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康爱公社的众保模式与现代保险业的不同及其意义

现代保险业(包括相互保险公司),其实质是一个基金,一个巨大的资金池,之所以形成这个情况,是因为它有两个假设一个客观上无法克服的困难。两个假设是:

1、大众不会自己管钱(所以不如交给我保险公司来管);

2、人是恶的和不诚信的(所以我先收费,免得你到时候不交钱)

这两个假设伴随一个难以克服的技术缺点就有了合理性:(互联网产生之前)缺乏技术手段通知投保人、无法做到事后收费,成本高。

read more

做医疗健康、卖保险、搞电商,是网络互助最终的出路吗?

我怀疑。

这些年的经验,让我时时有一个对自己的提醒,有些看起来很美好的,未必就一定美好。

医疗健康,有人在做,互助平台做的更好?不见得!
保险销售,也是一片红海,互助平台能做的更好?不见得!
凭什么认为互助用户会自然转向你的医健平台?保险平台?

互助平台的核心价值在哪里?
如果把互助平台看成类保险,那这个类保险的核心价值在哪里?

互助本身就不能盈利?
为什么不能盈利?

read more

写给购买抗癌公社五周年纪念T恤的社员的信

2011年5月的母亲节,抗癌公社问世,但是在很长时间里,它不被人们认可,很多人评价它是一个不切实际的『乌托邦』。但是它很幸运的生存到现在,发展到20多万志同道合的社员;它的影响力正在不断壮大,先后获得上百个媒体报道和6个大奖,在公益和保险领域取得影响,它所倡导的理念正在逐步变为现实。

回顾这个过程,我们最需要感谢的,就是我们这些社员,就是你!感谢你,首先信任我们而成为社员;感谢你,积极参与公社的讨论和活动,使得公社生机勃勃;感谢你,不断向身边亲友推荐公社,使得我们日渐壮大。感谢你,现在又参加到我们庆祝5周年的活动中来,给我们极大鼓舞。

read more

抗癌公社誓死捍卫“中国首家”的荣誉

上文痛斥泛华保险虚假宣传、伪造宣称“中国首家”,被投诉,被微信认为侵权,给警告和屏蔽删除。

泛华的侵权投诉,辩称是“自己吸取国外经验加中国国情的创新,被抗癌公社抹黑为抄袭”,微信官方认为成立。

但是,我那篇文章的核心,根本不是指这一点,而是指它虚假宣传”首家“这个事实。他们的投诉成功的转移了微信审核人员的注意力。

它的模式是不是抄袭抗癌公社,且不论,而我指出的它不是类似模式的首家,而抗癌公社是这个模式的首家这个事实,我相信他们不敢直接回应。

read more

滴滴拿牌给我的启示,或许发起保险公司的计划应该再次重启

滴滴出行取得运营牌照,从共享经济阵营投奔到牌照经济阵营,让我们不禁想到苦心经营四年半的抗癌公社的命运。

我们一直认为它不需要牌照,抗癌公社是一个互联网的互助社区,可以充分尝试各种创新手段、以互联网的方式运营下去,完全可以开创一个媲美uber、airbnb的共享经济的新模式,我们给这个模式取了高大上的名字——“众保”,它绝对具有世界范围内的开创性,何必要套上一个陈旧的外衣。

read more

抗癌公社是不是不公益?

1
什么是公益?我觉得不少人对公益的理解是狭隘的,比方,很多人认为不求回报的、不赚钱的,才能叫公益。
这个观念害死公益,这是要求人们要有很高的道德水准,不求回报的做好事,问题就来了:如果好人没有好报,谁还做好人?
所以,我认为的公益,就是字面意思:对公众有益,叫公益,是一种客观效果,而非主观宣称,跟有无回报更是扯不上任何关系。
孔子有个学生,赎回本国奴隶而不接受赏金,孔子恶之:从此不会再有人替鲁国人赎身了。孔子又一个学生救了人并接受了那人赠送的一头牛,孔子很高兴:从此这样的救人的事情会更多。
很遗憾,这个道理很多人不知道。

read more

抗癌公社模式创新在哪里?为何发展如此艰难?

有人说,抗癌公社这么好的项目,为什么发展这么慢?

我听到这种问题是,往往心里有抽丫的冲动。当然,面上却只能说,我们发展在加速,之类。

觉得抗癌公社应该不这么难,是因为基础用户、种子用户已经具备的情况的情况下,是从1到N的问题,但是从0到1,却不是这样。

举个证据,这是我在2012年在知乎这个逼格甚高的地方提问的帖子:http://www.zhihu.com/question/19984004 从中可以看出,大多数人是根本不看好这个创意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