泛华的侵权投诉,辩称是“自己吸取国外经验加中国国情的创新,被抗癌公社抹黑为抄袭”,微信官方认为成立。

但是,我那篇文章的核心,根本不是指这一点,而是指它虚假宣传”首家“这个事实。他们的投诉成功的转移了微信审核人员的注意力。

它的模式是不是抄袭抗癌公社,且不论,而我指出的它不是类似模式的首家,而抗癌公社是这个模式的首家这个事实,我相信他们不敢直接回应。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