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意义的事与值钱的事

我们要把这件有意义的事做成值钱的事,一方面要取得资金运营公社,另一方面也要证明,做有意义的事是值钱的,只有这样,才有更多的资金和人愿意投入到有意义的事情中去,这才是一种良性循环,这是我们另一层面的社会价值的体现。

read more

抗癌公社能够证明牛顿未能从数学上证明的“上帝存在”

抗癌公社的缘起不是来自保险业,而是来自宗教。我在2011年回忆到2007陪母亲治疗癌症期间医院里看到的一件小事,病人找医生开证明以提供给教会帮他募捐,于是就想到,如果我们知道以后可能会需要帮助,会不会提前成为教徒?很功利,但是也是很正常的寻求保障的办法。如果我们很多人都有这个需求,我们不就可以自己组织在一起吗?

因此尽管抗癌公社没有预收费,给社员充分的权利(如免费加入、随时退出),我们依然信心满满,它一定可以有序运行,因为我们彼此需要,抗癌公社就是符合这个需求而产生的。社员当然可以去教会,但是在这事上我们可以做的比教会专业,人们为何要离开呢?

read more

为什么抗癌公社没说自己是“首家”

抗癌公社诞生于2011年,创意产生和上线后,我很兴奋,通过微博和电子邮件给很多大佬发私信,说我发明了一种新模式,可以造福人类等等。还于2011年5月17日写博客《我发明了“基于互联网的小额互保”模式》,一时甚为得意。

但是有一次记者采访,记者同志说道一件事:在国内有一个组织,成员全是罕见血型的人,他们通过QQ群联络,当成员有人需要献血,其它成员须提供献血帮助。

read more

致国务院、保监会请愿书:请把第一张寿险相互保险牌照发给我们

我们坚信,无论从哪个方面,无论是从完善医疗保障,还是支持创新、支持草根、支持中国梦,您的支持都是有价值的。而我们也必将通过大量努力来证明您的支持是正确的。肯请国务院、保监会能予以综合考虑。

read more

抗癌公社诞生三周年纪念

今天是母亲节,三年前正是母亲节的前一天有了抗癌公社(当时叫互保公社)的想法而在母亲节完成了第一版的网站,因此我一直视母亲节为抗癌公社纪念日。

感触颇多。创业不易。从一个想法出来,被认为异想天开和不切实际,到现在初步成形有更多人愿意来了解和接受,其中艰难和欣慰可想而知。能坚持下来也实属幸运。

感激我的社员。来自五湖四海的人,在网上萍水相逢看到网站,就愿意相信你,听你的故事,并欣然加入,这是一种怎样的信任和慷慨。有位师长说,你做这事不能把所有注意力放在防范1%的人上面,而要想怎么为99%的人做的更好。对!

read more

抗癌公社的终极目标:提供近乎免费的癌症保障

今天第一次就抗癌公社面对面接触风险投资人,首次表达我的内心对这项目的终极目标。以前不好意思说怕被嘲笑,但是事已至此,不妨大声说出来,也间接回答一个疑问:抗癌公社为什么要走商业化道路!

read more

就发起抗癌公社致李开复先生信:共同向癌症开战

尊敬的李开复先生:

您的《做最好的自己》对我的人生产生过重大影响,《微博改变一切》也曾用作员工培训的教材,一直通过微博关注您,很痛心您罹患癌症,祝早日康复。

由于空气、水质、食品、生活压力等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中国正处于癌症大爆发的前夜,对于大多数经济条件一般的中国人,一旦患上癌症,可能不像您这么从容,此时他们不得不同时叠加经济上的重压。我们相信中国很多癌症病人最后是因为高额医疗费而丧失治疗信心的。

read more

就发起抗癌公社致李克强总理的信:市场有办法补充医保

尊敬的李克强总理:

您在一次会议上的表态“对市场主体而言‘法无禁止即可为’“是鼓舞我们创业的重要原因。因为亲人朋友们一直对我们想做的这事抱有忧虑:政府会不会充许你做这事,说不定哪天就关了你。现在我们能放心创业了。

首先解释一下我们要做的事:我们建立了一个互联网上的开放组织——抗癌公社,在公社里当有人患癌或白血病,其它成员必须向其小额资助,数额等于30万除以人数(且不大于10元)。也就是说当社区中有10万人,当出现一个患癌者,其它人需每人资助其3元;而当社区中有1000万人,每人只需0.03元。作为社员,在健康之时帮助了别人,也获得了安全感,在万一患癌时更可得到经济救助,解除经济压力。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