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外域名进白名单还是进黑名单,谁说了算?

一大早在被窝里看推,突然一条推刺激了我的神经,让我睡意全无:工信部将推境外域名“白名单”制度,未列入白名单将会被停止DNS解析。

就在昨天,张马丁把域名服务器全弄到了国外,还得意洋洋的写了一篇《人家裸体做官,哥裸体做站》的文章,现在可好,如果白名单实施,那又得一番折腾,前功尽弃、花冤枉钱也说不定。

联想到最近在互联网上的服务器连座政策、域名所有人黑名单政策,真是让张马丁感慨,这些臭名昭著的政策竟然不是用在反腐上,而是用在了反互联网上。

read more

人家裸体做官,哥裸体做站

据说有一些官,非常的舒服,儿子女儿或老婆弄到国外取得绿卡甚至外国国籍,常年在外做接应。自己独自一人坚守国内拼命的捞取好处,输送到国外的亲人那里。等捞的差不多了,或者国内一有风吹草动就毅然决然的放弃祖国跑去会合。而一到了国外,人生地不熟,自己的名誉成功的漂白,可以做一个守法的好公民了。

人做到这地步,真是潇洒,张马丁纳闷,人家怎么可以活得如此惬意呢?

read more

网络黑社会操控法院判决,谁之过?

今天看到网上的一篇新闻,来源于CCTV的,《网络黑社会操控舆论 花5万可左右法院判决》,又是黑社会、又是操控的,很吓人。有网友告诉我,这是在为封杀网络论坛造势。

首先,我对“网络黑社会”一词非常非常担心,如果一个问题上的民意动不动就被盖上这一帽子,那还会有民意吗?此外,如何界定网络黑社会?正常的舆论造势、正常的大众民意的表达跟网络黑社会有什么区别?

read more

做为独立博客,我很喜欢google

博客发出,一般一两分钟即会收录。最快的少于一分钟。这算是对个人博客主的一种肯定了,当然喜欢。

由此看出实时搜索的威力。

此外,google提供了一系列工具可以监控收录,像webmaster tools和和类网页小工具、网页元素、统计分析、翻译工具等。

在中国,中小站长们虽然依赖百度,但是更喜欢google,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read more

我爱twitter——写在发推即将超过3000条之际

我于2008年6月注册twitter,但是一直没怎么使用,值到2009年上半年开始使用,一发而不可收拾,除了follow了900多用户大量阅读,到目前还发了3000条twittes,平均每天5.5推,如果只算最近几个月,那肯定平均每天10推以上,而且目前也有了400多follower。

twitter为何如此吸引我?为什么在如此封杀之下还让我乐此不疲的翻墙而过?我总结如下:

1、了解不同声音。我坚信,对任何事物,如果只有一种声音,那肯定是不正常的有问题的,不相信这一点,就是违背马克思主义两点论的、就是反马克思主义的!twitter让我了解了很多问题的不同声音,使我更加了解真相,而不是做“不明真相的群众”。那些封杀它的人可能是怕我被误导,我想对他们说:请放心,我在党和政府多年教育下,有辨别是非的能力。如果你怕我看到真相而挖掉我的眼睛,那就是你的问题。

read more

越免费越要保证质量——有感于国外免费空间的生财之道

以前弄了很多网站,都是在自己托管的服务器上搞搞。今年开始搞个人博客,尝试wordpress后马上为其吸引,开始寻找国外php空间,没想到国外免费空间多如牛毛,于是选了xtreemhost的,准备尝试一把。

初看xtreemhost的免费空间的参数大为吃惊,有5500M的空间和200G的月流量,即便只有50M的mysql空间,对于个人博客也足够用了。使用cpanel安装了wordpress后建立了个人博客zhangmading.com,更惊奇的发现,WP所有的功能和权限都具备,全功能,方便无比。

read more

百度,叫我怎么爱你?一个独立博客用户的不满

以下为我的个人博客在搜索引擎间的表现,谈谈我对百度搜索引擎的看法。

为了推销我的创业项目和书,我用wordpress重建了一个博客。我的博客我为“张马丁 | 草根的中国梦”,张马丁是我的笔名,网上用的人也少,于是我选定了它;“草根的中国梦”是我要出的书名,放在博客标题也是想SEO一下,希望对书感兴趣的也能搜索到我,当然,这一名词在网上也有很高多文章,我也不指望它能给我好名次。

read more

互联网时代的株连九族,在传达什么样的价值观?

我人生的第一篇博客是2005年发表在新浪的,当时作为业余个人站长,服务器因同机房的服务器违法信息而被牵连被关,当时很气愤,就写了那个博客,标题也为“互联网时代的株连九族”。

四五年过去了,情况不仅不见好转,而且又变本加厉的趋势。一是手机扫黄致使数万服务器被关,牵连很多正规网站;二是cn域名个人被停止注册。这正像庄稼地里有杂草,就干脆就禁止人们耕地。

read more

网络扫黄,请点到为止

最后中国又是一场轰轰烈烈的网络扫黄运动,大有将网络色情一扫而光之态势。一方面,张马本支持部分扫黄,应该设置访问黄色网站的浏览门槛,免得在少年中产生不良影响;但另一方面,张马丁绝对不支持对黄网斩草除根,这不符合自然规律。

吃饭是人类最大的事,除了吃饭,交配生育就是第二大的事。人们对色情感兴趣,其实源于繁衍后代的需求,杜绝色情,是违背这一自然规律的。

read more